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打工的女孩,贫穷而又自由

胡七 · 2018-12-21 15:4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虽然反抗使我断了父母的经济接济,日子过得颇为寒酸,但我也的确乐在其中,因为我是为了我的理想在奋斗。

“女孩子”这个称呼有时候听着直戳人心,让闻者悲凉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年少时,我乱读书,从那些铅墨的字里行间汲取了理想色彩,向往独立自由。

可生活往往不如理想,我自小也是在被“迫害”中长大的。

说实话,爸爸对我的放养态度,其实我甚是喜欢的,但在相对比之下,我的快乐就遁形的无影无踪了,因为他在所谓“不成器”的弟弟身上所用的心血,估摸着已经可以开一个小型血库。

也许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但小孩子爱斤斤计较,在弟弟的有意识炫耀中,我一直都知道爷爷发的压岁钱给小弟的比给我的分量重,这让小小的我倍感委屈,明明我更听话啊,明明我学习更用功啊…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那个奥数班英语班盛行的年代,我和弟弟的补课班分别在楼上楼下,爷爷多等十分钟就能把也没带伞的我也接上。那年西安狂暴的阵雨,让同样小小的我淋了个透心凉.......

如此种种,在我和小弟身上可见一斑,但思索因果,我想也不止如此。

爷爷家在偏远大山深处,那是一个贫寒家庭。我的两个姑姑的早退学早工作早嫁人,是成就伯伯爸爸多次复读考上大学的重要因素。凭什么压榨姑姑们受教育的的权利呢?可四十多年过去了,没人过问过,也没有谁能去劝阻那年作出决定的爷爷。  

但自从奶奶瘫痪后,忙于事业的爸爸伯伯却谁也不愿意把两位老人留在城市里了。当初抢着请爷爷奶奶来带孩子的他们,毅然决然地把他们送回大山里的老家 。两位没有嫁出大山的姑姑,在爷爷成日的抱怨下,轮流照顾着他们。到现在,也有七年了。

“女人就活该被奴役,被压榨,被驱使么?”

十八岁的我想问问爷爷。

但我明白,爷爷一辈子活在封闭的世界,满脑都是封建思想,他不会给出我想要的答案。

我要自己出去走走看看世界。

“去什么去,你有钱哦?”

“我自己打工攒的,没用我爸妈的钱。”我皱着眉头答道。

爷爷避重不答:“你以为你们家搞得多好哦?毛毛(弟弟)还读高中呢……”

爷爷的回答,我没听出深层意思,看望完爷爷回城市后,妈妈听了笑着答道:

“他是怕你花钱花太多,你弟将来就没的用了.....”

我听着妈妈的分析,也只能面无表情。

我的妈妈,高中一年级辍学,和大多数湖南湖北人一样,妈妈也去了广东打工。在玩具厂里,妈妈认识了爸爸。那年,爸爸刚刚高考落榜。妈妈鼓励爸爸复读,并供着他至到大学毕业。后来,她听从爸爸意见,辞掉事业上升期的工作,迁往西安。

爸爸的高学历在我的脑海里,没有起到除了辅导我弟弟做作业以外的任何作用。而重新开始的妈妈,在某家美容行业私企的五年时间里,她从小职员升到店长,步步升为业务经理,一直到如今,工资常年是爸爸的一到两倍。


可即便是这样的妈妈也会说:

“你是个女孩子,学什么画画,去弹琴吧。”

“你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不好好学习?”

刚开始,我年龄太小,无法反抗,失去了画画的学习机会。后来,再听到这样的言论,我已十八岁,年轻气盛,给妈妈发了崇拜的女性漫画家的年薪工资表,她挑挑眉:

 “你能做到人家的程度么?”

我心里发虚,空有一颗逆反的心,却还未曾付诸行动,底气未足,却又还算果断,转头继续自学着画画,在一位漫画老师手下做助手,也算逐渐上了路.......

虽然反抗使我断了父母的经济接济,日子过得颇为寒酸,但我也的确乐在其中,因为我是为了我的理想在奋斗。

也许等我做出成绩那一天,他们会明白,女孩子不比男孩子差。

因为我们是女孩,所以在这个暂且还未达到平等的社会,我们更会加倍地努力,去让这个世界看清我们。

我们不甘于做男人的贤内助,不是他们的骨中骨、肉中肉。

我们不甘于平淡,不想要所谓的“奉献”自我!

因为我们有着自己的骨气,自己的血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胡七
十九岁社会打工女性。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