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娃的女孩:相遇的瞬间,我怦然心动

李钘滢 · 2018-07-31 17:2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人类的爱和情感可以多元,生活方式和兴趣爱好也可以多元。人不仅可以爱自己生的孩子,还可以爱别人的孩子,还可以爱动植物、玩偶手办,参差多态的世界才有更多乐趣。


Enchanted doll(图自网络)

第一次在朋友圈看到BJD娃娃(球型关节人偶)照片的时候,我有点意外,因为我并不知道“养娃”原来也可以是一种爱好,我也很好奇养娃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于是我开始了寻找与这个选题相关的采访对象,也就顺藤摸瓜找到了文章中的娃娘们。

这群可爱的姑娘们在听到我的来意后,都非常热情地给我展示了自己娃娃的照片。有人会给娃娃化诡异又绚丽的妆,有人则喜欢和娃娃跨越千山万水一起旅游。但无一例外的是,当她们讲起娃娃时,嘴角不由自主上扬,然后露出开心的笑容。

在不了解她们之前,我也曾有过很多猜测,但真正接触了之后,我发现所有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其实都源于无知,源于疑问,源于新事物出现带来的不适感——但总要打破这面无声的墙。

所以我选择聆听她们真实的声音,记录下属于她们自己的故事。

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女权主义者”、“双性恋”、“娃娘”——当大碗在LGBT真人图书馆上分享自己故事的时候,我对她身上贴的这三个标签一点都不意外。

今年是大碗进娃圈的第二年,也是大碗把女儿lilth接回家的第二年。


大碗的娃娃 (图片来源:大碗)

大碗第一次看到BJD娃娃,是在一本杂志的封面图片上,娃娃的眼睛明亮有神,一抬眉一低首,如同一个注入灵魂的真人般,看起来还会说话,更别提脸上精致的妆容和身上精美的衣服了。

无意之中匆匆地一瞥,却让本来只想看漫画新番的大碗感觉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命运之手在推动着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心里蔓延,怂恿她开启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随后,大碗逛遍了家附近所有的商场,但遗憾的是,都没找到这样的娃娃。

这种“爱而求不得”的心态持续到了大学,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大碗对娃娃的了解越来越多,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娃娃的冲动也越来越强烈。

然而,养娃的成本并不低。

BJD娃娃材质特殊,一般采用树脂制造而成。根据不同的树脂质量,普通的裸娃(指不含如假发、妆面、娃衣等其他配件的娃娃)价格从四五百到一万不等。

而不同尺寸的BJD娃娃和相关配件的价格也天差地远,如假发和娃衣,价格则从几十到上百不等,如果是具有收藏价值的配件,尤其是限量版的娃衣,过千乃至上万在娃圈早已屡见不鲜了。

看着官网上一个个迷人的娃娃,大碗虽对娃娃心向往之,但高昂的价格却只能让她望而却步。

爱上娃娃

读研之后,大碗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宽裕的资金让大碗一直被压抑的念头好像春风吹又生的草,开始慢慢地生根发芽。

“我决定,我要养一个漂亮的女孩。”

与传统养育孩子不同的是,BJD娃娃既不会哭,也不会闹,还可以被随意打扮、化妆、拍照。但,比起怀胎十月的辛苦,为自己的娃娃织一件毛衣,换一顶假发,化一个精致的妆容,养TA同样需要倾注全部情感和精力。

但对于大碗来讲,娃娃带给她的不仅仅只是陪伴,更重要的是还有心态的转变。


大碗的娃娃 (图片来源:大碗)

“当时养这个娃娃,只是因为娃娃的名字跟我的英文名字都是lilith,但当我打开箱子的时候,看到娃娃那双清澈又美丽的眼睛,我突然觉得,如果这不是我的女儿,还能是谁的呢?

