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工厂性骚扰:被骚扰错的不是我,凭什么要这么怕?

2015-01-19 11:52 · 手牵手工友活动室
摘要:45岁的红姐,敢跟老板吵架,也敢和政府理论,碰到性骚扰,却出于种种顾虑不敢吱声。过去她以为被骚扰是个人私事,现在她觉得,这种事应该写到厂规里。


性骚扰对女工的伤害不单止停留在骚扰者对被骚扰者的伤害。周边环境对被骚扰者的不友好言语,处理机制的缺失等会加深被骚扰者的伤害程度。甚至很多媒体报道的性骚扰乃至性侵犯强奸案,都会有人发问:”这女的本身是不是有问题啊?”


“没想到自己年纪这么大都被称为“老太婆”了,也会被性骚扰”,红姐不解地说道,以前的打工经历中从来没有。

 

红姐今年45岁,来自广西农村。丈夫比她大十岁又瘦又小,人非常老实和陌生人说铦都会害羞。从2009年开始,红姐和丈夫一直在巨硕电子厂工作,红姐在生产邹做昔工,丈夫做清洁工。

 

红姐一直说她头脑反应慢,不会说话。但其实在工厂,只要做得不舒服,她都会反抗不会默默忍受,敢和老板吵架也敢去劳动站找政府人员理论。但面对性骚扰时,红姐却很害怕,不敢说出来。 


第一次被性骚扰,既害怕又生气,担心名誉不敢吱声

 

红姐第一次被性骚扰是在2011年9月份。有天晚上红姐参加义工活动,有个男的打电话找地。红姐以为是义工,结果是工厂里的同事。一见面,那人就用很怪异的声音说“你终于来了”,并一把紧紧抓住红妲的手背,说“我请你吃饭,请你吃饭”,抓得很紧一直不松手。

 

红姐当时很紧张感觉不对劲,说,“好,你先松手。朋友己经在等我吃饭,我们等改天再吃。”那个男的一直抓着红姐不放,拉拉扯扯很久,红姐说了很多话,对方才放手。当时在超市门口有很多人,但红姐不敢喊出声来。有位路人一直在看,红姐觉得很丢脸,怕被人误以为自己是鸡婆,顾虑别人不相信就不敢直接骂他。

 

回到义工朋友中红姐也没向大家提起这件事,当时大部分义工都是男的,红姐担心说出来名誉不好听。红姐匆匆回到家,一路上都很害怕再遇见那个男的。回去和老公说了此事。老公是相信红姐的,让地以后晚上不要出去了。

 

当时那个男的临走时还笑嘻嘻地对红姐说:“紧张什么,大家都是工友嘛!”除了老公,红姐没有向其他人说起,因为工厂大部分都是男的,再加上那个男的临走时说的话,红姐以为就一次没什么。

 

持续不断地被性骚扰,却怕说出来没人信

 

从那以后,红姐晚上就不敢一人出门,在工厂宿舍也祖心晚上或者接梯间会遇到那个男的。每次都是和老公两个人早早的出门,也不敢在外面逛到很晚。有天晚上去买鞋子时遇到那个人,他若无其事地和红姐老公打招呼,伹红姐他们很害怕赶快就走了。

 

之后那个男的经常给红姐发短信,一天会发三四条’内容都是“人生也就是这么回事,晚上我们一起聊天,玩ー玩乐一乐”,有的还直接要求红姐去和他开房。后来一看到是那个人的号码红姐就马上删短信,也没再和老公讲,因为老公瘦小,红姐觉得和他说也没什么用。

 

“我以为不理那人就可以了,没想到他那么变态,一直骚扰我。”红姐委屈地讲道,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伹也不敢和其他人说,担心心别人说,“你自己那么老,谁会找你?!”,说出来反而让自己的名誉不好。

 

红姐认为这都是个人私事,没人会管,说出来别人也不相信。但没想到更恶劣的事还在后面。

 

有天晚上10点,有人敲宿舍门,红姐以为是车间老大,开门一看竟是那个男的。红姐想赶紧关门,但那人力气很大直接推门闯进来。而且对她老公说,“让你老荽出去和我玩玩,一起开心开心”。红姐老公让那人滚,但是对方一点不理会,红姐非常害怕,担心如果那人动手老公也打不过他。红姐找了个机会赶紧跑出来,连鞋都顾不上穿。

