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是女人一辈子的事

高富强 · 2015-01-29 07:00
摘要:对社会权力的垄断,让更多的女性进入社会公共领域与男性平分社会权力。如果不改变男性中心思维模式下的按性别为标准的家庭分工和社会分工,女性解放就永远只能是一句空话。

没事在网上瞎溜达,看到《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这本书正在热销。出于好奇,在网上搜了些相关资料,还草草地看了一些章节,得知该书的作者名叫陆琪,是一名男性,“内地首席励志作家”。据说,他已出版小说400万字,网络总点击过亿,还在多家报刊开有个人专栏。

要说婚姻是人生的大事,我不否认。但要说是“女人一辈子的事”,我不同意。想想看,人生漫长,我们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一辈子”岂能让“婚姻”拴住?如果说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那婚姻是男人的什么?在我看来,提出这么一个命题,无非是在给社会传递这样的信息:女人属于某一个男人;女性的位置在家庭里

“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这话一点都不新鲜。我小的时候,就常听人们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意思是说,如果男人找不到个好行当,所从事的工作不能发挥自己的特长,一辈子就要杯具了;如果女人不幸碰上一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还不把自己当回事的丈夫,这辈子也就算是交代了。

那么,我们能否反过来说“女怕入错行,男怕娶错妻”呢?当然不能,因为按照传统观念,女人的位置在家庭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行不行的问题;男人娶错妻也不要紧,随便找个理由就能离婚再娶,不但不会受到指责,相反,还是有魅力的体现。女人再嫁?传统观念说的是,“从一而终”的女人最美丽!

中国是典型的男权社会,而男权社会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切制度设计都在为男人着想。儒家所谓的“男主外,女主内”观念,其实就是要把女人固定在家庭的狭小天地里。男人在外面征服世界的同时,也就拥有了权力和金钱,当然,最重要的是,牢牢地控制住了女人。

被控制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我是一家女性期刊的编辑,接触过不少遭受家庭暴力的农村女性,她们经常挨丈夫的打骂,有的甚至遭遇的是非人折磨。可是,她们却离不开打骂她们的男人。男人掌握着这个世界的一切,离开男人她们该到哪里?我常想,如果社会权力掌握在女性手中,如果社会财富由女性创造,遭受家庭暴力的或许是男人。

周筱赟先生说:“要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就必须打破男性对社会权力的垄断,让更多的女性进入社会公共领域与男性平分社会权力。如果不改变男性中心思维模式下的按性别为标准的家庭分工和社会分工,女性解放就永远只能是一句空话。”这种思想当然不是周筱赟先生的独创,事实上,早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就表达过类似观点:“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劳动中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男人的恩赐靠不住,女人要想获得幸福生活,就要走出家门,用自己的双手去赚取。因此,我们呼吁国家和社会要给女性与男子同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同等的就业权利和同等的退休权利等。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提出提案,要让国家出台鼓励“妇女回归家庭”的政策,遭到了社会各界的痛批,说女性走出家门太不容易了,让妇女回家是倒转历史车轮。我想,这些批评不无道理。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看一看《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到底写了些什么?不用一字一句地看书上的内容,一看印在封面上的广告语就能知道个大概:“女人变公主的法门”“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嫁”“怎样让男人宠爱你一生”“教你快速嫁出去”“恋爱中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总而言之,就是想法设法研究男人,继而学会如何讨好男人。

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丈夫当然很有必要,但靠一门心思研究男人来获得幸福婚姻却有点不太靠谱。就算女性真的研究透了“恋爱中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个问题,掌握了“教你快速嫁出去”的不二法门,但嫁出去之后,“怎样让男人宠爱你一生”却是一个大问题。道理不用我多说,要想得到男人的宠溺,就必须按照男人的要求去做。在我看来,这样的宠爱丧失了最基本的尊严。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虽然这本书是教女性“如何获得男人的宠爱”,却没有对女性“一旦失去男人的宠爱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进行回答。可能在作者的潜意思里,觉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个问题无需回答吧!

与“恋爱秘笈”“婚姻宝典”不同,这本书的名字叫《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把婚姻当成了女人一辈子的事,显然是封建社会要求女性“从一而终”思想的借尸还魂。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在现在这个开明的社会,只能是个笑话!在关于这本书的简介里,有人说作者陆琪是一名“怀揣女权主义的男人”,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毫无保留地剖析男人的弱点,告诉女人应该如何掌控男人,如何获得婚姻的幸福。”

按照女权主义者的观点,凡是为女性争取权利的人,无论男女,都可以称之为“女权主义者”。不过,如此为女性争权,却着实让人崩溃。

本文摘自《婚姻不是女人一辈子的事》,已获作者授权。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