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女性,我不得不逃离工厂

七令媛 · 2018-11-01 18:1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只要男女不平等的现象还存在,女性遭遇性骚扰的现象也不会消失。一代人离开工厂,很快又有新的一代人来接替,即使我离开了,还是会有别的女性取代我的位置,在工作岗位上忍受这些吧。


插画师:左丘

我是一名从农村到城市务工的女工,从十几岁拼博到今年,已经26岁了。我断断续续在几家工厂工作过,对每个地方其实都没多大感觉,工厂对我来说就是赚钱的地方,认识的人大多和我一样,彼此也没有什么深交,离开工厂之后再见面,连名字也想不起来。我再换一家工厂,也就是换了个环境,并没有什么特别留恋的。

此时我刚离职不久。我待的上一家工厂打出名号“世界五百强”,实行军事化管理,但又没有军事化的组织。厂里的人拉帮结派,连一个小小的线长都能辱骂底下的员工,骂得你一无是处,更别提“上面”的人了,你被骂了还得舔着脸说“好的”。能坚持下来的工人要么是年龄偏大,要么是最小的,要么就是拍领导马屁想往上爬的,或者胆小怕事又特缺钱的。

跟我同批被分到产线上的有五个人,四个是男生,只有我一个女生。线长来领人,说:“怎么又是男的这么多,女的只有一个?况且招也不招好看点的。那谁,你们跟着我走!我就是你们的大线长。”

大线长带我们到产线上。女生一般安排在重量轻,但工序很繁琐的岗位上,比如电脑操作机台,或者给手机壳贴标签等。我被安排在新产品测试组里,也是电脑操作机台的那种。一个车间男生和女生的比例是七比三,不知道女生为什么这么少。


线上有个女副线,三十多岁的年纪。她很奇怪,男同事找她请假,她都很愉快地答应,而女生请假,她都要多问几句:“要干嘛去?”“为什么请假?”各种推脱阻挠,好似不想你请假似的。我也碰到过,当时一脸懵,心想我得罪过她?还是说话不够讨好她?

女生在车间大都遭受过性骚扰,我也不例外。线上有个男生叫小胖,话又多,又爱调戏女生,没事动手动脚的,特别讨厌。我跟他岗位左右相邻,他就天天在我旁边说:“今天胸怎么变大了?”“你今天穿裙子,我就想蹲桌子底下看看。”或者借机拍下我的头,搭搭肩膀。每天我不想上班的第一个理由就是有他在。而且线上的男同事们乐于见到这种情况,我越反抗,他们就越开心。

线长觉得这是工厂正常现象,平时是不管不顾的,管你们怎么闹,别影响他的产量和绩效就行。而且线长对于他“看上眼”的姑娘也是如此。我忍了小胖两个多月,后来其他的线缺人,线长把我调过去那天,我不知道有多开心,终于可以摆脱困境了。

其他线缺人也是有原因的,旺季产量高,活更累,线长管得更严。感觉到哪都不好干。但想想下个月的生活费和家里年迈的爸妈,还是得咬牙坚持。

新的产线上有工程师负责产品的调试运转,那一天,新来了一批料,按规定是要先检测的。工程师安排4个人给我,让我带人去其他线借机台测试。

我以为会很容易。产品带过去首先要开单,填名字和工号,其余4人觉得我是带队的,应该都由我签字。我很生气:“是不是我不在你们产品都不知道怎们带了,也都不会签,你们这么怕事的吗?”队员没说话,一脸不服的样子。

其中有个男生说:“你长得又不漂亮,凭什么听你的。”“那谁漂亮你找谁去啊!”他马上笑嘻嘻地说“开玩笑啦”。难道男人对于一个女人能力的评价是靠长相的吗?


本身工作都不难,难的是你做事时,总有那么几个小人跳出来膈应你。下产线借机台也是,里面清一色男生,要跟他们说好话,他们还目光不善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感觉借机台像是在求他们一样。我有点懂工程师为什么让我来了。

日子重复以往,我心力交瘁,终于是辞职了。

离职后,我没有立马去找工作,而是休息了三个月,想了很多,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如果想逃离工厂,就趁早离开,不然等到三四十岁的时候,一生也就看到头了吧?年轻有多种可能,我不需要执于一种可能。

但同时我也忍不住想,只要男女不平等的现象还存在,女性遭遇性骚扰的现象就不会消失。一代人离开工厂,很快又有新的一代人来接替,即使我离开了,还是会有别的女性取代我的位置,在工作岗位上忍受这些吧。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七令媛
潮汕人,在重男轻女背景下长大,打工多年后,准备换一种活法。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