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转手”的女孩与她的三个家

孙同学 · 2018-07-26 17:3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雪君的养父母家与亲生父母家离得很近,可她仍度过了孤独的童年。从小渴望爱、渴望温暖的雪君外出打工,终于遇见心仪的“他”。经历两个家庭的生活后,雪君拥有了自己温馨的小家。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Folio Illustration Agency

童年“双城记”

小时候,雪君有两个家,两对父母。因为当时家庭条件极为贫困,出生一年半后,雪君被自己的亲生父母过继给了较为富裕的舅舅家。从她记事起,她就把舅舅和舅妈当作自己的爸爸妈妈,而把自己的生父生母叫做姑父和姑妈。

雪君是家中的第二个女孩,她的生母在怀孕期间曾多次找人算命,希望第二胎能生下一个男孩,雪君的出生无疑带来了失望。但雪君坚持认为父母不是因为重男轻女才抛弃她,而是因为家里太穷,不得已才将她过继给舅舅家。

如果她(生母)嫌我是个女孩儿不想要了,肯定一生下来就丢掉了,在我们那儿丢掉女孩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她把我养到一岁半,所以肯定不嫌弃。把雪君送给弟弟家之后,雪君的生母哭了好几天,也曾试图把孩子要回来。

当时养父母家经济条件不错,而且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正想要个女儿,所以并没有把雪君送回。后来,雪君的生母终于如愿以偿生下了一个儿子,送走女儿的伤痛似乎被渐渐抚平了,她再也没有去索要过女儿。

两家隔得并不远。从前村里的小楼房还没盖起来的时候,雪君站在自己家胡同口就能看见姑妈家(本文按照雪君的习惯,直接把亲生父母称作姑父姑妈,把养父母——也就是血缘上的舅舅和舅妈——称作爸妈)。

从两三岁起,她就渐渐明白了自己的身世,明白了她是从不远处的那栋房子里来到现在这个家的。他们大人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姑妈有时候抱着我在村里玩,就跟别人说这是我闺女,是我生的。

雪君一直顺着大人,装作不知道内情,她会时不时地跑去姑妈家和姐姐弟弟一起玩。但有时候当姑父姑妈来自己家串门时,雪君会躲起来偷偷地哭。


图片来自网络,插画师:亦良璇子

有一次雪君去姑妈家玩,姑妈煮了一锅玉米给孩子们吃。刚出锅的时候,雪君和弟弟都扑上去抢着吃,互不相让,就吵了起来。弟弟一时气急,忍不住脱口而出:回你家去!这不是你家!你别吃我家的玉米!

在一旁收拾锅碗的姑妈听到后,抄起角落里的棍子就向儿子打去。那天晚上,姑妈、弟弟、姐姐还有雪君都哭了。雪君回家前,姑妈拿着几根玉米塞到她手里说:这些玉米你吃,不让他俩吃。

雪君说,这一幕就像电影里的一个镜头,是她整个童年印象最深的记忆。

雪君在养父母家的生活的确能称得上富足。九十年代初,雪君还是个三四岁的小不点,妈妈就给她买了旗袍,面容可爱的雪君穿上旗袍和妈妈出门,总能吸引不少路人的眼光。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雪君越来越感到孤独。爸爸经营了一个糖厂,几乎对家里不闻不问,而且他脾气暴躁,经常发火,这让雪君又气愤又害怕;妈妈也在厂里帮忙,经常在外跑生意,不常在家。唯一能陪伴雪君的只有奶奶,但奶奶并不能成为她倾诉和沟通的对象。

几年后,姑妈家把原来的房子拆了,盖起了小洋楼。雪君就是在原来那个小破房子里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新房盖好后,姑妈还像以前招呼她去玩,还告诉雪君:“这新房子也是你的家。”

雪君“嗯嗯啊啊”地应着姑妈的话,但在她的心里,对那个新房子没有任何感觉。姐姐和弟弟很喜欢新盖的大房子,雪君却不怎么往姑妈家跑了。她已不再是个孩子。

两个家庭的反转

在雪君上初中的时候,自己家和姑妈家的情况发生了反转。爸爸的糖厂倒闭,背上了一身的债;而随着姑父多年来跑运输的积累,姑妈家的经济状况正在好转。

父母在外面因为债务的事情焦头烂额,几乎顾不上正值青春期的雪君。有一个冬天的晚上,上初一的雪君带同学回家玩,俩人连饭也没吃,到了夜里就睡在没生火的冰炕上。

姑妈家走几分钟就能到,雪君在家朝那儿望了望,灯亮着。她知道那儿有热饭和热炕,但她还是和同学留在了自己家。养父母的家已经成了最能让雪君安心的地方,虽然很多时候,这个家空空荡荡。

可能是因为缺乏家长的关注和督促,雪君的成绩一直不太好。她不喜欢一放学就回到空无一人的家,而是经常在外面和朋友们。从初中开始,雪君就交往男朋友,她的几任男朋友都是一流的:学习不一流,打架一流。就像港片里的古惑仔,总有一堆兄弟在身边簇拥着。

