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盲人按摩”,视障女性还有什么出路?

泽宇 · 2018-10-15 20:4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节”。提到视障人士就业的问题,很多人可能会马上联想到“盲人按摩”,但按摩师——尤其是女性按摩师——面临的困境却鲜少受到关注。同为视障人士的本文作者追踪了几位视障女性的生命历程,尝试探讨:是什么让她们留在按摩行业,又是什么让她们选择离开?离开之后,她们的出路又在何方?


《推拿》剧照

女性按摩师的艰难抉择

作为一名几乎没有接受义务教育的盲人女性,娟娟现在转让掉自己的按摩店,来到城里尝试自由职业,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之前她在佛山、云浮、深圳、广州几座城市做按摩打工,也曾在广州市区某小区的住宅底商经营自己的小按摩店,可是她觉得自己可以实现更多的价值,不应该只有做按摩才能养活自己。

娟娟在粤西山区长大,那个地方没有幼儿园,也没什么学前班,孩子们到了合适的年龄就去上小学一年级。她7岁的时候,上3年级的哥哥带她去学校试着上课,老师对娟娟说:“你看不到上课,没办法,在一边听是可以的。”于是娟娟就开始跟着哥哥旁听三年级的课程,她没上过一、二年级,在课堂上听得一头雾水,学不到有用的东西,上课的老师也不搭理她。

天气好的时候,娟娟就跟哥哥去学校听课,天气不好不方便出门,她就不跟去——所有人都觉得她上不上学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就这样糊里糊涂过了一年左右,后来由于村里学生太少了,学校合并到了更远的地方,娟娟再也没跟着哥哥去上学。

“在几年的时候,家里有了电视机,那时候我就听着电视节目学普通话。平时也不知道做什么,现在想起来,那时候都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娟娟瘪着嘴说,“那时候在家里就是养鸡、养猪,偶尔和年纪小一点又没上学的同村小孩去山上玩草,或者逗逗小孩子,有时候他们也不带我,让我自己上山,看我摔跤。”娟娟说着,忍不住笑起来。她觉得那时候就是靠这些来打发时间,不然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做什么。

一说起工作,娟娟眉梢眼角都垮了下来:“我知道自己不喜欢做按摩,可是选择其他职业,又没有那些能力。我想去学什么都很难,没有知识基础。


纪录片《盲人不按摩》剧照。由于针对残障人士保障性政策的缺乏,“盲”带来的不便仅仅被看做个人缺陷所导致。

娟娟的成长经历,是中国大多数视障女性人生的缩影。

对于同时身为“女性”和“残疾人”的孩子,很多家长会忽视她们接受教育的价值,而普通教育单位又普遍“不欢迎盲人入学”。在重重阻碍下,视障女性想要学习更多技能和知识,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机会成本都是翻倍的。

既然转行这么不容易,做按摩或者自己开店不是很好吗?娟娟为什么还要把店转让掉?

娟娟说:“我清楚自己不甘心只做按摩,做按摩的劳累,不自由,生活质量差,遭遇的性骚扰……都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所以我要逼自己一下,脱离这种生活方式。现在不用每天呆在按摩店,我就可以抽出时间出来慢慢探索,增加对社会的认识,就是收入来源不稳定,不知道能像这样持续多久……”

“盲人”能否“不按摩”?

2008年,阿贤的家人从街道那得知,盲人可以去学习按摩,去按摩店工作,自力更生。

“我去了残联培训,才知道他们是通过残疾人信息库找到我的。他们说因为我办了残疾证,资料才会入档,他们招收学生都是在信息系统里筛选出来的,找到年龄适合的残疾人,就联系当地街道去通知。如果我没办残疾证,残联就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个人,我们更不知道残联有什么用。”今年28岁的阿贤说起踏上按摩之路的经历时,显露出一丝庆幸。

089月,在家待了18年的阿贤进入了当地残联学习按摩,在这里,她第一次接触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视障人士。“去之前我还不知道按摩是什么,很多人会以为就是发廊里那些揉背的,其实按摩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最开始学习中医基础理论,要记住经络和穴位,我们没上过学的,只能死记硬背下来……”

经过两个月的学习,阿贤结业后通过师兄的介绍,进入了市区一家新开的按摩店工作。

“有一次,那客人总伸手来碰我的大腿,就算我往后躲了一大步,他的手还是跟过来碰我。我警告过很多次了,实在是很生气,在闪避的时候就假装手不稳,把活络油往他敏感部位倒下去……我怕得要死,也不管他说什么,嘴里就拼命说‘到时间了、下钟、下钟’,自顾自跑去找前台了。其实还是有点担心自己太过分了,他要是闹起来,我和老板都没办法收场,我可能还会被开除。过后我去问前台,前台说那个客人乖乖交了钱,也没说什么就走了。”阿贤说起自己做按摩时的某次遭遇,神色愤懑。

相似的遭遇,不仅在阿贤身上发生,也在其他女性按摩师身上发生着。“有的老板是不管的,我的一个闺蜜在其他按摩店工作,遇到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老板都说让她们自己处理,老板不会去得罪客人,特别不负责任。”

除了动手动脚的男顾客,还有故意挑剔、来发泄情绪的女顾客,以及其他形形色色难缠的顾客。很多这类客人都是生活不顺遂,只能找更弱势的人来欺压和发泄,或是占点便宜,此时视障女性成为了“最佳”的压迫对象。


