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厂为扣工资把人变派遣工,我这样一路讨回工钱

侯国安 · 2018-10-10 16:1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相信有很多工友也遇到劳动关系被转移、辞工拿不到工资等问题,可能因为缺少证据或仲裁、诉讼时间成本高而放弃被克扣的辛苦钱。我建议工友遇到类似的问题,不妨参考我上面的办法试一试吧。


插画师:阿狸博士

我舅舅和舅母出门少,也没有文化,所以不好找工作。今年37日,我带他们来到了东莞,给他们找一家电子厂的工作。

舅母身体不好,她被分配到开机的岗位,每天十二个小时坐在脚尖点不着地的高凳子上,大腿小腿都肿了起来,走路都是一拐一瘸。我劝舅舅和舅母别做了,重新找其他能活动点的工作。可是舅母却说:“没事,咱们打工的做哪行都一样,让我再做一段时间看看。”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舅舅打电话给我,说:“厂里一百来号人,一个老员工都没有,那些当头的(管理员)也欺负人得很。做不好被骂,做好也一样被骂,动不动就叫滚,听说被开除的不结工资,不知道这个厂是不是黑厂。班是天天都上了,还不知道后面的工资稳不稳呢,我都有点担心。”

舅舅的担心很快变成了现实。322日,舅舅打电话告诉我,外公病情严重,他们已经辞工了,准备回家,可是工资还没有拿。第二天早上,他们把行李带到我住的地方,说要回厂里拿工资。

晚上我下班回去,舅舅说经理不在,两个人的工资都是打到账上,一共只有2000元,还有2300多,厂里答应到下个月15日支付。

舅舅和舅母着急回家,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东莞了。他们和厂里的关系证明只有舅舅一个人的一张工资条,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从工资条上看到“急辞扣50个小时”,还有“卓辉派遣工”的字样,心想这个工厂一定有鬼。工厂同意员工提出立即解除劳动关系,那就是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凭什么扣50个小时的工时?另外,是我亲自带着舅舅和舅母到工厂人事部填写入职表,怎么他们又变成了派遣工?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了帮他们讨工钱的心理准备。


插画师:阿狸博士

果然这家工厂真是无赖。415日,工厂答应给工资的时间已经过去,舅舅给厂里打电话,厂里却说他们是派遣工,并让他们联系一个派遣公司的人。而派遣公司的人却说,他们两个人共工作331.5小时,急辞扣去50个小时,做不满一个月,只能给10元一个小时的工资,扣去水电、管理费等,应该支付的工资只剩下205元了。

舅舅把情况告诉了我,我对工厂私下将舅舅和舅母的劳动关系转移给派遣公司的事很愤怒,我联系这家工厂,因为是下班时间,厂里的前台电话无人接听。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工厂其他联系方式了。我计划先通过东莞市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来了解这家工厂情况,看看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这时,我在企业信用公示系统里正好找到了工厂注册留的手机号码。我给工厂打电话,电话一接通,我就先用温和友善的语气来确认对方是不是厂里的人,是厂里的什么人。原来接电话的是老板娘,她开始说话也非常礼貌,然而,当我说起工厂拖欠我舅舅和舅母工资时,老板娘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我还是想把事情说清楚,所以我又拨打了一次电话,可是我的手机号被拉进黑名单了,一直打不通。这让我更加愤怒,我实在无法接受工厂这样对待工人。

直到夜深人静,我依然无法入睡,我在想,电话打不通了,还可以发短信。我通宵给工厂老板写了一封信,首先表达对企业的友好看法,再讲清楚舅舅和舅母的情况,顺便也附带了一些我自认为可以参照的法律条文和几句气话,以短信形式发送到刚刚拨打的手机号上,可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既然对方不回短信,我就又通过手机号码查找到微信和QQ,通过网名判断,应该都是老板娘的,于是我还想尝试加微信和QQ来与工厂沟通,最后以被拒绝添加好友告终。

后来我又打工厂前台电话,前台文员开始说我舅舅和舅母是派遣工,后来说不出为什么他们变成派遣工了,就说再帮我找找档案,等确定好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耐心地等呀等,可是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没有人给我一个电话,也没有人给我发一条短信。


