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的感觉,就是台风天含着泪水上班

摘要:人前忍气吞声、笑容满面,人后一个人默默流泪,有苦对父母也不敢说……不知何时,我终究学会了这些。

小时候,总以为父母无所不能,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一眨眼,我也已经二十多岁了,上班了,经历着所有人都必须经历的。

近日,过多的工作压力,老板的严词厉语,一度让自己心情极其郁闷。自小便受到瞩目,一直以优等生自居,很少体会因不断被严厉批评而产生的挫败感的我,在毕业后的一年中却深有体会。

但是我不能把来自老师的批评和来自老板的责备自然地等同起来,因为这根本就划不了等号,这种来自老板的责备更多地像是一种资产阶级的剥削,刀刀刺骨,却刀刀不见血。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画家:青藤スイ

身在一个沿海城市,又是在夏季,遭遇台风自然是寻常。我从来只是在网络媒体上领略台风的灾难性,但是却一直没有亲身体会过,自然也不了解不得不顶着台风上班是什么感觉。

清楚记得,早晨醒来,天空阴沉沉,外面是风打压着树枝的声音,呼啦啦的咆哮声伴随着雨点拍打的声音,偶尔掀起一片瓦,卷起几块石头,或者是压倒几辆电瓶车,整个世界似乎在等待上天的审判一样。

然而那日的我还要去上班。如何去?未知。脑子中盘旋过多次请假的念头,但最终迫于银行卡中的个位数字以及花呗里居高不下的账单,还是咬咬牙,全副武装,骑着小电驴去上班了。

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奔赴一个不可预知的深渊,一路被妖风险些刮倒过多次,雨水狠狠拍打着我的脸颊,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只能麻木地以一种不可知的速度前行。那一路,我体会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心酸。

我听到手机在包中疯狂地响着,但是我无暇停下去接听,我知道电话那头是焦急等待接通的妈妈。那条二十分钟的路,我歇歇走走,竟花了四十多分钟,最终蹬着可以挤出水的鞋,裹着湿漉漉的衣服去了公司。

当我打通妈妈电话的那一刻,千万种委屈涌上心头,我想要一头栽进妈妈的怀里,尽情抽泣,告诉她我不要再上班,但是当她问起“骑电瓶车上班的吗?身上湿了没?”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地强忍着泪水,告诉她我打车过来的,放心,没有淋湿。然后告诉她要上班了,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之后,在那个没有人关注的角落,我偷偷抹掉眼角抑制不住的泪水。从那天开始,我发现,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能够什么都跟爸妈说的孩子了,我学会了和爸妈说谎,学会了自己抹眼泪。

我不知道我该为此骄傲还是悲伤,只知道那一刻的我心很累,只想时光倒流,我还想成为那个可以肆意哭泣的孩子。


《红辣椒》

老板是一个极其苛刻而又可以说是具有强迫症倾向的人,总是以一种看似完美而又让人略觉得好笑的方式要求着我们。每一个决定,甚至是和别人的一句交流,她都会以一种她自以为完美的标准要求着我们。

说来也讽刺,我一直自认为有着极好的语言天赋,情商也还可以,上学时期也是凭借着这种自认很好的语言天赋,一直霸占着班级和年级语文第一的高位。上班后却发现,自己的表达在老板眼里竟是小学生的水平,毫无逻辑和情商可言。

我想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逻辑,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不一样的我们,如何去要求彼此有着一样的逻辑,一样的语言习惯呢?

曾经,我怀揣着满腔热情,总以为自己在有朝一日可以驰骋职场,潇潇洒洒,笑看风云。

曾经终究是曾经,梦想和激情不再。

近日,同事遇到和我一样的烦恼。她们总说我就像生活在象牙塔,无忧无虑,似乎不曾体会过世态炎凉,总是对老板的无理一笑置之,似乎有些天真。当然,我理解,她们所说的天真,说到底更确切的形容应该是“贱”。

这样的评价,我不知该怎么面对,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们“怎样才能到达无忧象牙塔”的提问,因为我本身就无法达到。

每一次再被训得灰头土脸,明明心里翻江倒海,眼泪早已在心中绝了堤,但是还是咬咬牙,告诉自己要坚强。有时候,心太累,借着去厕所的空隙,埋着头自己消化一下,人前还是会没心没肺(或者说是没脸没皮)地笑得灿烂。

我不懂这算不算是趋炎附势,或者说是毫无尊严,但是不知何时开始,我终究学会了这些。

上周对我而言是极其痛苦的一周,面对老板施加的压力,我越来越察觉自己的无力,更无法反抗。生活终究磨灭了我所有的清高。


画家:pomodorosa

短短的一周,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家,想念着家里爸妈温暖的怀抱。但是,真正回到家,当我看着爸妈突然增多的白发,以及他们日渐憔悴的面容,我终究还是笑着告诉他们我过得多么好。

我知道爸爸腰不太好,但是为了家庭,他还是选择出去打工,再次操持起砖头,穿梭在钢筋混凝土之间。我多么希望我能给爸妈安稳的生活,让他们享受这半辈子都未曾享受过的安逸。可是,我如此无能,让他们在本该开始享受生活的年纪,还要为了我继续奔波。面对这样的爸妈,让我如何忍心将我满满的负能量再灌输给他们?

我终究强忍着满满的委屈,笑着说“爸妈,放心,我很好,钱都够用的,不会舍不得花的。”他们听到这样的话,总会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也许是唯一能够抚慰我心灵的良药吧。

小时候,一直以为爸妈是我们的保护伞,无论何时,无论何地,爸妈总会给自己最好的呵护。现在,或许我长大了,发现爸妈不再能够充当我们的保护伞了,他们老了,很多事情该自己消化了,他们再无力给我们保护,而更多的是需要我们的保护了。

生活,终究让我变成了我害怕的样子,终究将我所有的清高磨灭,也终究让我成长,让我变成了爸妈不希望我成为的,但是却能够保护他们的样子。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爱流鼻涕的旺旺狗
爱幻想的90后上班族,喜欢写点小文章记录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