中国孩子天生不会表达?看看美国从幼儿园开始的“表达”教育

2018-07-06 19:00 · 芥末堆看教育
摘要:在人们的印象里,中国孩子含蓄内敛,美国孩子则善于表达。这难道是天生的吗?全美辩论赛加州冠军Andrew Wong告诉外滩教育,其实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社会更加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看法,并从小就积极培养其公开演讲的能力。Andrew认为,优秀的表达能力,是孩子们未来人生中重要的“软实力”。怎样才能培养孩子的这项软实力呢?一起了解一下。


如果去欧美的大学里随机访问一些人对中国留学生的印象,大多数人的回答里都会有“不爱说话”“沉默”之类的描述。没错,相比于欧美人骨子里的敢于表达,含蓄内敛的东方人总是会被无情地打上“不善言辞”的标签。

在欧美国家,表达能力是极其重要的一个技能,数届美国总统都以其高超的演讲能力而著称。也因此,从幼儿园开始,很多美国的孩子们就开始系统地训练演讲能力了。在他们的教育理念里,阅读、写作与演讲都是一脉相承的,这些都和表达与批判性思维密切相关。

而在中国,演讲表达能力似乎一直是被忽视的一个区域。

未来,在全球化国际化的环境下,各种文化、价值观、理念竞相交织,拥有基本的公众演说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清晰凝练地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说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已经成为立足未来社会的“软实力”。

外滩教育采访了2016年获得全美辩论赛加州冠军的Andrew Wong, 与这位美国“表达界”冠军聊了聊美国人为何如此重视表达能力尤其是演讲能力?他们又是如何培养孩子的这些能力的呢?


2016年全美辩论赛加州冠军的Andrew Wong 美国人为什么如此重视表达?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场景。

家长带着孩子出去,遇到自己的同事、朋友或者长辈时候,孩子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躲在家长身后。更重要的是,大多数父母都会对此抱以宽容的态度:“我家孩子怕羞,不要去管他了。”这类家长是不重视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的表达。

又或者进入另一个极端,当家中来客人的时候,像耍猴一般逼迫着孩子在众人面前朗诵、唱歌,全然不顾孩子的感受,孩子因此更加恐惧在公众场合表达自己。这类家长是不知道正确地培养孩子的表达能力。

Andrew介绍说,在美国,是有这样一种文化和氛围让孩子们乐于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分享自己的观点。

“在美国,学生们和孩子们被鼓励参与到整个社区和甚至社会活动当中。比如当人们问他们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时,很多小朋友会说我想成为美国的总统。因为有这样一种文化,即表达自己的想法,并努力让人们听到自己的一件和观点。”

的确,在美国,人们总是试图改变事物,会积极为他们所信仰的东西辩护,使得社会、社区变得更美好、更宜居。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在公共演讲中表现出色,从而让自己的声音在社区和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想要创造变化,我想这是美国人民如此重视表达的原因。因为在美国,人们真的想要改变一些事情。他们希望看到社区和国家运转中的问题,他们希望能够通过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以演讲的形式去让更多人们发现这些问题,并激励人们改变现状。”

学生们在生活和学习中都也都会被强调,不仅要了解信息,还要批判性地分析信息,然后表达他们出属于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在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会说,这个历史事件,大多数专家是这么认为的,你们同意他们的观点吗?学生们通常被鼓励去质疑,提出为什么,在做过一些研究后,通过做一个小的演讲(presentation)或发言分享自己的视角和观点。

在这里,表达扮演了一个motivation(动机)的角色,因为想要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所以要去思考、深入探究,而不是沉默,或者复述他人的言论。

在我们的文化中,有一个明确的重点,那就是表达你自己,你要乐于分享自己所在做的事情的感受。更具体地说,在教育方面,我们的许多课堂和作业是关于,你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什么?你写了一篇论文,你希望人们从中学习到什么?这些都是表达能力和公共演讲的基础。

有趣的是,Andrew出生和生长在洛杉矶,好莱坞的所在地。在那里,似乎每个人都想成为电影明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像演员一样,能够在舞台上表演,在镜头前或观众面前从容自信地演讲。

