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橡胶手套:希腊600清洁女工正改变欧洲未来

Maria Margaronis · 2015-01-20 17:45 · 尖椒部落
摘要:希腊600名中年女清洁工正成为希腊人的英雄。她们驻扎在雅典市中心长达数月,和警察对峙。数十年来作为母亲、妻子、寡妇和离婚女人的低收入艰辛生活把她们推向了街头。

原文刊登于BBC,尖椒部落原创翻译,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信息。

_80308115_greece_cleaner_ap624.jpg

因为拒绝在工作被削减的时候乖乖安静走人,一群中年女清洁工俨然已经成为受财政紧缩政策重创的希腊人的英雄。她们驻扎在雅典市中心长达数月,和警察对峙。正是数十年来作为母亲、妻子、寡妇和离婚女人的低收入艰辛生活把她们推向了街头。


你恐怕不会知道,这个看起来凌乱不堪的临时营地,就是触碰到希腊神经,让政府头痛不已的抗议中心。

那儿有帐篷,充气床垫,塑料椅子,桌子,冰箱和微波炉。水泥柱子被做着拳头或胜利手势的红色橡胶手套海报装饰着。一条床单做成的横幅上,泼溅着红色的大字:清洁工静坐抗议财政部。



16个月前,全国有近600名清扫政府办公室的女清洁工被下岗,她们都是人到中年的母亲,甚至祖母,没有任何行动经验,但是她们的坚韧,令数以千计因经济危机而生活脱轨的人们瞩目。

从5月份起,她们日以继夜地驻扎在财政部外面,和防暴警察对峙,在街头喷洒红色脚印抗议家庭暴力。她们的红色橡胶手套和紫色旗帜立即在每一次示威游行中成为亮点。她们成为了抗议活动的象征,这一抗议现在致力于支持年轻的左翼政党Syriza赢得选举,而这可能改变欧洲的未来。


_80308111_clashwithpolice_afp624.jpg


她们说,做清洁工,这从来都不是一个职业选择。她们经历了所有女人会面临的挫折:没有儿童保育,守寡,离婚,和虐待她们的丈夫很多清洁工出生在贫困的农村,从小孩子起就开始干活。

46岁的lily把我迎进帐篷。她正在等着上11点开始的夜班。最开始,她只是说着一些抗议的口号:“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份能养活我们自己和家人的工作”,但是当我问起她自己的故事,她软了下来。

她在希腊北部一个山村长大,从小帮家里在田里干活,16岁离开家到一家宾馆做工。现在,她年迈的父母的养老金被削减,家中一半以上的收入都付了医药费,但他们支持她。她说,“我母亲在那个村子里有一小块园子,正是这块小园子救了我们。除了肉以外,所有我们吃的东西都来自这儿。土豆,胡椒,南瓜,豆子,莴苣……”这些日子以来,那就是很多希腊人——至少也是那些幸运地在村里有点自己土地的人活命的方式。

49岁的Anastasia Nomikou生活在炼油厂附近的Perama,雅典最穷的郊区之一。她告诉我们,她13岁起就在一个鞋厂打工,给运动鞋贴标签。她的前夫比她大四岁,开始跟着她回家,向她求婚。“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会儿我还是玩布娃娃的年纪。”她说。

Vaso Gova也是40岁,年仅11岁起就在血汗工厂工作,负责捡衬衫上的松线头。每当有政府的工作人员来工厂巡视,她都要躲到高高的架子后面。

Dina Papoutsi在13岁时就被送到雅典给一个裁缝当学徒。她在服装行业工作,缝制结婚礼服。从那时起,她再也没有回过学校。



上世纪8,90年代,国外的便宜商品涌进希腊,为了找到更便宜的劳工,工厂要么关闭,要么搬走。两个社会主义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和保守的新民主党都为他们的支持者提供公关部门的工作。一个公共部门的职位被视为香饽饽,是迈向中产的梯子上坚实的一步。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已接近退休年纪的Papoutsi在20年前成为一名政府的清洁工。


清洁工说:政府选择了解雇最弱势的清洁工群体,因为谁也没想到她们会站出来抗议。


在Peristeri的劳工社区记者遇见了Vlasia Dimitrakopoulou,1996年,她被从一个公立医院解雇。她为私营企业的清洁工组织了一个工会。她对我诉说一小时才3欧元的工资,欠薪,无证劳工,性骚扰和暴力等问题。“你要是抱怨的话,”她说,“老板只会嘲笑你:‘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外面等着想进来吗?’”


_80275458_openmouthprotester_afp624.jpg


Yannis Karouzos称自己是一个保守的劳工律师。他说,自经济危机开始以来,劳动法变化太快了,以至于他已经把三分之二的档案都挪去了地下室。他说,在希腊,雇主已经成了“上帝”。

“他现在就可以把一个工人召进他的办公室,告诉他要降低他的薪水。如果工人不同意,他马上就可以炒掉他,没有任何问题。” Karouzos说。

一些清洁工出席了本月初开始选举活动的演讲。在穿过拥挤的会堂时,他对人群喊道:“我看到了财政部的清洁工们,我向你们致以敬意。举起我们的红色拳头!你们是为尊严而抗争,为所有希腊人民的尊严而抗争。我们将跟随你们,而且我们终将赢得胜利。”

在布鲁塞尔和柏林,左翼联盟的胜利不容乐观。但是在希腊财政部外清洁工的营地里则是希望高涨:Tsipras(希腊左派和进步联盟党主席)不仅将赢取选举,还将信守他的诺言。


【新闻背景】(转自国际在线):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2月30日报道,希腊或将于2015年1月份举行提前普选,600名清洁女工在希腊财政部外面的警戒线附近发动抗议,拒绝接受政府紧缩措施,呼吁支持反紧缩措施政党。

由于曾挑衅式地举起自己的红色橡胶手套,53岁的德斯波伊娜•克斯托波罗(Despoina Kostopoulou)已经成为反希腊紧缩措施的代表人物。2013年希腊财政部实行紧缩政策后,克斯托波罗就成为600名被解雇的清洁女工中的一员。她不仅对本国政府不满,还谴责对希腊公共开支进行严格限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委员会。

克斯托波罗说:“他们忘记了我们是女人和母亲,甚至将我们与古希腊传说中的鹰身女妖(一种丑陋的怪物,性格凶残)混为一谈。”即使面对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时,克斯托波罗等女工也从未退缩。另一名抗议女工乔治娅•奥伊肯诺莫(Georgia Oikonomou)说:“他们之所以镇压我们,只是因为我们是清洁工,工资是最低的。他们以为我们很好镇压,但他们错了。”

愤怒的清洁女工已经成为数百万影响1月份大选的希腊人代表,她们可能支持承诺废黜紧缩计划的极左翼政党Syriza。克斯托波罗对大选很有信心,她认为希腊反紧缩运动肯定会取得胜利。她说:“我们的时代即将来临,我会支持Syriza。”

2013年,克斯托波罗曾与数十位女清洁工阻挡“三驾马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央行)代表进入财政部。

自从危机爆发以来,希腊获得的投资已经下降63.5%。尽管采取解雇雅典清洁女工等一系列紧缩措施,但其国债依然不断增加,占GDP比重177%。年轻人失业率达49.3%,许多人才正在流失。


文末图_副本.png

延伸阅读
女工说
走进群体:工厂女工
2015-03-31 15:28
女工说
安全帽下的女工生活
2015-04-19 00:00
女工说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