“后来给她化好妆,穿上小洋装,戴上假发后,我越来越喜欢这个精致又美丽的小姑娘了,甚至常常在想,如果她要是能跟我说话就太完美了。

“养娃之前,我觉得只有生了孩子的才叫妈妈。但当自己养了娃娃以后,我觉得娃娘其实也是妈妈,其投注的感情并不比生育的母亲少,“娃娘”和“娃爹”珍视自己的娃娃,和父母珍视自己孩子的心情是一样的。

“我也开始慢慢地理解了那些把自己养的动植物、手办、玩偶称作‘孩子’或者‘宝贝’的朋友。

“那些把生育当作唯一且正确的人是非常狭隘的,TA们永远没有办法理解,人类的爱和情感可以多元,生活方式和兴趣爱好也可以多元。人不仅可以爱自己生的孩子,还可以爱别人的孩子,还可以爱动植物、玩偶手办,参差多态的世界才有更多乐趣。”

参差多元的欲望

在现实生活中,大碗身边的养娃人非常少,十个手指头就数得过来,为了能够找到和自己志趣相投的朋友,大碗便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参加线下的娃聚。

娃聚,顾名思义,就是以娃娃为中心属于娃娘和娃爹的聚会。

去之前,大家会先讨论好这次要去的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咖啡厅,是特意选择一个适合为娃娃拍照的地方。选好了地方,约好了时间,每个养娃人便带上自己的娃娃和相机出门,吃饱喝足后,就开始一边拍,一边给对方“种草”最近新出的娃衣配件和好看的妆面。

后来,因为工作忙碌,再加上路途遥远,大碗没有办法继续参加聚会,就干脆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以此提供一个专属于养娃人的线上交流平台。

漂泊便是大碗在网上认识的另一个娃娘,她的故事和大碗有异曲同工之妙,漂泊也是在漫画杂志上知道BJD娃娃的存在。

但比起大碗在养娃的过程中被激起的母爱之情,漂泊反而觉得养娃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占有欲”


漂泊的娃娃 (图片来源:漂泊)

“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如果讲得再准确一点,那就是巨蟹座的占有欲在作怪了。

“这种强烈的占有欲就像是在追逐一个明星,当然你也知道,明星对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来说是多么遥远的存在,就算花高价从黄牛手中买到了VIP票,就算在机场通宵达旦候一晚见到了心心念念的TA,但无论TA多么好看,多么迷人,TA始终都不是我的,始终是看得到摸不着的。

“如果TA公开了自己的恋情,又或者是宣布婚期,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若只是用‘失恋’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那是‘天崩天裂’。

“不过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个人是不追星的,但并不妨碍这种如同追星般‘爱而求不得’的占有欲在我心中像大火般熊熊燃烧着,烧得我口干舌燥。

“所以当我拥有了第一个娃娃之后,我不仅可以随心所欲地打扮TA的形象,还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塑造TA的个性TA的存在是因为我,TA要呈现什么模样也是我说了算,这种占有欲,或者说是掌控感,让我仿佛如久旱逢甘霖般欣喜若狂——娃娃不一样,TA只属于我一个人。”

妈妈的转变

漂泊的第一个娃娃叫密花,来自韩国一个很出名的娃社。

回忆起第一次看到密花的情景,漂泊觉得那种感觉就像是偶像剧里男女主角一见钟情的感觉“打开官网的一瞬间,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哇’了一声。TA家的娃娃有一种满满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感,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

除了官网上一组组精美的艺术照,娃娃的创作者们还编了很多背景故事,这让年少轻狂的漂泊看得如痴如醉,最后自己也情不自禁为密花画画。

不过,漂泊对娃娃的执念一开始并不被母亲认可,为了安抚漂泊那颗不安分的心,漂泊妈妈便对漂泊提出了约定,如果漂泊期末考试成绩能进入年级前50名,就同意资助她购买密花。

当时漂泊的成绩只是中上的水平,排名也只是在年级前100名,如果考进前50完全是超常发挥,但无可非议的是,漂泊妈妈这招确实既给她留了念想又避免了她继续在家里唠叨。

令人意外的是,漂泊真的在那次考试超常发挥了,考了年级30多名,不仅惊得自己的妈妈目瞪口呆,就连漂泊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难以置信“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吧!”


密花 (图片来源:漂泊)

七月的夏天,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走在路上,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让人喘不过气来,在这蝉声阵阵的季节里,漂泊把密花接回了家。

不过,对于密花这个美少年娃娃,漂泊妈妈总觉得太阴柔,不够好看,但看在娃娃可以激发漂泊努力学习的动力上,也就不阻止漂泊养娃了。

后来高考结束,为了庆祝漂泊考上大学,妈妈给漂泊买了第二个娃娃——菜菜。菜菜是一个六分的迷你娃娃,看起来非常可爱,但此时的妈妈却开始主动让漂泊为菜菜购娃衣。

妈妈态度的转变反而让漂泊有点猝不及防,讲到这里,漂泊忍不住笑了一下。

“因为以前的我长得比较胖,我妈不太喜欢打扮我,现在我瘦一点了,我妈就特别喜欢给我买衣服。所以我在想,她可能把这种想要打扮女儿的愿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小娃娃上。

