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春晚女主持人的台前幕后|尖椒专访

吕途 · 2015-02-03 11:59 · 尖椒部落
摘要:打工春晚2月1日下午在北京录制完毕。两位优秀女工和崔永元一起主持了这场劳动者自己的联欢。但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两位女主持人都是妈妈,台前幕后,她们对自己的双重身份有着怎样的思考?这篇专访文字让我们看到打工春晚联欢之外的更深层意义:我们的目的是要增加发声的渠道,放大我们的声音,让更多人看到和听到我们的意见!

这是女主持人的故事,也是千千万万女工妈妈们的故事

昨天(2月1日)打工春晚的录制工作圆满完成。舞台上的节目和主持很精彩,舞台背后的故事同样真实、感人和发人深省。这里想和读者分享打工春晚女主持人在春晚录制前后的故事和感想。这是女主持人的故事,也是千千万万妈妈们的故事。

2015打工春晚主持人:王福菊,崔永元,丁丽

女主持人丁丽14起开始打工,各届主持都为打工者服务多年

女主持人王福菊毕业于中华女子学院社工专业,是上几届主持人沈金花的师妹;上大学期间,于2008年,就曾休学2年专职在北京工友之家从事为打工子女服务的工作;大学毕业后到广东和其他人一起创办了东莞蓝衣公益,为打工者提供社区服务,算起来已经7年了;为了更加深入体会打工者的状态,曾经在电子厂打工3个月;是坚定地站在工人群体中间的优秀大学生代表。

女主持人丁丽,在2002年,14岁的时候,为了哥哥和弟弟上学,自己就开始了打工生涯,后来成为草根劳工机构(原来的“小小草”,现在的“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已经专职从事这项工作8年了。

当我问及丁丽对承担打工春晚女主持人的任务是否有信心的时候,她说:“我有信心,因为我非常了解打工群体,我自己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她们/他们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我非常了解女性群体,这两年在机构专门负责女工工作,和女工们一起困惑和坚强;而且,我在平时的工作中经常主持小组活动,也主持小型的工友联欢,还是有一定表达能力的。”

打工春晚录制结束了,女主持人们此时的感想又如何呐?

带着孩子上春晚:又忙工作又当妈,好累

我们做劳工工作的妈妈们有一个微信群,今天特别热闹,因为这届打工春晚的两位女主持人:福菊和丁丽,还有上三届的女主持人金花都在这里。大家可能不会想到,我们今天热烈讨论的不是昨日打工春晚录制的风采,而是女主持人们双重角色的不易。

金花今年不能主持春晚,是因为她在今年1月27日喜得千金,此时正在天津婆婆家里感受做新妈妈的欣喜和辛苦。而为了可以主持打工春晚,丁丽不得不把3岁7个月的儿子留在深圳。福菊的儿子11个月大,还没有断奶,为了可以主持打工春晚,家人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专门让她堂弟陪同照顾。

福菊和儿子焱冬

主持人福菊:儿子高烧到39.5,引发女工妈妈们的激烈讨论

1月30日,福菊带着儿子和堂弟从合肥老家飞到北京。在合肥机场,儿子开始发烧,烧到了39.5度,当时福菊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在想是不是该退出期待已久的主持任务,但是,经过了那么多努力才获得了家人的支持,就这样放弃真是心有不甘,最后还是上了飞机。飞机上,儿子的体温降到38.5度。到了宾馆,丁丽来找福菊对台词,看到福菊疲惫和焦虑的样子,只好出去了。晚上去医院,医生说孩子得了小儿急疹,会发烧3天,然后出疹子,就会退烧。

1月31日,儿子虽然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但是总算退烧了,福菊开始参加彩排。

2月1日,打工春晚录制顺利进行,顺利完成。

2月2日晚上,福菊带着孩子已经回到了合肥老家。也是在这个时间,我们的微信群里,十多个从事劳工工作的妈妈们激烈讨论。

女人该承担多少?孩子出问题不止是妈妈的责任

福菊:“我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应该专注带孩子,因为忙于工作就无瑕照顾他。遇到他生病,我又想做好工作,这时候,心里真的挺难过的。昨天录制开始前,觉得好想哭。”

吕途:“你这样想的原因,是你在某种思维压力下认为,孩子如果有问题就是妈妈的责任。”

红梅(广州番禺向阳花女工中心的负责人,也是打工春晚女主持的合适人选,伶牙俐齿,思维敏捷,工作应验丰富,但是因为怀孕7个月了,无法参与):“孩子成长过程中本来就会生病,会出现各种状况,妈妈不要太自责,给自己太大压力,把责任全部归到自己身上。”

