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关上我的门,他觉得没有必要再给我开扇窗了

漠然 · 2018-11-09 18:1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在别人看来,这是多么老土的衣服啊,我却仍会像过年一样开心地乱蹦。

本文图片来自:dribbble.com,画家:Ksenia Shokorova

我奶奶偏心我爸,我妈偏心我弟,而我就是他们偏心的见证人。他们生气的时候骂我:自私自利,撒谎。有时候,他们会给一些大道理,但这并不是真的关心我。

我害怕哪天他们开心了,偶尔一句问候就会让我很感动,让我丢盔弃甲,带了好久的扑克脸会被他们摘下。

总之,我的悲剧来自于家庭。

从小家里就穷,爸妈出去挣一年的钱,只够给我过年买一身衣服的,可能他们在外面更拮据。从小就特别喜欢过年,我迫切地想穿上属于自己新衣服,我不想总是穿邻居大姐姐的衣服。

偶尔奶奶去街上赶个集会,扯几块布,布上带有花花草草的图案,给我做衣服。在别人看来,这是多么老土的衣服啊,我却仍会像过年一样开心地乱蹦。

所以,哪怕奶奶打我打得再狠,我还是比喜欢我爸妈更喜欢奶奶。奶奶白天要去地里干活,有时候,我也会跟着奶奶去地里干活。

那个时候,我们家没有彩电,只有一台带有雪花点的小黑白,我去找小朋友家看彩色电视。我的小朋友在吃香蕉,我家里的条件是不允许给我买任何水果和零嘴的。

我眼巴巴地看着她吃,真的不夸张,我从来没有吃过香蕉,什么味道也不知道,单从她咬香蕉的程度上感知它是软软的。我的小伙伴吃完之后,她把香蕉皮扔在了院子里,进屋了。我并没有跟她一道进去,在她家呆的时间长了,她爷会凶我的。

我看四处没人,就捡起香蕉皮出去了,用牙剐着香蕉皮里面的白条条,想象着香蕉应该也是这样的味道了吧。

我剐完香蕉皮,开心地挨着墙角走,忽然一个庞然大物跳起来,扒着我的肩膀就咬,我的哭声把小伙伴的奶奶引来了,她的奶奶比她爷爷更喜欢凶我,当时我下意识地看了下肩膀,已经被她们家狗咬得长流血。

他奶奶一边骂我和她家狗,一边给我伤口倒酒精。我更疼了,她奶奶把我带到我家里,摆摆手:“没事,家里养的狗,多擦擦酒精就没事了。”


现在看来,何必多此一举,就算不是家里的狗咬了,我奶奶也是没有钱带我去打那昂贵的狂犬疫苗针的。后来,我不敢去她家看电视了,就去了隔壁娟姐家。

娟姐有个比我小几岁的儿子,他管我叫小姑,他一见到我走到他们家门口,就大喊:“你不准进,滚。”娟姐并没有阻止她儿子,我就坐在她家门外面听电视机声音。

那个时候,我还在想什么时候家里也有这样的电视机啊。可现在想来这只是空想,因为我家直到现在都不是有线电视。

你看,同样是九零后,别的小朋友从来都不用穿别人剩下的衣服,不用上地干活,不用到处受别人白眼,而我就这样自卑地长大了。贫穷的人,总是不会招人待见的。

父亲在建筑队干活,得了腰肌劳损,几十年以来,父亲什么活都干不了,脾气也因此变坏。他无缘无故地生气,我们就得挨骂:饭做晚了,我们就挨骂;饭做咸了,我们挨骂;地扫不及时,我们挨骂……可能,他也只是被病痛折磨的心里不好受吧。

有的时候,我真的太受不了了,我会想可能是我上辈子过得太好,这辈子要遭受这样吧,也有可能上辈子欠了爸爸的,这辈子来还了。小的时候再穷,家里还是有笑声的,现在连开心的笑我也不愿意了,因为每天战战兢兢,忐忑地生活,我真的心累。

我真的羡慕我爸,他很幸福。我奶奶宠爱他,从来不问我爸要一分钱,没钱了,出去捡瓶子,再苦也要给爸改善生活。我真的很羡慕我爸,因为有我这么一个懂事的闺女,从小到大,不问他要过一分零花钱,生病能扛就扛,抗不过就睡觉抗。

有一次,我头疼得厉害,猜测自己可能得了脑膜炎之类的,反正就是很疼,也从来不和他们说。在这样一个负债累累,没多余的钱过日子的家庭里,我还有一句话安慰自己:忍忍吧,说不定,明天就死了。

对于我来说,死就是一种解脱。可是,明天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没办法,日子还得过不是嘛。

上帝给我关上大门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没有必要再给我开窗户了。我想找一个依靠,ta能爱护我,帮助我,理解我,开导我。最起码可以帮我分担一点,让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累,这样多好。

可是,在明天没有来之前,我还是满怀期待的。我期待:我爸能健康,脾气因此变好。他们能主动关心我,爱护我,好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人给我温暖的,不要让我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好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漠然
一直在努力生活虽然回报不多,但仍然相信未来会有美好日子的小迷糊本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