雪君说,她觉得跟那样的男生谈恋爱特别有安全感,别人看她的眼神都是羡慕中带有一丝畏惧,这让她觉得很开心。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Chaos Ego

上高中时,雪君有一天犯牙疼,半边脸肿得老高。当时妈妈已经在雪君所在的高中打工,给学生食堂做饭,所以不能中途离开带女儿去看病。雪君的爸爸在糖厂倒闭后坐起了养猪生意,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一个人照看着养猪场。妈妈无奈之下让女儿去找姑父帮忙。

姑父没有拒绝雪君,但是在去医院的路上,难听的话也没有少说,看完病之后回到姑父家,姑妈也开始埋怨雪君的养父母没有好好养这个女儿。自那之后,雪君再也不愿意麻烦自己的亲生父母。

高中时期,雪君家里的经济条件每况愈下,妈妈不得不向姑妈家借了5000元给雪君交学费。姑妈经常来雪君家要债,张口闭口让雪君的爸妈还钱,还经常在奶奶面前指桑骂槐。

自己的养母为了筹学费而不得不在生母面前忍气吞声,面对这种状况,雪君的内心并不好受,她差点质问自己的生母,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出点学费。但是她最终什么也没说。

雪君最终没有完成高中学业,她辍学了。她曾在中考结束后想去当乘务员,但是家里条件不允许她上这个专业。她想学开车,常年跑运输的姑父坚决反对,说这个活太累。

雪君的大哥(养父母的大儿子)考上了不错的医科大学,爸妈想让她学护士专业,以后说不定能靠着大哥的关系,但她又对这个职业不感兴趣。

辍学之后,姑父姑妈多次到雪君家数落她的不懂事,希望她能回学校上学。爸爸妈妈也苦口婆心地劝了好几次,最后,妈妈明白女儿心意已决,就默许了雪君不去学校。

大概一年半后,雪君开始了打工生涯。回忆起高中的日子,她曾说:“如果那时候姑父姑妈无偿地资助我一下,我可能会把高中念完。”

组建自己的家

高中辍学半年后,雪君在一个冬天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活:去西安市的一个皮鞋厂做靴子。过年前后是靴子需求量的高峰期,雪君每个月挣七八百块钱,除了自己的日常花销,她把余钱都偷偷给了妈妈,而没让姑妈知道。

冬去春来,鞋厂不再需要大批女工了,雪君又到市里一个四川人开的饭店打工。

在饭店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雪君当时的男朋友想到北京来打工,她就和男朋友一起北上了。到北京之后,因为接触的人更多更复杂了,再加上雪君觉得男友不太上进,两人四年的感情出现裂痕,一段时间后和平分手。

雪君的哥哥在北京当保安,听说妹妹来北京了还没找到工作,哥哥就帮雪君介绍到自己的单位当女保安。也正是因为这份工作,雪君认识了自己将来的另一半:当时的保安队长思源。

因为思源和雪君的哥哥挺熟,所以雪君去哥哥宿舍时经常遇到这个身材高大、留着寸头的大男孩。三人经常在一起吃饭或者聊天,熟络了之后,雪君就和思源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第二年的情人节,两人一起吃了顿饭,算是正式确定了关系。


图片来自网络,画师:亦良璇子

思源一米八几的个头,是个“挺精神”的小伙子。雪君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他的肩膀特别宽阔,很能带给人安全感。思源家很穷,雪君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进屋一看心就哇凉哇凉的,但是雪君对此并不介意。

她去思源家过年,吃的住的什么都不挑,和思源家人相处得很好。就像她自己说的,她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爱。

雪君和思源在一起之后并没有马上告诉家里,毕竟思源家条件不好,离雪君家也远。但是雪君的哥哥偷偷告诉家里妹妹谈对象了,一打听情况,家里就炸开了锅,姑妈坚决反对,爸妈也不太看好。

雪君没有做出正面抗争,但也没有听家人的话放弃这段感情,她和思源在北京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长此以往,家里渐渐明白了雪君的心意,再加上在几次接触中,思源给雪君的家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家里对他俩的态度就从反对转为了支持。

2013年,雪君发现自己怀孕了,家人催婚也有一段时间,于是她就在年后和思源结了婚。思源从小就特别节俭,但他每次都让雪君打车去产检,不准她挤公交;思源还专门去母婴店,给即将出生的孩子买衣服,而他自己穿的衣服大都来自地摊。

雪君生孩子那天,思源、妈妈、姑妈、大哥(妈妈的儿子)和大姐(姑妈的女儿)都陪在雪君身边,因为她骨盆太小,只能剖腹产。雪君生下了一个七斤八两的男孩,她和思源给孩子起名叫浩浩。

现在,浩浩已经三岁了。过年过节期间,雪君带着老公和儿子一起回到老家,在自己家住着,也常去姑妈家串门。浩浩似乎更喜欢待在雪君家,去雪君姑妈家则有些拘谨。

我从没和浩浩说过我小时候是被过继给我爸妈的。雪君现在有了自己的幸福的小家庭,她说,我不打算跟孩子说从前那些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孙同学
北京大学学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