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今天,“董珊珊”们能走出家暴阴影吗?

晋虞野 · 2018-12-17 17:3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不想再听闻家暴的新闻和消息,那些消息和新闻都太惨烈,都背负着难以容忍的残忍和绝望。家暴的困局里,被家暴者不是应该被谴责的人,施暴者才是。而“董珊珊”们还在全国各个角落里努力容忍或者挣扎着,如果你身边有她们,希望你可以告诉她们,她们还有别的选择。

插画师:苏丹

昨天朋友聚餐,一个律师妹子跟我谈论起,现在的中国反家暴法出台两周年的事情。

她问我:“你还记得董珊珊吗?”

我愣了一下,董珊珊的事件发生得很早,在网络上来讲已经是个古老到不值得一提的过气事件了。

但是,我确实还记得。

那是09年的事情,我还在无忧无虑的高中里上课,而二十六岁的董珊珊却已经在帝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董珊珊自从结婚以后一直被丈夫家暴。她不是软弱的人,也奋力去挣扎出这个婚姻的牢笼。

面对丈夫一次一次的暴力,她报警了八次,提起过离婚诉讼,外出躲在出租屋里,但是这些努力都未能阻挡丈夫日益严重的暴力行为。

09年九月,在一次次求助无门,一次次绝望后,她因被打伤后的继发感染、多脏器功能衰竭,于医院死亡。

她之前为逃离做的努力和付出,都在冰冷的死亡面前落败了。报警无用,离婚不能,逃离也逃离不了,这次失败的婚姻像一个渔网把她从水里捞起,而她就是鱼,因为缺水拼命地去挣扎。她的无助是所有被家暴者的缩影。

那个时候她才结婚十个月。

法院给出的对董珊珊丈夫的判决更让董珊珊的家人绝望——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即使,她的丈夫用拳打用脚踢,从卧室门口踢到床上。

即使,她夜晚被扒光,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用强光照射了两个小时。

即使,她已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也不过是六年零六个月。

那个时候,中国反家暴法还没出台,虐待罪最高刑也不过是七年。

09年的我,十六七岁,还在幻想着未来的生活。

09年的董珊珊,二十六岁,已经不可能再睁开眼睛。

我不知道中国在那个时候有多少“董珊珊”,她们在丈夫的铁拳下挣扎着。

最可悲的是,那时候她们真的别无选择。

妹子接着说:“我们区的第一例人身安全保护令是前几个月刚刚申请下来的。”

申请人A是她们团队的当事人。

与A第一次接洽的时候,A昨天才被打伤,派出所民警在知道情况后仅对A的丈夫做出了罚款五百元的处罚决定。

但这已经是A第二次报警了。

2017年10月的时候,A第一次鼓起勇气来到派出所。

虽然A和丈夫结婚多年,但是结婚后没多久,丈夫就频繁出轨和施暴。A一直为了自己女儿忍耐着,直到今天,她感觉自己已经忍不下去了。

A的那次报警,换来的是丈夫拘留三天的处罚。

不到半年时间,丈夫又故态复萌了。

报警后,丈夫不得不来派出所做笔录。做笔录的时候,丈夫毫不顾忌民警在场,夺过A的手机,就把手机掰断了。


插画师:补药脸

A看着丈夫,在这一刻下定决心要离婚。

她知道自己忍不下去了。

很多长期忍受家庭暴力的人,在完全忍受不了的时候,会选择用最过激的方法报复对方。

我姥姥家的那个村子里,有个妇女因为长期忍受家暴,最后不堪重负,往丈夫的饭里下农药。将丈夫杀死后,她也随之入了监狱,判决无期,从此不可能再出来。

A还有理智,她不需要选择过激的行为,因为她还有女儿,她还有父母。

她只是选择了离婚。

A和妹子洽谈的时候,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A的父母在电话里说,丈夫来店里要领走A的女儿,纠缠之中,丈夫将A的外甥女打伤。

A对此担惊受怕,妹子担心夜长梦多,直接带着A去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保护令申请得比较复杂,因为区里之前没有人申请过,所以说,妹子和她们团队花了很多的功夫才把安全保护令申请了下来。

“申请很麻烦吗?”我问妹子。

“任何事情第一次都会比较麻烦,第二次第三次就没那么麻烦了。”妹子说道。

A现在已经离婚了,妹子说,感觉她现在过得也不错。

那就好。

A最开始算是我们意识中最典型的那种被家暴者,长期隐忍,不想脱离。

A最终选择了离开这个男人,去开始新的生活,但是很多人还是不得不困在这个渔网里,茫茫然地忍受,茫茫然地不想离开。

现在法律和社会对于家暴现象都更加重视,给予了被家暴者更多的走出困境的机会。

妇联现在可以提供就业培训帮助家庭主妇可以重回社会,人身安全保护令也可以帮助被家暴者更快的走出施暴的阴影。

也许现在,“董珊珊”真的会有比不离婚更好的选择。

2016年3月1日到2017年10月31日这600余天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家暴导致的死亡案件533起,导致至少635名成人和儿童死亡,其中有被殃及的邻居、路人,平均每天家暴致死超过1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女性。[1]

我不想再听闻家暴的新闻和消息,那些消息和新闻都太惨烈,都背负着难以容忍的残忍和绝望。家暴的困局里,被家暴者不是应该被谴责的人,施暴者才是。

而“董珊珊”们还在全国各个角落里努力容忍或者挣扎着,如果你身边有她们,希望你可以告诉她们,她们还有别的选择。

这个选择最开始可能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可能这个选择也会带给你更多心理上的安全和快乐。

所以,还差一点勇敢的你,还心存希望的你,希望你可以鼓足勇气地走出来一步。

如果距离是一百步,剩下的九十九步,会有人来替你走完。

注释:
[1] 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宣传,处置,保护:国家意志尚需增强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家庭暴力法》 实施2周年观察 http://www.cnshan.org/Protal/news_detail/12631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晋虞野
从高中就喜欢写东西的90后,喜欢文字,喜欢生活,希望成为有趣的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