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里的那个夏天,无关风花雪月

谁家新燕 · 2018-07-24 16:2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回家的夜班车里放着S.H.E的《沿海公路出口》,旋律响起的刹那,我想起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无关风花雪月,只有一段难以忘怀的工厂经历。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还会回忆起那段时光。

我坐在公路的出口
等待天黑以后无边的寂寞
连想你都是种残酷切磋
--------S.H.E《沿海公路的出口》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Folio Illustration Agency

结束工作后已是晚上十一点,在万家灯火及无数幢写字楼的映衬下,天空一片明亮。

今晚的夜班车有点特别,破天荒地放起了音乐,是S.H.E的《沿海公路的出口》。旋律响起的刹那,心中百感交集。即便过了许多年,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仍慢慢在我脑海中浮现。

虽然是首情歌,但回忆却无关风花雪月,只有青春道路上一次难以忘怀的经历。

那是2012年的夏天,高考刚结束。倘若是城里的孩子,这会儿应该是在欢呼着如何好好放纵:向心仪的男孩女孩告白;去网吧通宵玩游戏;看完所有当初被迫压在桌底的小说;抑或是在这人生中最长的暑假里,计划一次长长的旅行……

然而,我们这群山里的孩子,却早已筹划着如何好好利用这个暑假赚点钱。我们深知大学费用对于山里的孩子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我们并不知道能否如愿考上大学,即便如此,每个人的心中仍旧充满了期待。

恰好年级里有位同学的哥哥,在市里香港某上市集团下面的一家印刷厂上班。适逢旺季,需要招收大量的临时工,我们这些高考毕业生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佳的招募对象:一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加上迫切想要赚钱的学生,一拍即合。

于是高考后的第二天,校门口来了三四辆大巴车,直接将报名了的学生接送到市郊区的工厂。工厂环境总的来说还不错,员工休息的地区有树有湖有草地,对于一个制造企业来说,这样的环境已经很好了。

然而在办理住宿的路上,经过几个生产车间时,一股类似于油漆的浓浓的刺激性味道扑鼻而来。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气体对人体有伤害,一心想着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忍忍就算了,于是这段小插曲很快被我们抛之脑后。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Chiara Ghigliazza

办理住宿后,工厂负责人简单交代了工作事宜,安排好每个人所在的车间部门。每天正常工作八小时,通常加班2-4小时不等,加班工资按照平时上班的1.5倍计算。

这是一家相对来说比较大的厂,光生产车间就有六七个,每个车间好几条流水线。学生们也被安排了相对轻松简单的工作,我要将那些已经粘好但开胶了的书重新用胶水粘起来。这时我才知道,这个胶水的味道与跟头一天办理住宿时闻到的味道一样。

尽管工作相对自由,但那些胶水的味道实在难闻,好几次我都恶心想吐,却也不见工厂发一个防护口罩。跟我一起的老员工说她们天天都是如此,早已习惯。

尽管身处其中,我仍然想象不出她们究竟是如何熬过这么多日夜。或许是迫于无奈;或许是在这个三线的小城市里找不到更高薪的工作;或许是需要这份工资来支撑下个月的生活。

大概是为了先稳住我们,工厂负责人并没有跟我们说会上夜班。以至于一个星期后,部分学生得知被安排了夜班时,许多学生因不满就跑到厂区办公室门口大闹,但结局都是不了了之。尽管我们要在这个工厂干两个月的活,但是签的协议上存在许多的漏洞,所以“闹事”以失败告终,只能乖乖地“就范”。

我就是被告知要上夜班的学生之一。夜班是晚上八点到早上八点,中间半夜十二点至一点、五点至六点各休息一个小时。尽管白天因为外面的吵闹没有休息好,但是夜班休息的这两个小时却没有睡意。大部分人都选择在车间用废弃的纸皮铺在地上睡,而我则常常到员工休息区的湖边静坐,耳边单曲循环的正是S.H.E的《沿海公路的出口》。

虽然是情歌,但是里面悲伤的情绪却格外应景:高考毕业、同学即将各奔东西、放榜的揭晓以及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等等。高考后大家虽然都没有提起这些,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反复思量过,只是彼此心照不宣。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ranganath krishnamani

