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进工厂,我就看到了社会的残酷

醉清风 · 2018-11-06 16:3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拿着工友们的水壶,它们叮叮当当地碰撞着,在我听来分外悦耳,对我来说那是自由的声音。”


插画师:补药脸

虽已是立秋过后,一场大雨还是没有带走暑热。在闷热的午后,我恍惚间想到了十年前在工厂打暑假工的那段时光。

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宽裕,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打工,做餐饮店传菜员、书店整理员、服装店售货员,等等。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去工厂上班的那段经历。

“工厂招工月薪1800保底,多劳多得……”在电线杆上,我看到了这则招工启事。我之前做的几份工,工资不过1200左右,对我而言,这份招聘启事还是有点诱惑力的。于是我便叫上了我的一个同学,打算去试试。

工厂在郊区。我们在门口集合,大门的铁锈已经侵蚀了原本的暗红色油漆。跟随一个穿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我们到了食堂。随后,另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女人进来,说要面试。

一起来的人中,有十二三个都是女孩,面试的女人让我们站成一排,伸出手给她看,这就算通过了第一道“健康体检”。

那个穿蓝色衣服的男人一脸诚恳地问“你们有没有是要打暑假工的?可以站出来登记一下,方便安排工作和结工资。”

我的同学和其他两个看起来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女孩站了出去。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站出去的时候,那个男人说“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们不招暑假工。”而我因为对招工启事上写的“招长期工”有印象,犹豫了几秒,逃过一劫。

第一次进工厂,我就看到了社会的残酷。


接着我们就在食堂的桌椅上填表,交200块钱服装押金,再试工一天,就算是正式入职了。

工厂包住宿,也有食堂。在食堂吃饭,补贴部分餐费,一餐两元,也可以选择在外面吃。第二天,我就带着简单的行李住到了工厂。

和我一起同住的有八个人,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间,比高中宿舍还要拥挤。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放下行李后,就开始接受分配工作。

这是一家电子厂,制作机顶盒之类的产品,我们在大大小小的车间穿行,有些车间机器轰鸣,有些车间叮叮当当,现场的工人都在忙着做手中的工作,我们经过时,他们头也不抬。最后,我们被分配到贴标签的流水线上。

工作内容并不复杂,只需将产品说明、注意事项的标签贴在侧边,再把另一个类似合格证的标签贴在正面。工作期间我们必须是站着,产品通过前面车间的质检后就会被放上传送带,只要传送带不停,我们就得跟着盒子来回走、一直贴。

一天的工作从早上七点半开始。首先是集合,领导训训话,然后车间主管带着我们往各个车间走。八点开始上班,到十二点下班,中间休息一个半小时。午餐我一般是在食堂解决。

不过,食堂的饭菜比起我们学校的饭菜差远了。海带、腐竹、南瓜、葫芦瓜、空心菜、胡萝卜、土豆丝、豆芽,这几个菜是最常见的,一般也就在这些素菜中加一点肉丝,五花肉炒辣椒一周才有那么一两次,去得晚就只剩下些残羹冷炙。

吃完饭后休息的时间非常有限,下午六点下班后也是休息一个半小时。接着就是加班,直到晚上九点半。我下班已经是一身臭汗,再排队洗头洗澡,躺下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一二点。


加班虽辛苦,但是加班工资会比平时高出一倍甚至更多,很多人都自愿加班。有些车间是计件算工资,我们下班路过时经常看到有几个年纪大点的女工还在加班。有时候我们会和她们打招呼,她们便边忙着手边的活儿边说“还差几件就完成了,待会儿去打卡还不用排队。”

下班后,年轻人会去工厂后面的夜宵店里点上一盘炒粉,两瓶啤酒,算是夏天闷热的夜里最大的消遣了。

一周有一天休息,通常在周日。褪去每日穿着的深蓝色工作服后,工人们也非常时尚。女孩们化着妆,三三两两去逛街。男孩则更喜欢去网吧,在游戏中体验难得的痛快。有时他们也相约去附近的溜冰场玩,这可是平日里互有情愫的男孩女孩肢体接触的绝佳机会。休息过后,大家又要投入紧张、机械的流水线。

由于要站着上班,起初几天我腰酸背痛,闷热的厂房里只有破旧的风扇在呼呼响着。虽然我们车间是计时的,但也完全没有偷懒的机会。管我们的应该是叫拉长吧,他一言不合就飚脏话,让我们快点干活,甚至上厕所也规定次数和时间。我上班期间最大的放松就是去帮工友们打水了。

工厂提供锅炉烧开的免费开水,不过只有几个点供应,一般都需要穿过两、三个车间去打水。那时候戴着眼镜的我看起来文文弱弱,工友们非常照顾我,便把打水的活儿交给我。我们流水线上有五个人,每天打水四次,每次差不多需要七八分钟。我拿着工友们的水壶,它们叮叮当当地碰撞着,在我听来分外悦耳,对我来说那是自由的声音。


其实,我也担心打暑假工会被发现而拿不到工资,所以上了几天班,与工友们熟络起来后,我就偷偷地向一位比我大一点的姐姐询问。她告诉我,做满两个月是可以辞职的,并给我建议“你要假装是家里有急事,让他们少扣一点钱。”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在临近开学的前两天,我提出了辞职。辞职过程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不过我终究还是被扣了钱。

首先是200块的服装押金,我把衣服交上去后,他们竟然说“你的服装是按你的尺码订做的,别人怎么穿?”明显就是抵赖,我的厂服一看就是之前别人穿过的,想必这一招也让他们剥削了不少人。

其次,因为我第二个月没上满,还被扣了100块的“全勤奖”。之前厂方根本没说有全勤奖,但问题是合同都没有,也只能让他们随便定规则了。

他们用一个黄色信封把工资交给了我。我走出去的时候,遇到了带我们进来的那个中年男人,他带着另一批人走过暗红色的大门。我沉默地看着她们,她们微笑地看着我。从此刻开始,我们都要经历另一段人生旅途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醉清风
喜物而不溺于物,钟情而不陷于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