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截了一条腿,换县城一套房

栀子 · 2018-09-28 15:5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婶婶16岁就来到我们村,后来到县城打工,只为把钱挣。再后来做起了传销,在坐摩的去开会的路上出了车祸,截了一条腿。获赔60万,终于住上了城里的房子。
图片来自:dribbble.com,插画师:Matt Anderson

这是发生在南方一个小山区里的故事。故事主人公是我四奶奶家的婶婶,村里人都叫她萍儿。

虽然我们是同村,但是她家在上游,我家在下游,每次回家都要从她家经过,往下坡路走,经过一片竹林,徒步30分钟才到我家。

1990年,邻居家大武在广州梅山做点小本生意,几乎都是一年才回老家一次,有时甚至是两年。在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回来一趟需要坐20几个小时火车,还要转3次客车,最后包一部摩的,绕过崎岖山路行驶1个半小时,再徒步走山路1小时才能到家。

1995年春节,大武回来的时候不仅大包小包,而且还从广州梅山带了三个女孩回来。

三个女孩都是16岁,皮肤黝黑,身形消瘦,都绑着麻花辫。听大武跟村里的老人说,她们家里兄弟姐妹多,家境贫穷,吃都没得吃,她们父母听说我们村自己种田,有很多米,所以就放心交代大武带回老家,聘金5000,给找个婆家。

这三个女孩,后面一个成了大武的老婆,一个成了四奶奶家的婶婶,一个嫁到离我家不远的隔壁村。她们的丈夫都很本分,她们完全可以填饱肚子,偶尔种种田,养养家禽。

后面听说大婶娘家人又托我大婶带了几个女孩过来,嫁到隔壁村去。

1999年,由于我们村的地理优势,政府规划建水库。大家都不愿意离开这个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经过同几番政府的交涉,村里人只要同意搬走,就能获得与县城同等产权的套房作为补偿。

那年夏天,婶婶生下一个弟弟,全家人都喜出望外,可是没几天,她们家就不开心了,原因是他们家在上游,没在水库规划用地里,没有补偿,我叔叔是独子,也就意味着我们亲戚中只有她家没搬走。

后面我们家搬到县城,我就很少回老家,一是交通不方便,二是我们祖宅也都被淹了。那几年叔叔就靠帮别人管理水电站挣点工资,婶婶就一如往常地饲养家禽,每周去县城赶集,算是维持生计吧,却也捉襟见肘。

图片来自:dribbble.com,插画师:Joymee Joselle Masiglat

他们住的土屋,还是我太爷爷手上建的,一遇到台风、暴雨就会漏水。他们俩从未想过把它翻新或重建,夫妻经常去村里的小卖铺赌钱。我爸已经说过他们很多次了,夫妻俩无动于衷。

夏天台风高发,村里山多,树也多,一次台风足以把她家肆虐得面目全非。我爸不忍心,就叫他们到我家山上砍些木材,重新翻建房子,我们家赞助点费用。自从修了房子后,欠了别人2到3万,他们夫妻就开始收敛了,渐渐地去小卖铺的次数也少了。

2007年,我侄子在县城上小学一年级,寄宿在学校里,每周回家一趟。

随着时代的变化,我们老家隔壁村很多妇女开始一个带一个地走出村里,到县城打工,我婶婶也在城关找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她却很开心,因为县城有的玩。后来她跟同村几个妇女一起合租了套房,每人租一间,她就把儿子接到出租屋。

婶婶也很会吃苦,在这家店里一干就是三年,老板逢年过节就会送她一些儿童用品。

婶婶上班的地方离我家不远,有时会到我家坐坐,那会听她说,她要换了工作,要到市区上班,我很惊诧。通过她的着装和谈吐,我发现她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半年后,我家的一个亲戚跟我说:“她做传销了,拉人头挣钱。老家整个村的妇女都被她拉出来做传销,每天都要开小会,教她们怎么打扮,怎么说话,怎么拉别人。”

知道这件事后,我爸劝她不要做非法的事情,她也不听,还是坚持自己的态度,我爸找到叔叔,叔叔也只是表面应和,背地里还是支持她从事非法活动。

她曾经每个月给叔叔1000块,经常包着摩的城里和老家之间来回跑,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挣到钱,然而叔叔满足了,在他看来只要能挣钱就可以,又不是给他丢脸的工作,多少人苦劝无果。

2010年的一天下午,爸爸接到叔叔电话,说婶婶出车祸了,现在120送她去市区医院,人没事,脚有事,可能需要截肢。

我们瞬间懵了,赶紧全家包车到市区医院, 我们全家包车到市区医院,经了解得知,那天她约好村里几个妇女,打摩的到市区开会,在郊区一个拐弯处,摩的与一辆客车摩擦,摩的倒地,她被甩出来,一只脚被客车碾压,血流不止,人都快晕过去了。

很快医生告诉我们,由于失血过多,碾压力度大,客车行驶速度快,骨头都碎了,恐难治好,唯有截肢,不然怕感染全身。

只见叔叔颤颤巍巍扶着笔,在手术室门口签了同意书。

几个小时后,婶婶被转到病房,她还在昏迷中,脸色发白。后来醒了,发现自己脚没了一只,接受不了,情绪爆发,要寻死觅活的。我们全家好说歹说才把她劝平静,躺在床上默默流泪。

图片来自:dribbble.com,插画师:Razvan Vezeteu

一周后叔叔拿着各种报告,为了能拿到更多赔偿金,争取到更高等级的伤残鉴定,叔叔没少托人办理业务,各种手续准备齐全,叔叔就去市区法院起诉肇事方。

最后法院判决肇事方承担主要责任,以及出于人道主义,一共赔了婶婶60万。

叔叔回来畅怀大笑,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说:“这段时间没白忙活,本来预计只能赔30到40万,没想到经过自己这么一‘包装’,竟然有60万。”

婶婶出院后,异常冷静地给自己安了一只假脚和一把拐杖。他们花了40万在县城买了一套3居室,供儿子读书用,现在他们都搬到县里住,有时看见婶婶在自家楼下拄着拐杖有说有笑。看来,少了一只脚的婶婶过得比以前更“舒坦”了,现在老家是极少回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栀子
80后宅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