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男人参加的女工小组是搞性别歧视?女工友有话说!

姐妹们 · 2018-07-25 17:5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性别平等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简单地说“尊重女性的意愿”就够了,也不是说男性加入我们就实现平等了。重要的是要真的看见并理解女性的处境,包括理解为什么女性需要一个仅限女性的空间。

我是一名女工,也是一名基层女工工作者。

最近我遇到了一件事,它让我对自己所做的工作,以及对女权问题,有了更多的思考。

他说:女工小组是性别歧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在一个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女工小组的活动通告,内容是“化妆派对”,活动上要讨论的主题是“职场潜规则”。在看到这次活动仅限女性参加后,很多男工友开始坐不住了


我感到很震惊,迅速解释女工小组“限女性”不是因为歧视男性,而是因为话题可能涉及隐私,是为了给姐妹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来讨论性别问题,而且并不是不欢迎男性参与性别方面的讨论,还有很多公开的活动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的

但在我的反复解释下,一些男工友还是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一个他们无法踏足的性别小组,质疑:

我们男性参与就不安全不隐私了?

没有男性你们如何讨论各种性别问题?

只说如何如何性骚扰,你不听男性的声音,如何去帮他们纠正一些无意思的骚扰呢。一味强调杜绝性骚扰,人家压根不觉得是在骚扰,如何杜绝。

我记得自己曾经有多次在课堂会议上鼓励过让女同胞积极发言多发言,她们不敢发言,我们更加要意识到问题所在,而不是一味只是一群女生固步自封地在一起讨论问题,那样永远走不出去。

如果这样的话,要是所有跟女性有关系的活动我们男性都不愿意参加呢?这也是我们的自由,那么女权的事情就全由女性来解决,我们就管好自己就好了。

也有人试图站在自己的角度理解女工小组的存在,觉得纯女性的女工小组是相对低层次的性别意识培训场所:

这个活动明显是面对女权意识差的新人给予引导。

打个比方,大学生探讨个微积分啥的,咱不能因为清华北大就拒绝普通学生参加,但一幼儿园探讨个位数加减法,来一群大学生,真的有助于幼儿学习吗?


她说:女工小组是什么?

女性赋权和成长空间

所有参与和组织女工小组的经验都告诉我,创造一个女性的独立空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生活中,把女性排除出去实在太简单了。

男人只要做到:谈论重要话题的时候选择“一起出去抽根烟”,或者在酒桌上对同桌女性讲几个荤段子,或者最简单的,时不时“关心”一下身边女性的私人情感状态,把她们的穿着和长相当做谈资……就可以收获一片没有女人的“净土”。

要解决女性所遭遇的性别问题,首先需要让它们得到充分的重视和讨论。男工友无法理解女工小组的意义,进而否认它的合理性,而这恰恰证明女工小组的存在是必须的。

但这场争论发生后,我也禁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真的是正确的吗?其他女工友也这么认为吗?是不是我高估了女工小组的价值,其他不限性别的公开活动完全可以取代它?

我就这个问题询问身边几位女工友,她们给了我一些看法。

有人表示从女工小组中获取了力量:

一个优秀的女工小组的团体是女孩子的靠山,不断增强女孩子的自信与勇气,我们对彼此分享烦恼,相互获得很多指导,然后成长起来。

有人描述了不友善的性别环境:

女生的话语不被尊重,男生根本不在意女生的感受,妄自揣测;当女生表示不喜欢别人评价自己的外貌身材时,会被说“你们女生好可怕”、“喜欢听夸人的话听不进建议”;有人动不动喜欢叫我“聊一聊”,一聊就是感情问题,聊你妹。

也有人提到女性性自主的话题,在女工小组上可以畅所欲言,但在其他地方会被用猎奇的眼光看待:


至少在我看来,我们在女工小组中讲述经历和创伤,不仅仅是为了寻找慰藉。我见过从女工小组中诞生的优秀行动和行动者,也在讨论中看到了凝结着姐妹们生活智慧的种种策略。世界对女性依然凶险,但我们不再是孤军奋战。

她说:女工小组不是什么?