纪录片《盲人不按摩》剧照

被问及按摩行业从业者遭受性骚扰的普遍性,阿贤没办法给出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发生这种事情一般女孩子不敢说的,我们这个圈子比较小,有一点事就能传到满城皆知,说出来了可能会被人骂‘骚浪贱’的,只能怪自己倒霉。

阿贤理想中的生活很简单:“无非找个中意的人结婚,一起开个自己的按摩店。不过现在自己开店生意也不好做,最好还是能学习点别的技能,从事按摩以外的其他行业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了。”

踏上社会的视障人士,尤其是视障女性,大多数只能选择从事按摩行业。按摩的职业技能对视觉能力要求不高——中医按摩基础能力培训快则半个月就能结业,加上国家又把按摩作为视障者“唯一”的职业大力扶持,各地残联举办的免费培训就只有按摩,视障女性学习其他职业技能的机会并不多。

很多从事盲人按摩的女技师表示:“物质和精神方面都得不到价值感,收入和劳动经常不成正比,从老板和顾客那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可对于大多数盲人按摩师来说,放弃按摩工作,就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只能在这个行业里继续消耗。 

探索视障女性的更多出路

目前,少部分视障女性能够在适龄阶段进入到国内为数不多的特殊教育学校就读,主要学习盲文、按摩和文化课程。根据学校条件,也有一些特教会开设计算机、音乐、体育等“次要”课程,但一般不会作为盲生主要的修习科目。

从特教学校毕业的视障女性,大多数选择了进入社会从事按摩工作,少数会从事艺术表演,或成为残疾人职业运动员。而继续学业的视障女性大多数会首选考入我国仅有的四所面向盲人单考单招的高等学校,分别是长春大学、滨州医学院、南京盲人学校、北京联合大学。(注:目前面向视障人单考单招的学校中,仅有这四所学校可颁发本科学士学位。)

以上四所学校中,仅有长春大学开设了面向视障学生的音乐表演专业,北京联合大学开设了钢琴调率专业,其余都只有针灸推拿专业。而部分地区的职高(特教)也开设有面向盲人的针灸推拿专科。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视障人士,有一部分人毕业后进入了非按摩领域。例如:外语翻译、心理咨询、钢琴调率、速录、客服坐席、特殊教育、NGO、网店经营、品牌公关等。这其中也包括后天失明的视障人士。

由于视力障碍的程度可能在一个人身上是不断转变的过程,因此,后天失明或视力逐渐减退的视障人,经过心理调整重新适应生活后,失明前习得的能力,在视障状态下仍会起到重要作用,另他们更轻松地认知新事物。


纪录片《盲人不按摩》剧照

而相比之下,先天失明,且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视障女性,依然被迫处于弱势地位

如果是一直呆在家里的视障女性,想要开始独立生活,往往会受到来自家人的反对,父母乃至周边亲属的落后观念会形成压迫,致使视障女性恐惧改变,无法正确认识培养锻炼自身独立能力的重要性。其次,没有经济独立能力,也致使她们无法承担自己独立学习和生活的负担,往往只能屈从家人的安排,没机会开始自主生活。

长期置身于缺少支持的环境,导致部分视障女性缺乏必要技能及生活经验,进而难以在遭遇不公时维护权益,改善自身处境——这成了一个死循环。

相关政策急需完善 

《中国残障妇女发展困境、利益需求与对策研究》指出,“市场、社会文化、制度等多重因素导致残障妇女发展出现瓶颈”

具体表现为:

“以残障妇女就业为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市场经济难以真正兼顾公平和效益,从而使残障妇女发展处于不利地位。

“改革开放前,残障人和妇女的就业成本主要由政府承担,就业障碍较少。进入市场经济后,在效益优先的引导下,企业难以处理好“利益最大化”和企业的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甚至以歧视弱势群体、忽视他们的就业权利为代价,追求利润最大化

传统社会文化中对残障人和妇女的双重歧视加剧了残障妇女的困境。现实中对残障人就业的安排多出于同情和照顾,而不是把残障人看成与健全人一样有尊严和权利的人;把残障妇女看作弱势中的弱势,按照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和思维方式,把家庭照顾责任过多地落在残障妇女身上,使残障妇女在劳动力市场上面临比残障男性和非残障妇女更大的挑战。

现有残障人就业政策力度不足以抵消残障就业歧视的后果,集中表现为按比例就业政策执行不力。残障人社会保障政策与残障人就业政策相互抑制,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残障妇女的就业意愿,使得一部分残障妇女宁可维持现状也不愿就业。”


认为视障人士“十分适宜”从事按摩工作,背后的思路还是把残障人士视作问题本身,仅仅“照顾性”地安排工作,而没有做到满足他们作为社会成员的基本需要。

为支持视障女性增加就业机会,提升社会地位,我们建议完善以下政策:

1、加大对视障人士就业议题的投入,研究和开发新的就业岗位、新的能力拓展机会,尤其以不曾受教育且生活在农村的视障女性为重点;

2、面向民间组织开放“残保金”的使用申请,支持社会专业人士针对视障人就业现状的研发和探索;

3、取消从事教育行业中《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中的“视力健康合格标准”限制;

4、取消《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中关于“视力健康合格标准”的限制;

5、加强媒体行业对残障人的客观宣传,严格杜绝妖魔化、夸张话描述。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泽宇
青年视障者,摆脱推拿行业的失业人士。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