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束缚,想要去抗争,你需要做到这两点

月满西楼 · 2018-12-27 18:0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有一次我终于忍无可忍:“难道男人不是从女人的阴道出来的吗?难道他们不是女人的经血孕育的吗?”

本文图片来源:泼辣有图

我出生在粤北的一个山村,在镇上算得上是大村。

我的父亲出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当时我家在当地做一些小生意,经济还算过得去吧,所以父亲得以读完六年级。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和毛笔字,他还非常喜欢看书,他肚子里装着好多好多的故事。

我头上有几个哥哥,我是父母期待很久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女儿。小时候,村里还没有电灯。冬天的夜晚,一家人就着一眼小煤油灯,围着火盆坐着,一边烤火一边听父亲讲故事。记忆中,我总是趴在父亲的大腿上,父亲总是轻轻地摇着腿让我舒服点。

父亲虽然十分疼爱我,但却对我管教很严。

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清清的河,河水深浅不一。夏天的傍晚,这里是小孩子嬉戏的乐园,小男孩们都光着屁股,在河里尽情地玩耍:扎猛子、打水仗、比赛潜水。

女孩子们也喜欢玩水,但大家都是穿着衣服泡在水里,裤子常常被空气鼓起一个包包。大家玩饱后,头发蓬乱,全身湿漉漉的,就像落汤鸡一样,一路滴着水回家。我跟着伙伴们玩了几天,父亲就不准我玩了,他严厉地对我说:“女娘之家披头散发的似,什么样子。”

村里的男人们收了工,带上毛巾香皂和替换的衣服,他们只穿一条小内裤,就把小河当澡堂,洗得那一个干净舒爽。他们洗完后就爬上沙洲,怕羞一点的就躲在草丛里换衣服,不害羞的干脆在岸边当众脱了短裤就换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祖传的风俗,这条河里从没有见过成年女人洗澡。多年以来,我一直为当年太听话懊悔,为自己长在水边却没学会游泳而遗憾。


有一回,我们一群女孩子们一起玩耍,不知道谁放了一个响屁,同伴们放肆地开怀大笑起来,刚好父亲看见了,他瞪了我一眼,吓得我马上不敢笑了,回到家后父亲对我说:“女娘之家的,要行不动裙,笑不露齿。”

父亲的严厉并没有把我培养成一个举止优雅的淑女形象,我反而变得自卑、胆小、内向、害羞,家里一有客人来,特别是男性客人,我就躲在房间不敢出来,更不敢上桌同客人共餐。

十七、八岁的时候,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华,有一个闺蜜的家住在大街中央,有月光的夜晚,我们几个要好的同龄女伴就聚集去她家玩。有时候,邻村的几个男孩也会过来玩,大家就坐在门口的石板上聊天,他们都聊得火热,只有我一个人坐得远远的,沉默寡言,仿佛只是他们的陪衬。

即便是这样,往往屁股没坐热,父亲就找来了,他只是轻声说:“夜了,该回家睡觉了。”其实,还不到21点呢。我虽然不高兴,但从来不敢反抗,总是乖乖地独自离去,渐渐地,同伴们去邻村看电影,或者去玩,都很少叫我了,她们经历很多趣事都没有我的份,我的少女时代在孤独和郁闷中度过。

22岁的时候,我出嫁了,婆家住的是骑楼。每当我把自己内裤晾在外面,婆婆总是很生气,一边唠叨一边把内裤移到角落里,后来我就自觉地晾在角落里了。

村里的妇女们在河里洗衣服的时候,总是把女性的裤子放在最底层。衣柜里,妻子的衣服绝不可以放得比丈夫的高。坐月子的妇女规矩就更多了,不可以回娘家,不可以串门。有些家庭连产妇干净的衣服也不能碰到男人的衣服。还有更奇葩的,那些丢卫生巾的垃圾袋,男人也不能碰,碰了会走霉运。

有一次我终于忍无可忍:“难道男人不是从女人的阴道出来的吗?难道他们不是女人的经血孕育的吗?”大家都没有出声,她们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

村里有一个中年妇女,她也许因为胸部较小,从来都不穿胸罩。夏天,当她穿一件白色的T恤时,乳头和乳晕隐约可见,她于是成为大家背后议论和嘲笑的对象,但裸露上身的男人却随处可见……

以上仅仅是对女性身体上的禁锢和歧视,精神方面,女性也总是被要求相夫教子、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什么时候,女人才能真正的身心解放?

走过了大半生,现在终于明白,作为女孩,要想获得幸福和安全感:首先要经济独立,只有这样才能有底气去抗争;第二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那些靠丈夫生活、靠儿女养老的时代已经终结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月满西楼
女,生于粤北,喜欢唱歌阅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