 

红姐本来打算跑去找工厂行政经理,伹是行政经理人不在,只有业务经理在,他问红姐怎么了。红姐只是说有人在屋里不走,想拉着业务经理去看,这时那个骚扰者就出来了。红姐没有再说什么,就回宿舍了。

 

那人知道红姐找过经理后,就不再骚扰她。骚扰者在巨硕做了四五年是老员工,红姐和他并不熟悉,以前见面只是打两句招呼,平吋根本没来往。

 

现在遇到那个人,红姐不会和他说任何话,只当是陌生人。不过偶尔如果走在宿舍楼梯遇到,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每次都会加快步伐赶紧走开。


“在工厂连老板我都敢吵,为什么遭遇性骚扰却这么怕?!”

 

上次的骚扰虽然不再发生,但没过多久,红姐再次遇到让她很生气的事。

 

有次晚上回工厂宿舍,红姐和宿舍门卫打招呼,门卫却不怀好意地说:“回去那么快干什么,逬来玩一下,”因为被骚扰过,心里很不舒服,这句话又让红姐想起上次的经历。但因为是自己先跟他打招呼,而且已经很晚,周围又没人,红姐就不敢和门卫吵。

 

第二次门卫又说.“下班了,回去那么快干什么?进来聊一下。红姐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跟他讲话了,就很大声骂道:“关你什么事!死门狗!死孤头!”红姐说那个门狗嘴巴就是这样,别人也知道他是好色的人。这件事红姐也和老公说过,老公说不要和他说话,红姐再也投理过“门狗”。

 

伹这两次的经历让红姐很生气,“我老老实实的,被别人这祥欺负,觉得很委屈,好像被别人骑到头上一样!”,红姐愤愤说道。

 

再后来车间里老乡和红姐开过分的玩笑说给红姐找男朋友,这一次红姐当场就骂了老乡。

 

红姐想起这些被骚扰的经历依然难过,当她说起笫一次被同事抓着手不放时,神情很紧张,声音急促语调也变得很快。在工厂里,只要遇到不公平的事,红姐都会争取。她说,“我虽然不会讲话、反应慢,伹心里很清楚。工厂待遇不合理时,就要和老板说,也不会怕工厂。但当被性骚扰时,却不知怎么办,只是非常害怕!当时反应很悛,很害羞也不敢吵。”


“以前以为性骚扰只是个人私事,现在觉得应该写到厂规里”

 

每次问到红姐为什么没有把性骚扰的事说出来,红姐总是回答怕别人不相信。第一次被骚扰,红姐觉得大家是同事,只是拉扯着吃饭,当时也像女孩子一样害羞不敢说给别人听。红姐说起在以前的一家手袋厂,大家上下楼拿货时一个女孩被男的抱住。

 

当时工厂的人纷纷议论女孩被人抱,红姐觉得这样对女孩的名誉不好,但是女孩害羞也不敢说。大家都知道男的名宇,但是并不说那个男的。因此,当红姐被性骚扰时,她就想到别人也会不相信。总有个声音在心里说“老太婆了,别人都不会找你”。说出来,反而被人议论说自己不清白。

 

因为传统的观念,女性被性骚扰,得不到支持和理解,反会被骂不检点。红姐也多次提到说出来会让自己名誉不好,害怕别人不相信,使得红姐面对骚扰一再哑忍。

 

红姐说如果她还继续被骚扰,现在肯定不敢上班。她以前不知道什么是性骚扰,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认为被骚扰只是个人私事。了解性骚扰后,红姐认为如果下次再发生,工厂应该直接开除骚扰者,并且要写到厂规厂纪里。

 

后来在车间聊天,红姐和其他同事说了第一次被骚扰的经历,得到他们的相信,这给红姐很大的鼓励。让她苋得说出来后,开心点。

 

现在红姐晚上己经不再窨怕一个人出来逛,只是偶尔在宿舍的楼悌遇到那个男的,心里仍是紧张。红姐说如果他再敢骚扰,就直接报警去抓他。如果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就当场骂骚扰者,也不会像之前一样等到多次被骚扰后才骂骚扰者。

 

红姐最希望的还是说出来别人能够相信,别人的信任对红姐来说是最大的支持。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