越轨行为

和漂泊一样,大碗的父母也选择了支持大碗的爱好,甚至还会鼓励大碗多给娃娃制作精美的衣服。

然而,正如硬币都有两面,有人支持,就有人反对。

人对于陌生领域或新生事物的判断,主观的第一反应总是怀疑和拒绝,所以当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朋友看到大碗朋友圈中的娃娃时,便不由自主、旁敲侧击地“告诉”大碗“玩娃娃是心理不成熟的表现。”

面对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对自己的评价,大碗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这些负面评价本质上其实就是大众对婚恋霸权和繁殖文化的焦虑”。

“其实‘养娃人’是被污名化很严重的群体。

“因为BJD娃娃是一个高消费的产业,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非常奢侈的爱好。本来购买一个娃娃就非常贵了,之后还得继续为TA不断添置各种各样漂亮的衣服、假发、配饰等等这是我们‘养娃人’的日常工作,也是我们养娃娃最大的乐趣。

“那么最早开始玩娃娃的人大部分都是20-30岁的女性,她们会花上千乃至上万从日本或者韩国寻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娃娃。但在主流社会中,女性的20-30岁被大家定位为适婚年龄和黄金生育年龄。一个女性不考虑结婚生子,却天天对着树脂娃娃叫‘儿子’、‘女儿’,把原本用于提升自己在婚恋市场的价值、或者原本应该放到家庭的资金,砸在一堆不会说话的树脂上,无疑是一种越轨行为。


大碗的娃娃 (图片来源:大碗)

“你别看娃娃身上配饰看起来很小件,但价格却不比我们自己身上的衣服便宜。所以,由于前期购买和后期投入的花销均很高,投入之高往往让人咋舌,再加上繁殖文化早已根深蒂固植根于大众心中,导致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这种爱好。

“可是,如果只把恋爱和婚姻当作是人的正常状态,那本质上不仅仅只是赤裸裸地歧视我们,而且也在歧视选择丁克生活的人。从社会学的视角,养娃族简直就是在这个充斥着婚恋霸权和繁殖文化的社会中的一股清流。

“后来,那些朋友看到女儿被我打扮得这么漂亮,也开始慢慢理解我的爱好了。毕竟我是拿工资养娃娃,他们不太会经常说我乱花钱。”

“我的娃娃”

幸运的是,每次跟朋友分享娃娃的事情,朋友都没有批判漂泊的爱好,反而还会跟漂泊讨论娃圈的相关话题。

而随着认识的娃娘和娃爹越来越多,在娃圈的时间呆得越长,漂泊也渐渐发现,娃圈其实也是一个小社会。

有人会热爱而收藏娃娃,也有人会喜新厌旧,甚至是“贩卖人口”。

不想继续养娃娃,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由,有可能是因为时间久了,娃娃黄化了,也有可能就是突然间不想养了。没有得到娃娃的时候,是爱而求不得,但得到了之后,当初的期待就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没有那么强烈了,最后干脆卖出去。

在娃圈里也有所谓的“中介”,这些中介会抢到一些限量版娃娃,然后转手再卖出去。

所以有时候,真心想要娃娃的人反而得不到,让中间的人赚了差价。 

不过,漂泊未曾想过将自己的娃娃转出去,毕竟“TA们来到了我家,我就会对每一个娃娃负责”。

“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个爱好很小众,但其实养娃娃就跟买手办差不多,只不过BJD娃娃的可玩性更高,每个人赋予的寓意也不同。”

对于高中时期的漂泊来说,娃娃只是意味着高考备考期间的精神支柱,而现在则完全成为了心灵的寄托。等生活更稳定一点,她想再养多几个娃娃,再帮TA们购置新配件,带TA们一起去更多的地方旅行,拍下更多好看的照片。

注释
1.LGBT:L,女同性恋;G,男同性恋;B,双性恋;T,跨性别。LGBT亦可指代所有不符合主流异性恋规范的群体。
2.手办:现代的收藏性人物模型,也可能指汽车、建筑物、视频、植物、昆虫、古生物或空想事物的模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