王晓肖是我们妈妈群的重要成员,被我们公认为非常有才华、对孩子最投入的妈妈,她在第一届打工春晚的小品“想在城市安个家”中,本色出演一位怀孕的打工妈妈,她被前三届打工春晚导演王德志称赞为:最有表演才华的同事。

晓肖现在已经是有2个女儿了,为了孩子和家庭,她放弃了自己非常热爱的工作,离开了非常喜爱和欣赏她的同事。听到福菊的辛苦,晓肖幻想说:“以后,我在机构里办个托儿班,把大家的孩子都照顾好。”

妈妈们的梦想:应该有制度设计保障女人参与工作

福菊:“有什么制度设计,能保障妈妈参与工作,孩子还能得到良好的照料吗?一定只能选择一个吗?

小秦(从事劳工问题研究的妈妈):“目前,即便是劳工机构、公益机构,对这方面的考虑也比较少。我也想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在过去的社会主义时代,是单位建托儿所和幼儿园。

福菊:“我们请不起保姆,只能托给父母。可是,孩子爷爷奶奶也没有义务帮我们照顾小孩啊!等社会主义实现的时候,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估计都等不到!”

小秦:“没那么悲观,小范围的实现也并非不可能,小社区的社会主义。”

吕途:“现在没有社会条件的时候,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争取,你有了明确的选择,别人才可能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这需要女人很坚强,也需要一定的小环境的支持。但是,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因为带孩子而失去了自我,那么我们养育下一代的目的又是什么哪?特别是我自己有2个女儿,我不希望生女儿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她们去当妈妈。不过,孩子小的时候的确需要妈妈很多照顾和陪伴,但是,如果24小时不停歇,妈妈也有崩溃的时候。”

福菊:“这次能完成主持工作,真的太庆幸了。要感谢我老公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还帮助我买票。不知道什么基金会愿意支持我们请一个人在工作场所帮我们照顾小孩?还有育儿室需要的设备,比如:婴儿床,玩具等。”

红梅:“不只是在工作场所,开会期间和培训活动等都应该有相应的安排。出差的时候给妈妈的预算是2个半人的。”

主持人的反思:反映女性心声的渠道实在太少

丁丽:“当时我看到招女主持人的广告,我积极报名,因为反映女性心声的渠道太少了。但是,录制完成后我发现,主持人能说的不是很多,而且我主持得也不好,该说的都还没有说完,很内疚。敬佩金花姐主持得那么棒。而且,剧务工作人员对女主持人的仪表要求,让我本来的自信大打折扣,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主持了,当时好想放弃,幸好小崔一直鼓励我们,我才放松下来,小崔很尊重我们。”

春晚后续:相依相助,美丽人生

今晚,在北京皮村的新工人剧场,有一场工人诗歌朗诵会,重D音乐队(在昨天打工春晚上演出了歌曲“和机器跳舞的人”)的黄小娜演唱了歌曲“带着孩子走天涯”,丈夫董军在台下伴奏。他们3岁的儿子一直依偎在爸爸旁边。演出后,小娜抱着熟睡的儿子,和董军并肩坐在一起。我在后面看着,欣赏着,喜悦得想落泪。

此时,午夜了,无数打工的妈妈们,孤独地睡在厂区宿舍的单人床上,留在家乡的孩子们也许已经忘记了妈妈的模样,她们共享的只是同一个月亮。丁丽在主持的时候说:“我的孩子被称为流动儿童,我很担心儿子的托儿费越来越贵,不知道等他上学的时候,没有电子学籍怎么办,不过,此时他还是比留守家乡的孩子们幸福。”

隔壁,朱秋燕老师怀里抱着发烧的小儿子泊阳,监督大儿子泊庭练小提琴,悠扬和稚嫩的琴声回荡在煤烟中。秋燕是所有四届打工春晚舞蹈节目和儿童节目的编舞和总指挥。排练期间和春晚期间,无瑕照顾自己的儿子,经常需要机构同事刘艳真帮忙。艳真自己也有个5岁的儿子,她负责打工春晚所有的会务工作,最忙的几天,艳真的丈夫带着自己的儿子和秋燕的儿子,支持妻子和朋友的工作。

来短信了,福菊告诉我,宝宝的病终于好了,虽然瘦了一圈,但是精神还好。妈妈的心终于可以休息片刻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吕途
吕途,北京工友之家工作人员,已出版:《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中国新工人:女工传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