而对于擅长这些的人,总是能够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并迅速获得他人的崇拜和关注。Andrew开玩笑说,在洛杉矶,甚至可以说有一种“文化压力”让你不得不去擅长表达和公共演讲。

生活中到处都是演讲舞台

Andrew到了中学,加入学校的辩论队,才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进行公共演讲。他永远记自己那一次糟糕的表现:“我神经紧张到了极致,不敢看观众,几乎说不出来一句话,我僵在台上,想立刻走下舞台。”

Andrew自嘲道,在演讲上,自己拥有一个噩梦般的开始:“对有的人来说,舞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场合,他们在上面可以游刃自如的表现自己。可惜我并不是那种天生就擅长表达的人,更别提在舞台上了。”

为何Andrew在经历挫败后,依然要坚持去啃演讲这块“硬骨头”?更难想象,这样的他是如何在日后成为了学校辩论队队长,并拿下全美辩论赛加州冠军的?

Andrew说,有三个人,对他的影响巨大,让他意识到表达能力是一个多么重要的技能,而一个好的演讲能够对人们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爸爸是位中国人,以前住在上海。刚从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做上海电视台的新闻播音员。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主持人,他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成千上万的观众面前讲话。他似乎天生就很擅长演讲,也总是鼓舞我跟他人交流。他总是告诉我能够与人们交谈,与人们分享想法和信息是多么的令人兴奋和有意义。

除了我爸爸,前总统奥巴马也给了我很大影响。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演讲者,在他的演讲里,会使用很多聪明巧妙的词汇和句子,所以他总能够用一场演讲就鼓舞人民的心。他是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但他仍然能够在台上大方、自信,并且以一种非常严谨的方式处理许多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当然,史蒂夫·乔布斯,所有演讲者的典范。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会做一些非常鼓舞人心的演讲,关于手机、关于新科技。他启发了很多人,让他们跟他一样大胆创新地去思考,用科技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Andrew说,这些人都让他深切感受到,一场成功的演讲可以改变人们思考的方式、处理生活的方式。这是他不断地训练自己的演讲技巧,努力让自己观众面前变得更自信、更自在的主要动力。

“我从小就想激励人们去做一些事情。后来我意识到演讲、表达是最好的激励工具。能够站在他们面前,用一种清晰、有说服力、有趣和引人入胜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想法,让人们以一种新的方式去看待事情,拥有新的视角,这让我十分兴奋和拥有成就感。”

Andrew认为,其实学习演讲并不止是为了站上大的舞台去表达自己,事实上生活中处处都充满了舞台,充满了无形的演讲台,而好的表达能力,是使得我们工作学习更加顺利的“隐形翅膀”。

我认为很多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在某种程度上,每一次谈话都是一次演讲。区别只是在公开演讲中,你有很多听众。但你仍然需要组织思想,以令人信服地、清晰地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否则你有再好的idea也是徒劳。

人,是最强大的资源。想做成一件事,需要人们在船上一起共同协作。因此,能够表达,创造一个大家共同对未来更美好的愿景,使得同伴们能够一齐努力向前,是非常重要的。“在你的学校、在你的公司,也有很多场景是需要你说服他人,让人们信任你,然后对你委以重任。”

不像正式的公共演讲和辩论,有大量的时间去准备和做深入研究,面对学习和生活中零时的发言,该怎么做才能让我们的表达更令人信服呢?

Andrew表示,对于这种随时会到来的“生活中的演讲”,有两点是需要注意的。

第一点是对于任何演讲,无论大小,在准备的时候,你必须清楚你希望你的听众在“演讲”结束的时候对此事有怎样一个清晰的概念,你想传达的信息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自己对此次“演讲”没有一个不明确的目标,那么你的听众就更加抓不住重点了。有一个明确的信息目标,这是第一步。

第二点是在心中列一个小的提纲,让自己的发言以一种有条理的方式表达出来。并且用多个视角去辩证你所要表达的东西,这样会更有说服力。

中国学生真的天生不擅长表达?

