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的女孩,她疯了

一只鲲 · 2018-09-29 16:4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丁家的老姑娘还挑三拣四的,小时候没人要,长大了还没人要…..”她们的话就像刀一样,一点点地在摧毁娟娟仅剩的自尊。

本图来自:dribbble.com,插画师:Liza Otchenashenko

娟娟疯了。

这个消息我是从老乡群里知道的,她从家中二楼跳下去摔断了腿,之后便精神不太正常。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没想到再次听到她的消息竟是这样。

娟娟今年25岁,生日是哪一天谁也不知道,她是在被亲生父母遗弃后,被我们村外出打工的人抱回来的。

一个单身汉,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女婴,这个消息很快在两百多人的小村庄传开了,家家户户都跑去看。我妈也去围观,后来她告诉我,娟娟是在电影院门口的纸盒里捡来的,长着疖子,看起来病恹恹的,可能是因为有什么疾病才被亲生父母遗弃。围观的人一茬接一茬,来了又走了,但没有人敢收养。

最终,一对40岁没有生育的夫妇带走了尚在襁褓中的娟娟。这对夫妇,男的经营小卖部,偶尔还挑着货去各村卖,女的则开了个小作坊,每逢过年过节,村里的豆腐都是她承包。两口子辛苦操劳,有一定的积蓄,他们带着娟娟去市里的医院医治,前前后后估计也花了不少钱,好歹娟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那时候村里的小孩多,和我同龄的有十一二个,我们会在一起玩。娟娟比我小三岁,她经常怯怯地站在旁边想要加入我们,我也想让她和我们一起玩,有小伙伴就开始笑她:“你是捡来的,你是外地的。”接着其他的小伙伴也跟着起哄,赶她走。

谁说小孩善良啊?我觉得人性本恶,特别是小孩,动物性远超人性,小孩是慢慢被环境影响、约束才变成更好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娟娟从小不被环境善待,导致了她心灵的脆弱。

想想当初的我也真是怯懦,怕其他小孩不和我玩,虽然不加入他们取笑她的队伍,但也不敢为她站队,等其他小孩都回家了,我才和她玩,我们一起在树下荡秋千,她笑得特别开心。直到她妈妈来叫她回家吃饭,她才依依不舍地和我告别。

本图来自:dribbble.com,插画师:Karo OhGraz

后来我家搬到市里,我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最后一次见面是我高中毕业回老家过暑假,她那时候初中毕业,正打算去外面打工。这几年我去外地上大学,又辗转到几个地方工作,渐渐地忘记了这个童年的小伙伴。最近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妈才和我说起她这几年的遭遇。

一开始娟娟去打工,家里是不同意的,但她执意要去,她可能是想逃离这个地方吧。而且她去的还是当年她被遗弃的城市,仅凭一个襁褓怎么可能找得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呢?

不久她的老父亲因为脑溢血过世,别人都说是她气死的,她背负着不孝的罪名回到家中照顾年迈的母亲,从此再也没有去过离家远的地方。

三年前别人给她介绍了对象,是镇上的。双方家长见了面后同意了,准备年底办酒。娟娟也住到了男方家里,不久后就怀孕了,但据说胎儿发育不太好,男方拉着她去流产,这本不是她的错,结果男方却把她赶出来家门,婚事也告吹了。

在农村,这种事情很快就被十里八乡传遍,有这样的“污点”,要想“找个好婆家”就难了,一拖再拖就过去了两三年。

前段时间,附近高姓村子的媒人过来,给她做媒,对方大她五岁,是专门帮人盖房子的。她母亲寻思着隔得也不远,有一门手艺也能保他们生活无忧,便答应可以见个面。具体不知道见面发生了什么,反正娟娟死活不同意。

一时间,她又成了农妇喝茶时候的谈资。“丁家的老姑娘还挑三拣四的,小时候没人要,长大了还没人要…..”她们的话就像刀一样,一点点地在摧毁娟娟仅剩的自尊。

前几天夜里,娟娟从自家二楼的卧室一跃而下,内心是怎么挣扎的,没有人关心,腿断了也没人在意。只是,她再次成为了村里人的“点心”,伴随着一张张嘴,被嚼了一次又一次。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一只鲲
不要以为遮住双眼、蒙住嘴巴,这个世界就与你无关,只要活着就要与命运抗争。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