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烟火人生:行一程山水,书写一身疲惫

尘埃 · 2018-11-21 15:42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在纷纷扰扰的尘世中,行一程山水,书写一身疲惫,走过不一样的烟火人生。

本图来自:泼辣有图,摄影:Sasoli

我是家里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在我还没有出生时,父母就没打算要我。在我出生几天后,就有人来抱养我了。由于老邻居——半裹着小脚的崔奶——的好心劝说,才让父母改变了主意。

可后来,母亲又通过乡下的姨父联系了一边姓人家,想300元钱把我卖到乡下去。又是由于崔奶的阻拦,我才被留了下来。

现在,我经常会想:如果没有崔奶的劝阻,我这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氏,也不会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那样的话,我的人生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上个世纪70年代,那是一个物质比较贫乏的年代。生活在那个年代,我的童年就像一只酸酸的、涩涩的、没有长熟的青苹果;我像安徒生笔下那只灰不溜秋的丑小鸭,在一群孩子中踉跄着长大。我的童年、我的青春都是笑中带着泪,苦中也带着酸。

再后来,我进入婚姻的围城生活,然而这段生活大概只维持了两年时间。他由于肝癌撒手人寰,仅留下5000元的债务。那是2000年左右,也是我人生的逆流时期。那时,我的工作是塔吊司机,属于建筑行业的高空作业,虽然安全系数很高,但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开塔吊要精力高度集中,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人命关天的重大事故。

在施工紧张阶段,工地24小时歇人不歇吊。接班时,塔吊在正常运转,往上爬的时候,我感觉眩晕,误以为塔吊要倒。我只能在心里无数次地告诫自己:要坚强地撑下去。感恩上苍的怜爱,在工作中我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偿还完债务后,我迈出了打工生涯的第一步。在大庆,我先在一所私立幼儿园干了一年,由于效益不好,又回原单位开了一段时间塔吊,然后下岗。2002年,我去南漂,在江苏漂了三年。三年中,我分别做过中介、饭店、工厂工人,最后给私人老板卖车票。

江苏的三年又是我人生的一个低谷时期。我摸了两次阎王爷的鼻子,幸运微笑着与我握手合作三次。

第一次,人力三轮车在我的脚面压过,我却安然无恙。第二次,我骑着自行车,被一辆载着满满一车人的大客车撞倒在公路中间,我再次安然无恙。第三次,在通往菜市场拥挤的路上,我也是骑着自行车,被一辆出租车刮倒,出租车车轮贴着我的头驶过。游走在他乡,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小小的我。直到现在,我都由衷地佩服当年那位司机开车的技术。

江苏三年之后,我带着千疮百孔的身心再次回归故里。在家中一年之后,我又背着简单的行囊,成为北漂一族。临行前,二哥恶声恶气的“长点志气”,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

在北京海淀二炮的军区干休所,我第一次做家政。雇主是一位半身不遂的抗战老兵,人也随和。但老太太却并不和蔼,她经常用批斗人的方式对我现身说法,就这样,我在她专权的压迫下工作了九个月。

之后,我开始服务于各种家庭,开始同各种类型的人打交道。其中有两次,我被封闭在雇主家,完全没有休假。在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从刚开始,我不会做饭,到现在,我被雇主认可做饭好吃。我还在一个雇主家里学了一点电脑知识。在其中几户雇主家,我工作之余还可以看书,这又增长了我的知识。

我也被奸滑的雇主坑害过,那是海淀二里庄的雇主。老爷子住院,雇主让我只照顾老太太,原本3600元的工资降到2600元。我不同意,要求离职。最后,雇主不按合同结算工资,而且春节的法定假和平时的加班费都没有付给我。家政公司也不负责,我只有自认倒霉。


本图来自:泼辣有图,摄影:azimat

2009年,在北京绿米仓,我参加了市政府举办的家政服务免费培训,并且取得了合格证书。做为外来人口,政府为我们提供了优惠待遇。我也要回馈这座城市以爱心,在2010年、2013年和2014年,我三次无偿献血,共计1000ml。

