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被火吞噬后,她勇敢走上了文学道路

若水 · 2018-12-06 18:4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工人文学征文大赛”获奖作品。每一次的沉默都让她的心里流泪,可是她不能哭,她怕母亲看见又得再多一些唠叨。她心里的痛让她的心一次次陷入无底的深渊,那里的黑暗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懂得。

她出生在南方一个偏远的农村,她的出生并没给父母带来太多的欢喜,对于已经拥有一子三女的父母来说,当然是希望再添一个儿子。她出生的那个年代,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开始实行,父母望子的心愿落空之后,父亲就去做了节育手术。

虽然她生在一个普通而贫穷的农民家庭,但因为是老小,上有大哥和三个姐姐,所以十岁之前的她,在家里基本不用干什么活儿。幸福应该算是驻足过她的家,也曾在她的身上停留过吧!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平静地持续下去,那么她也会和许多农村女孩一样在平淡的幸福中成长,然后结婚生子。可是就在她十岁那年,这个家原本平静如水的生活被意外的变故激起了惊涛骇浪,她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灼热的夏天,一个很平常的早上,死神毫无理由地带走了她唯一的大哥!父母失去了养育二十多年的儿子,在她们那儿的农村,没有儿子的家庭是低人一等的,所以大哥的去世给父母带来的还不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更意味着失去了唯一的“继承人”。

她的大嫂当时没有生育,在大哥死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离开了她的家。

祸不单行,同年的冬天,另一场意外再次降临到这个家里。冬天里的一把火,给她带来的不是温暖与光明,而是一场    灾难!

本文图片均来自:云中少年-

那场火其实并不大,在一张床上燃烧,同睡一床的姐姐毫发未伤,却摧毁她的右手,还在她的脸上涂了几道疤痕。

命运在那一年拐了一个弯,把她带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让她茫然无助的世界!伤后的她不懂如何向命运求助,家庭的贫穷和父母的观念使她无法重回校园!

刚刚失去儿子的父母又看到女儿遭受重伤,心里的悲苦可想而知。

她的伤其实并不很严重,却因为很多原因——当然钱是其中之一——错过了治愈的最好时机。她脸上的伤很快就好了,手上的伤却耗费了她四年的少年时光才得以愈合,并且再也无法恢复到从前那样灵活自如,她的右手从此成为畸形。

足足有一年的时间,她都得呆在床上养伤。那段时间,她的生活是完全麻木的,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敷药、换药,一天三次。就算这样,血依然时不时地冒出来,脓更是没有间断过。

那只右手在不同的药物治疗下顽强地与命运斗争着,它委缩得越来越小,让人不敢确认里面是否还有血在流动,但X光显示里面的神经没有腐烂,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如果里面的神经已腐烂,就只得截肢了,那样她的生活又该是另一种样子了。

在她受伤之后的第二年,大姐出嫁,并于次年生下一个女儿。这给她的生活也带来了些变化。此时她的手伤虽然未全好,但她的另一只手还是可以帮着家里做些家务事的。大姐把女儿放在家里后,她有了一份比较固定的“工作”,那就是帮着看孩子。在家里人看来,她做这一份“工作”是应该的!因为这是她能为家里做的唯一的事了。

她的家庭是务农的,一切的经济来源都是来自农作物,但是收入却是很微薄的。二姐在她伤后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外出打工,父亲去做建筑工,母亲在家里种一点菜来卖,这样生活暂时恢复了以前的平稳。

可是对于她来说,一切都不一样了。那时候,她看不到自己未来的生活方向,面对母亲每天不停的唠叨,她唯一的反抗就是沉默。每一次的沉默都让她的心里流泪,可是她不能哭,她怕母亲看见,又得再多一些唠叨。她心里的痛让她的心一次次陷入无底的深渊,那里的黑暗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懂得。


怎么办呢?平庸的生活让她越来越不能忍受,她同时不能接受的是家人对她的轻视与漠然。慢慢地,她的思想有了改变,她沉睡的灵魂终于在某一天开始苏醒。

缺陷,是她必须接纳的礼物,而自卑,让她的心变得更为敏感。她知道别人看她的眼光有了另一种色彩,甚至她的家人也不例外!可是,就算命运把她遗弃,就算生活再不公平,就算亲人对自己的态度再漠然,她也不能放弃自己!

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这样麻木地走下去,她要学做仙人掌:虽然生在荒漠,没有雨水滋润,但只要有阳光,她一样可以怒放啊!她找到了她的阳光、智慧的存储地——书。

可是,不到四年的读书生涯,除了学会认几个字,她真的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只要认字就够了,认字就可以读书!

