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打工体验:流水线中的人间失格

万里 · 2018-10-25 16:52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工人们进进出出,不断更替。他们大多从一个厂去往另一个厂,从一个城市流往另一个城市。城市没有给予他们任何归属,工厂没有许与他们一个想要的未来。

插画师:苏丹

今年暑假,我在广州的洋洋厂(化名)工作了四天。

短暂的工厂体验生活结束了,而工厂的工人还在继续忙碌着。在工厂,昨天、今天、明天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工人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工作,面对着同样的产品,日子被刻画成单调的三点一线——车间、食堂、出租房。

我问同一条拉的阿莉,从早到晚重复同样的工作会不会觉得枯燥,她笑着摇了摇头:“不会呀,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这几个字似乎是这里的工人最常说的话,这里面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辛酸。

其实,从进工厂的那一刻起,工人就失去了自由的意志。入职当天,人资部先是让我们签了将近十份的协议,包括劳动合同、职业危险因素知情书、工作安全操作承诺书等等。工厂不会向我们解释每份协议上的内容意味着什么,签署后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只是不停地让我们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再不停地按压手印。工人们也不会过问上面的具体内容,但是他们其实也清楚这就是一份“卖身契”,工厂让我们签这么多协议的目的,也是为了尽可能地规避自己的责任。

员工入职培训结束后,负责人会把我们这些人分配到不同的车间、不同的产线。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可以去哪里,负责人念到谁的名字,谁就得和班长去相应的车间。直到此刻,你才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工种,而不管你满意或不满意,你都得留在这里,听从班长的安排。


插画师:苏丹

而在加班问题上,工人也是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的。虽然《劳动法》规定,每月加班累计不得超过36小时,但是工厂里的加班时间一直高达每月80小时。如果有检查的人员来询问工厂里是否存在超时加班的情况,工人还被要求不得泄露这一情况。

而对工人来说,超时工作也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每个月2000出头的底薪,让他们不得不努力通过加班提高自己的薪水。虽然超时加班违反了《劳动法》,但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妥协,不得不选择在加班这个问题上和工厂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工厂培训的时候,负责人强调说这里是人性化管理。比如上厕所不需要离岗证,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去厕所;工作的时候手机不用上缴,可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但是,对于流水线的工人来说,即使不用离岗证,他们每次上厕所也必须十分迅速,否则等回来时又积了一堆货物。工人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只能尽可能少喝水。

另外,上班时间是不能闲聊的。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在安静地做着自己手头的事情,面对着那个小小的零部件,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每天就这样重复成千上万次。你不需要知道这个零件的用途,也不需要知道它将流向何方,最终会卖给谁。工厂需要的不是有好奇心的员工,而是听话、顺从的员工。工作得久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失去了神采,目光空洞。我们不需要进行任何的思考,每个人都已经物化为一个空洞的机器。

工厂把每个产品都拆解成无数个小的零部件,再细分成若干个细小的工序。每个人负责一道简单的工序。工人的工作简单易学,不需要任何的专业知识和技术。每个人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螺丝钉,你可以轻易地被任何人取代。因此,在这里工作很难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插画师:古宜弦

在这个崇尚个体化、个性化的时代,工厂却通过它的条条框框极力磨平你的棱角。譬如,工厂要求标准的作业姿势,每个人必须看起来整齐划一。如果你的作业姿势和别人不一样,或者你的速度比别人慢,都是不被接纳的。在这里,每个人都穿着同样的衣服,戴着同样的帽子,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乃至过着差不多的人生。这个城市越来越好,但是工人在工厂压抑的氛围却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曙光在何方。这个城市发展的脚步越来越快,工人只能跟着机器越转越快,工厂不会给予他们喘息的时间。

工厂的机器昼夜不停。白班工人一下班,就会有夜班工人进来继续工作。正值夏日,工厂的电压常常不堪重负,电路几次跳闸。但即便机器停了,工人也不能停下来休息。他们或是去打扫卫生,或是去其他工位上帮忙。只要还是上班时间,他们就必须保持忙碌。

在我离职当天,又有一批新的工人进厂。工人们进进出出,不断更替。他们大多从一个厂去往另一个厂,从一个城市流往另一个城市。城市没有给予他们任何归属,工厂没有许与他们一个想要的未来。

由于洋洋厂现在不招暑假工,所以我是以一个正式工的身份进到工厂的。为了和工人更好地打成一片,我没有说出自己现在的学生身份,而是“扮演”一个刚刚高中毕业,进厂工作的女工。一直到要离职的那天,我才和其他人说明了我的身份。但是,我觉得我和工人的隔阂始终是存在的。从我戴着的眼镜以及比较斯文的做事风格中,工人们总会看出端倪,然后问我:你是学生吗?所以我也在想,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应该坦诚自己的学生身份。

因此,作为一个去到工厂的访谈者和观察者,到底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身份才更有利于获得工人的信任,从而使访谈的过程更为顺畅?我们应该真实地表露自己的体验者身份,还是需要有所保留?这可能是我们要一直思考的问题。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万里
95后,福建人,社工研究生一枚。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