Andrew从高中是学习辩论队队长,时常会训练新手,教他们如何去演讲和辩论,以及在辩论赛中使用什么样的技巧和策略。

现在,他还会在通过网络给一些中国学生学生上课。那么,在表达能力上,他有没有发现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之间有什么差别吗?

“中国的学生很擅长做研究, 我完全可以给他们一个相当复杂的话题。这些十三到十六岁之间的学生,完全可以跟上课堂,还带着一些来源非常可靠且很有价值的研究,并且条理性很强。他们真的很有钻研精神,在这一点,美国学生可能较弱一点。”

但Andrew认为,虽然中国的孩子在“纸上”的功力很强悍,但落实到实践,真正把自己观点表达出来,美国学生会更胜一筹。

“美国学生不那么害羞,中国学生通常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热身’,才能进入状态去主动发言。即使是在一个很小的场合,类似四或五人的小组,他们在发言和做presentation的时候仍然非常害羞和紧张。当然,学习任何新的东西的时候,这很普遍的情况。”

Andrew强调,很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学生不怕犯错。每次在课上,美国学生都反应迅速,老师的问题刚问出来没多久,他们就举手想要发言了。“当他们说话时,会说得很自信, 尽管同时也理所当然的有更多的错误, 与较少的组织性。”

但他们不怕犯这些错误。他们不认为犯错是一件丢脸的事,因为只有错了才知道自己思维上表达上有哪些不足,才可以在错误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如果你一直保持沉默,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你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在哪,那样你就无法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了。


如何在生活中培养孩子的表达能力?

的确,害怕犯错,是中国孩子的通病。很多家长总是把孩子不敢在公共场合说话,归结为孩子比较内向、害羞。

事实上,除了“害羞”,影响到孩子们表达能力的更多是他们“害怕犯错”。他们害怕冷场,害怕说错话惹人嘲笑,害怕挑战权威,于是选择“韬光养晦”。这些“害怕”,限制了孩子与外界的交流,也限制了孩子的眼界和思维的发展。

Andrew认为,提高表达能力的第一步,就是要让孩子不害怕犯错。

不管是日常生活中的表达还是学习公共演讲,不害怕犯错误永远是最重要的,因为学习的唯一方法就是犯那些错误,并找出解决这些错误的方法。

如果你有一个明确的表达目标,并且有很好的论点来支持你的观点,人们会忽略你犯的一些类似的语言表达的小错误,他们会对你能够传达一个新的想法、新的视角产生更深刻的印象。如何把这个观点说清楚,如何用更多证据是佐证它,让人们信服,那才是真正重要的。

第二步,是鼓励孩子多说。

“我的爸爸从来没有很正式的说,来我们来练习一下演讲。他只是在我小的时候,总是问我很多问题。就是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比如我是否喜欢我的老师,喜欢我的课?像大多数父母问他们的孩子,但他会问很多,并且认真聆听。他就是想让我多说话,多表达自己。”

Andrew说是他父亲间接地教了他如何在生活中“演讲”,使他在生活中和各种社交活动中更能表达。

最后,在日常生活中,批判性思维的培养也非常重要。

批判性思维是使得你的表达和演讲更有价值更有说服力的重要因素。“如果你不批判地思考话题、想法, 那么你就不会有自己的观点。”

就像孩子上政治课、历史课上一样,如果他们只是写下所有的信息,只是记住日期、事件的事实和政策的名称,但不去批判地分析它们,那么事实上,孩子是没有什么可表达的,他们只是在记忆信息然后重述信息。批判性思维技巧可以帮助你拥有对一个时间不同的视角,从而产生有价值和深度的思考。

“我的父母问我一些当下发生的时间,让我思考。例如一个新的政策或新的贸易国家之间的交易,他们会问我你同意它吗?他们总是鼓励我看到事件的不同部分,并积极与我讨论。”

Andrew说,父亲总是让他谈一谈他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父亲要他去想的,或者别人想要他去想的。“这在无形中不仅训练了我的表达能力,也训练了我的批判性思维的能力。或者说,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