思想有了改变之后,她一边帮着大姐带孩子,一边自己找一些书来看。她开始慢慢地读书,在书中,她学习人生的道理,认识了外面精彩、光明的世界。她内心的荒漠,开始被书里的知识滋润,慢慢地变成了绿洲。读书支撑着她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十八岁那年,经过家里人同意之后,她终于离开了老家,只身一人前往海南打工。

初次外出,一位身残的姑娘经受的磨难可想而知。她在一家手袋厂做了一年多工人之后,又和朋友去了广州的一家服装厂。在服装厂做了大半年之后,服装厂微薄的收入和过长的工作时间让她有些力不从心。

偶然的一次,她看到有一位男子在公交车上卖报纸,她就想:男人可以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于是她辞掉服装厂的工作,开始批发报纸在街头卖。她靠着自己的一只手,站在城市的街头,在那个打工人数最多的城市里,一站就是十几年!

在这十几年里,她完全自食其力,从来没有伸手问家里要过一分钱,还帮着补贴家用。业余时间,她读了更多的书,自学了更多的知识。她慢慢地爱上了文字,并且开始学着用文字书写她的生活,记录她的喜怒哀乐。

她就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文友——絮语,我叫她小语。

我和小语在榕树下初识,后来我们各自有了博客,交流便多了起来。那时候我刚学会上网,还算是个电脑盲。为了让我学会用QQ、加入QQ群,小语在博客上一次次地耐心地给我讲解。我被这个女孩子的热情和真诚所感染,慢慢地和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也知道了彼此的真实姓名。

喜欢上小语后,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看她的博客。她的文章很多都是自己情绪的记录,所以她的网名就叫“呓呓絮语”。她写的东西零零散散的,她喜欢用“无题”来命名那些文字。

后来,我看到她写的诗,也是女孩子那种纯净心情的表达。慢慢地,她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好了,风格也有了些变化,有些已脱离了狭小的自我,开始关注和直指社会现实。


那一年南方的一场大雪,封断了好多人回家的路,小语几乎每天都在关注这些回不了家的异乡人。她的诗有同情、有祝福、有祈祷,每一篇都溢满爱意和责任感。她的语言简单明了,却又有着不同常人的关怀和对陌生人的同情,小语的善良和真诚在诗中尽显。

我是在偶然的一次和她聊天时,得知她的身体状况的。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真不知用什么样的词,才能说清自己当时的心情。除了感动、敬佩,也有心酸和疼惜。

我知道小语和我一样是用五笔打字的,便试着用一只手打字,发现就是简单的一句话,也要打了十几分钟。由此,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小语打字的不易,她发在博客上的那些文字,需要付出比别人多多少倍的努力和时间才能发到网上,让我们共享啊!

想起结识小语以来,我们在语音室为网友开生日晚会,她每次都积极热情地组织,为朋友们写热情洋溢、真挚的生日祝福,联系会唱歌的朋友准备节目,教不会进语音室的朋友怎么进语音室,事无巨细,她都用心在做。

第一次听到她用粤语说“喂”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北方人都被逗得大笑不止。她学装电脑系统、学做视频,她喜欢用所学的知识帮助别人,这样阳光的小语,却曾经有过那样不同凡响的身世与经历。

小语是顽强而乐观的,她就像一棵小草,在生活的夹缝中靠着自己的努力,艰难地开拓着生存空间。在这一路的奋斗中,她没有怨言忿恨,没有失落绝望。她开心地笑着,把一路阳光和欢笑洒在了别人身上。

网络可能是一个虚拟的空间,可是在这其中,就如小语所说的,只要付出真诚,同样可以找到真情。她正是以她的真诚和热情,赢得了很多朋友的心,隔着时空和不少的文友成了生活中亲密的朋友。

自从外出打工以来,小语一直自强不息地学习,努力地做事,真心地拥抱生活给予她的一切。在茫茫人海中,她是平凡、普通、不起眼的寻常人。可是她又是不平凡的,在朋友们的眼里,她是一束阳光。每一位从她身边走过的人,都会感受到她来自心中的爱意。她随手写下的絮语,散发着一片清凉的芳香。

让我把最真诚的祝福送给小语吧!

祝福她的文章越写越好!

祝福她脚下的路越走越更宽广!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工人文学征文大赛”获奖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若水
山东邹平人。偶作散记自娱,善奉性灵发挥,书心之所想、情之所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