就在我们进厂半个月后,又来了一批学生,他们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模样,后来得知是初中毕业生。

他们很快如同我们当初一样,被分配到了各个车间。虽然与他们有着三四岁的年龄差距,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迅速打成一片。上下班吃饭都会约好一起,休息时间也一起聊天,他们畅想着暑假结束后的高中生活,而我们则憧憬着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现在想想,当年也许就是靠着这种信念,才得以支撑完在工厂里难熬的两个月。

由于招收的学生暑假工过多,工厂仅有的一个食堂已不够供应。于是在原食堂二楼的天台处,用石棉瓦搭了个简陋的第二食堂,打饭人员安排了几个年纪跟我们相仿的学生负责。很自然地,学生们都挤到第二食堂吃饭,因为这里给的饭菜量总是比工厂食堂阿姨要多。

不幸的是这件事很快就被食堂负责人发现了,听说那几个学生受到了批评,被赶到了后厨洗碗择菜,打饭人员也被换成了勺子要“抖三抖”的阿姨。

两个月的时间终究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不定时地换夜班、没完没了的加班以及一直弥散在空间里难闻的胶水味。

好多学生接触胶水后皮肤上都出现了类似于疹子的东西,而工厂负责人却每每皆以“你们学生细皮嫩肉的,难免会对这些东西过敏,过几天就好了”为借口敷衍了事,完全将学生的生死置身事外。

为此有些学生并没有坚持到最后,即使工厂负责人多次以“现在辞职要扣工资,只能发百分之八十的工资给你们”相挟,他们也会在中途或者刚进厂几天后就选择离职回家。

而坚持下来的学生,本以为可以在这每天机械且重复的工作中,相安无事地度过剩下的时间。怎料工厂这边却不让我们在签订的工作期限离职,而是要再多工作一个星期,原因是现在旺季,货物很赶,工厂这边实在是难以找到临时工,只能让我们再顶替一段时间。

他们以为我们仍然会像之前那样乖乖就范,可是这次学生们不干了,因为有些大学是提前一周开学的。于是大家相约跑到老总门口去抗议,但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他们一直闭门不见。

无奈学校老师出面才解决这件事,好在当时这家工厂最后也没有扣过我们一分钱,工资如数发放。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Jenny Yu

正式离职前的一个晚上,我们组的组长竟然请我们几个做暑假工的学生一起出去吃宵夜,说算是为我们饯别。我没想到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满脸严肃瘦瘦高高的大男孩,竟然也有这么感性的时候。

喝了点小酒的他对我们说起他当年的故事:努力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却因家境窘迫而没能如愿入学,以至于只能做一个工厂车间的组长,女朋友在外面的大城市,一年中分别多于相见。

他还像父辈那样,劝诫我们日后要用功读书,追求自己的理想。明明他也才二十七八岁,说这些话时却一脸沧桑,甚至几度哽咽。那一刻,我为当初因他凶了我而在背后说他坏话,感到羞愧。

后来听说工厂没有禁锢住他的梦想,他辞职回家参加了成人高考,如今已经是一家企业的金牌技术师。你看,只要心怀梦想,在哪里都有实现的可能。

两个月的时间终究是过去了,我惊讶于自己在离开的那一刻,竟然对这个冷漠且充满了压迫感的工厂存有一丝不舍。

我知道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怀念起在这里的那段经历。虽然很多时间都艰难熬过,但是很庆幸,我在这里收获了友谊,以及跟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家工厂是否还在,是否每到暑假就招收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我想对那些学生说,打暑假工是一个很好的经历,虽然中途可能会有一些不愉快,有一些曲折,但是经历之后,才能体会到赚钱的不容易,以及努力读书的益处。

耳边的歌声已经接近尾声,大街上行人寥寥,那些一闪而过的回忆,今后也会在我的脑海中停留。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还会像今天一样,想起那段时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谁家新燕
愿你贪吃不胖,愿你懒惰不丑,愿你深情不被辜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