插画师:苏丹

我又打电话去,文员口口声声说舅舅和舅母是派遣公司带来的人,钱已经给到派遣公司去了,让我找派遣公司要,同时厂里的总监也是这么说。当我问到为什么人进厂之后变成了派遣工,他们也说不清,就一句话:“是派遣公司带进来的。”

到后来,工厂前台文员一听到是我的声音就挂电话,想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此时我觉得自己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工厂一直耍赖下去,我也没有太多办法,我应该借助一切有可能帮到我讨到工钱的力量

我想到的第一个可以求助的对象,就是工厂的客户。我准备向客户投诉,让客户一起来监督工厂的违法行为。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因为工厂生产的不是品牌产品,所以网上基本找不到相关客户的信息。

我又通过网上查找,看看这个工厂参加过哪些大型活动,向活动主办方投诉。最后找到了几个工厂参加过的大型活动的主办方,我一个一个地拨打电话,对方的回复雷同,大致都是:他们与这个工厂只是合作,不是总分公司关系,管不了。

我接着找,接着找,找到了工厂所在科技园的负责人的电话,我跟他说明了情况,请求他帮帮忙。他表示确实有点权力管这个工厂,但不能做出强制性的要求,先帮我了解情况,尽量帮忙调解一下,最后是没有回音。

我拨打了12345市民热线和12333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热线,工作人员建议我到所在镇区劳动行政部门现场投诉,他们不能做具体处理。

我又到当地人力资源局投诉,工作人员告诉我,要么就是我舅舅与舅母亲自过来投诉,要么就是他们委托亲属来投诉,如果投诉后调解不了,就去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我是亲戚,但不是直系亲属,即便调解,也要派出所出证明书,证明我和我舅舅、舅母是亲戚关系。至于仲裁,我是肯定不能代理的。

为了两千块的工资,要舅舅和舅母从亲自老家过来一趟,并且还不是马上就能处理好,如果是仲裁就更是有得等了,成本太高不划算,这个办法是不在考虑范围内的。但是这辛苦钱怎么才能要到?找谁来做委托人?


插画师:左丘

我回来查了一些法律条文,看到《工会法》、《广东省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条例》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工会是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代表职工的利益,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工会可以对用人单位违反劳动法律法规的行为调查、监督、提出建议,单位不改正的,工会可以向政府部门提请处理,职工申请仲裁或诉讼,工会还要给予支持。

我看到了这些法律,决定向工会反映我舅舅和舅妈的问题,并把这件事委托工会处理。

我拨打了镇总工会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姑娘,我事情还没说完,她就叫我去找人力资源局。我截断她的话头,说我已经找过人力资源局,也说了委托人的事情,想委托工会出面与工厂谈判,接电话的姑娘一口一个“不行”。

我就问她:工会是做什么的?我怀疑那姑娘是个实习生,她说工会是给环卫工人发饮料的。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让她再告诉我一次工会的职责,并就电话录音征求她的同意。她说电话可能说不清,就让我去工会办公室面谈。

工会办公室挺凉快的,有空调吹。工会的同志让我填写接访表,我把舅舅和舅母的事情经过详细写完,并提出两点:1.请求工会进入工厂调查舅舅和舅母的劳动关系,监督工厂支付工资;2.请求工会向政府有关行政部门投诉工厂的违法行为,并依法处理。

这次效率还挺高的,第二天早上工会的人就去了工厂,并通知我去工厂里调解。

我看到舅舅和舅妈的入职表,被工厂手写加上了“壹通派遣”几个字。我这才知道,原来入职后,工厂在入职表上手写几个字,你就变派遣工了。这个工厂实在可恶又可笑。

工会的同志只说了两句话,工厂立马答应在三天之内将工资支付到账。我担心工厂耍赖,让工厂立字为据,工厂高管却说:“政府的人都在场了,你还怕什么?”

我懵了:工会是政府的?

这次我求助了很多方面的力量,最后成功帮舅舅和舅母讨到了工钱,可惜一直没有见到工厂说的派遣公司是啥样。

我相信有很多工友也遇到劳动关系被转移、辞工拿不到工资等问题,可能因为缺少证据或仲裁、诉讼时间成本高而放弃被克扣的辛苦钱。我建议工友遇到类似的问题,不妨参考我上面的办法试一试吧。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侯国安
城市里的一线打工者,奶爸。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