有时,遇到刁滑奸诈的雇主,家政公司只管收费,出现纠纷又不作为,这让我感到很无奈,很心寒。还有一次,雇主知道了我的血型和他们家老爷子的相同。当时,他就跟我提出要求:如果他们老爷子需要输血,就抽我的血。我感到像穿越时空,回到旧社会,回到了那个地主资本家横行霸道的年代。

虽然常年飘走在外面,如果老家有事需要我,我还是要回去的。处理完事情后,我会再返回北京。就这样,我在故乡与异乡之间走走停停,时光在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一季又一季的年轮。

父亲病卧在床,我照顾了九个月。四姐肝癌,我又陪了五个月。丈夫的英年早逝,以及大姐的突然离世。每一次的生死别离,都让我感到生命的脆弱,以及人生的无常又无奈。

在照顾病卧的父亲期间,我突发急性阑尾炎,由于自己没有医保,大胆地把医生请到父母家给自己做手术。家里人担心住院经费问题,我则担心一旦住院,父亲没人照顾,更不会有人去医院照顾我。我衡权利弊,只能选择冒险。

术后第四天。我像老媪一样,蹒跚着照顾父亲,同时兼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而家里其他人都是照常有条不紊地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事实让我再次痛彻心骨地体会到了孤独无助。

然而,祸不单行,在术后一周后的清晨,由于干活毛躁,我拖地时打翻了豆浆机,滚烫的豆浆全部浇到了我的小腿。由于害怕父亲发脾气,我竟然没有疼痛的感觉,赶紧收拾残局,重新打好一锅豆浆。还好,豆浆机质量过关,竟然没有摔坏。

照顾完父亲,忙完家务,我才发现小腿已经起了一片透亮的大水泡。我忍着疼痛戳破水泡,反复几次后,小腿开始化脓。进入深秋的东北天气转凉,而我却不敢穿长裤,只能穿裙子,也算是美丽冻人了。

在照顾父亲九个月后,那是一个冬天,我返回北京,找到了工作,稳定地干了半年后。父亲病危,我只能辞掉工作,急匆匆地返回东北。到父母家仅仅三个小时后,父亲溘然长逝。送走父亲,别人都陆续地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我又被留下来陪伴母亲,给父亲烧完百天后,再次返回北京。

父亲一周年祭日,我又回归故里。四姐肝癌,血缘亲情让我选择再次留下陪伴照顾。五个月后,四姐离世。我舍弃个人的经济利益,付出了亲情,稀里糊涂地被矛盾冲到了风口浪尖,不被人理解。我带着伤痛再次离开了故乡的黑土地。风里,雨里,疼了,痛了,我握紧手里的笔,自己给自己疗伤。    


本图来自:泼辣有图,摄影:ouyujian

我现在的计划:努力挣钱给自己买一套小房子,让疲倦的身心有一个栖身立足的家,不要再像天边的浮云一样到处游走。现在我依然飘走在北京的家政行业。“长点儿志气”,诸多恶劣糟糕的事情,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弹跳出来。心灵深处的伤感定格,丝丝缕缕,幻化如云,亦挥之不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回想自己半生的沉浮,才感悟到自己多年被环境和亲情所左右着。年迈的母亲等着我回去照顾,我时常又想:如果当年我被父母送了人,或是卖到了乡下去,父亲、四姐、母亲又该谁来照顾陪伴呢? 

我是一粒微小的尘埃,由遥远的天边慢慢地飘过来,来人间惊鸿一瞥,不管路有多崎岖,一生留下笔痕。只为暮年的那一抹夕阳能够漠然淡定,然后,再默然地回到我曾经的天边。

在纷纷扰扰的尘世中,行一程山水,书写一身疲惫,走过不一样的烟火人生。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尘埃
黑龙江人,曾经是一名建筑塔吊工。2000年下岗,开始漂泊打工,06年来北京做家政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