性别隔离、初级培训班、胆小女生俱乐部……

在所有对女工小组的认知中,“女工小组是讨论初级的性别问题”这一看法最让我诧异。

开展男女皆可参与的性别小组,重要的是在沟通中达成共识,我们会谈家务分配,谈防治家暴,谈建立反性骚扰机制。因为男女在生活中面对不同的问题,对对方的处境未必能感同身受,沟通过程往往漫长曲折——当然花时间做这样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

而在女工小组中,我们可以在议题上走得更深更远。

我们可以从“对付性骚扰最好的做法是反抗还是置之不理”,聊到性骚扰和性侵害为何在各个领域都如此普遍;从开展性教育的重要性,聊到女性如何对自我的身体和欲望进行探索。


在女工小组上深入讨论这些问题,目的当然不是一些男性想象中的“搞性别对立”,正相反,这是促进不同性别之间沟通的重要一步。

如果女性一直要面对这样的环境:

提出对某个环境中性别现状的不满却不受重视,甚或被群起而攻之;

在朋友圈转发两性相关的文章,马上收到数条“约不约”、“寂不寂寞”、“你是不是很懂”的私信;

站出来讲述自己遭受的性骚扰和追求暴力,却发现周围所有人都自动自发地对被指控的一方给予了更多的信任。

……

这种情况下,还要让她们“多发言”、“多沟通”,无异于一边按住她们的头,一边鼓励她们站起来。

女工小组的意义就在于建立女性同盟,打破女性被迫孤立失语的现状,只有拥有了力量,女性才能推动更大的改变。

有的男工友表示,自己致力于在所有场合鼓励女性表达,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而我们确实正在大声表达:我们需要一个女工小组,女性要有自己的空间,其正当性是毋庸置疑的。

大家说:男性可以做到什么?

性别平等关乎你我

女工机构负责人丁当在阐述她对独立女工小组的看法时说:

我们为什么需要建立女工小组?首先要看到女性在各个领域所受到的压制。比如在家庭里,女性从小被教育要把机会让给男孩,要操持家务;在公共领域,又有同工不同酬,资源、机会不均等的问题。从出生、长大,到进入社会,女性一直被视为是男性的附属品。

根据我还是工厂女工时参加小组的经验,以及我们以前开展活动的经验,男性在任何场合几乎都是天然地掌握话语权,他们可以侃侃而谈,展示自己的“博学”。这是被社会环境塑造出的结果。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面,女性发言的动力和机会是被削弱的,很多女工就发现她们不敢说话,她们害怕受到打击,或者面对一些质疑不知道怎么回应。

另外一个问题,是当我们谈论比较私密的话题,比如性侵害、性健康,比如自我身体的探索,比如家暴,在大环境还不能做到性别友善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安全的空间,既能保障隐私,也让大家放心地分享自己的经验。

在推动性别平等的道路上,男性的加入当然是受欢迎的,两性之间的交流也是必要的。但性别平等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简单地说“尊重女性的意愿”就够了,也不是说男性加入我们就实现平等了。重要的是要真的看见并理解女性的处境,包括理解为什么女性需要一个仅限女性的空间。

对女权的一种误解,就是把它当做一个属于女性的问题,“女人被传统压迫了,我们要让她们站起来。”即使男性参与,所能做的也是“关爱女性、鼓励女性、改造女性”。


我猜测这是一部分男性愤怒的缘由:既然希望他们加入,为什么又不“充分团结”他们?

但性别歧视是存在于方方面面的结构性的压迫,我们所有不能在这套制度中获利的人都是受害者。要推翻它,需要我们每个人——不论是何种性别,都参与到改造社会、改造自我的工作中。

我们要始终提醒自己,透过性别不平等的表象,看到核心的权力关系和资源分配问题。同时也要不断反思自己是否内化了一些歧视性的观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改变。

对热心于性别平等工作的男性朋友们而言,充分理解女工小组的意义,是开启良好对话的第一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