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确定入职时间公司却变卦,法院判赔钱

义贤律师 · 2018-08-06 18:00 · 无忧劳动法


案情简介

孙某于2015年11月4日前往北京某科技公司,该公司人力资源部员工王某和运营总监对其进行了面试,并口头约定月工资15000元。因王某称法务岗位急需,需要尽快入职,孙某遂于当日向原任职单位提出辞职并告知王某,王某通过微信确认11月5日可以开始公司内部审批,并再次询问11月13日是否可以入职,孙某表示可以入职。

2015年11月5日,王某告知因老板出国,内部审批需要等待,孙某向其确认入职时间,王某称入职时间不变。孙某后就档案存放、办公环境等事项与王某进行沟通。2015年11月12日孙某从原任职单位办理离职手续,并微信告知王某。王某电话回复其因联系不到老板,审批流程没有完成,需要延缓至月底入职;11月26日,孙某通过电话询问王某,王某称岗位不着急用人了,需要等到12月入职。

孙某要求科技公司进行赔偿,王某回复称因双方未签署协议,孙某亦未提供劳动,故公司无法给予赔偿。在等待科技公司回复期间,孙某收到其他单位面试通知,但其均予拒绝。

孙某认为,王某作为科技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对其进行面试,口头和通过微信确认入职时间、薪资,可视为公司发出的要约,该聘用于其答应时即已经生效,要约方无权单方撤销,科技公司多次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给其带来了较大的经济损失,遂将科技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科技公司按照按照口头聘用月工资待遇15000元的标准赔偿孙某2015年11月12日至2016年2月13日期间的工资45000元及利息。

科技公司则认为,其在缔约过程中并无过错。员工聘用应当以正式的入职通知为准,公司从未向孙某发出入职通知,并未形成要约,亦未授权公司员工王某以口头或个人微信形式向孙某发出入职通知;公司在面试当天明确告知孙某入职需要内部审批,公司在决定不录用孙某后,已经告知其不录用的情况。孙某因从原单位辞职而受到的损失,系其自己过错,应自行承担责任。孙某作为法务应聘人员,不应将普通员工王某在个人微信中的意思表示等同于公司发出的入职要约;王某已经告知入职需要进行内部审批,孙某仍贸然辞职,导致损失发生。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某作为科技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面试联系人,参与了对孙某的面试,与孙某沟通入职时间、告知孙某内部审批进度等事项,孙某有理由认为其行为代表科技公司的意思表示,双方通过微信、电话进行沟通,亦属合理。根据微信记录,可以认定科技公司与孙某已就建立劳动关系达成意向,并各自进行了入职前准备;根据通话录音,可以认定科技并未及时明确告知孙某不予聘用的决定。孙某基于合理信赖,认为自己已被科技公司录用,科技公司的行为构成缔约过失。考虑到科技公司的行为使孙某与原工作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后未能入职,且还需另谋职业,在客观上的确给其造成了一定损失,最后法院依据双方提交的证据及本案的具体情况判决科技公司赔偿孙某15000元经济损失。

律师分析

本案为缔约过失责任纠纷,所谓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在合同订立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因违背其应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所尽的义务,而导致另一方的信赖利益的损失,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合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本案中,科技公司与孙某经协商确定了孙某的入职时间,并且孙某基于此从原单位离职,后科技公司反悔,属于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订立劳动合同过程中均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劳动者应如实陈述个人信息,用人单位亦应注意保护劳动者的利益和合理信赖。用人单位在已明确表示录用劳动者并要求劳动者从上家单位离职的情况下,又反悔且未能对不录用的理由进行合理解释的,一般需要赔偿劳动者的经济损失。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