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大对比闪瞎了!当不差钱的央视春晚遭遇很草根的打工春晚

禾火 · 2015-02-01 07:00 · 尖椒部落
摘要:根据网络和传统媒体上的资料,如果把近年的央视春晚和普通春晚进行一个横比,我们可以隐约看见双方所相隔的巨大沟壑。

(注:数据来自网络,其中打工春晚地点为往年信息)

垄断除夕夜三十余载后,央视春晚突然与一名草根竞争者狭路相逢:打工春晚。自2012年起,由民间公益团体组织的另一个晚会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可这也实在谈不上什么狭路相逢。以打工春晚的平台号召力与影响力,对抗央视无疑是蚍蜉撼树。既没有总政空政的文艺兵团坐镇,也没有耳熟能详的明星大腕儿登台。除了为公益出镜主持的崔永元老师之外,恐怕没有其他叫得出口的名字。

不过,在前门东大街礼堂举行的打工春晚从一开始就未曾试图与国家电视台一争高下。它甚至是在腊月中旬举办的。它像是各大单位的年终饭局,劳碌了一年的打工者们齐聚一堂,或表演,或围观。表演者操着不假掩饰的乡音,主持人放下厚重凝滞的播音腔,不算模有样,却看起来落落大方。

根据网络和传统媒体上的资料,如果把近年的央视春晚和普通春晚进行一个横比,我们可以隐约看见双方所相隔的巨大沟壑(见上图)。

除了硬性的指标之外,央视春晚与打工春晚更大的差异,则在节目内容上。央视春晚有着严格的节目选送流程,也要为各个文艺政治团体预留表演的空间。空政、总政等军区歌舞团是晚会的常客。语言类节目和歌舞类节目,也大多从各地层层选送。这几年来最为透明的春晚节目选拔流程,则是通过央视的选秀完成的。《星光大道》《我要上春晚》之后,2013年的央视搜罗了当年最为优秀的选秀歌手,开设了一档节目,叫《直通春晚》。

严格筛选后的节目,却并没有充分满足打工群体的诉求。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车辉采访时的打工春晚组织者表示,春晚上的农民工形象,和现实生活中的尚有一段距离,甚至有为制造笑料而刻意矮化农民工群体的嫌疑。——这种抱怨并不是无理指责。官方春晚里的打工者形象自有其固定的套路:喜感而不失猥琐,贪小便宜却本质良善,当然最后,一定有一个团圆暖心的大结局。

据传,今年春晚上有两个打工者形象扮演者,他们是喜剧明星蔡明和潘长江。

诚然,央视春晚并不能解决这个社会的众口难调。但打工春晚与央视春晚的巨大隔阂,是“主流社会文化”与2.5亿农民工[2]和城市打工者的分歧缩影。他们需要一个新的管道和新的声音,才不致被淹没于官方框定的幽默里。

“家乡下雨少,庄稼长不好,这可怎么办?进城!”——这是2013年草根春晚里的一阕三句半。

它不对仗、不押韵,不好玩,还不够政治正确。不必说,除非像旭日阳刚一般火遍网络,是不能登堂入室进央视春晚的。

不过,说出这三句半的人,是四个身在北京的家政女工。和众多打工志愿者一道,他们用一个不同寻常的舞台,来犒赏自己劳碌而流离的一年。

[1] http://finance.people.com.cn/GB/11061784.html

[2] 2011年我国农民工调查监测报告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稿件,转载请先注明来源和作者信息。

作者:禾火
林知阳,自由撰稿人,香港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关注新媒体发展与性别议题。著有旅行随笔《这颗行星上所有的酒馆》。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