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春运中的父爱

吴太白 · 2015-02-12 17:00

(图片:邓勃 《春运十年》)


春运当属中国奇观。火车像沙丁鱼罐头那样装满人。学生、工人、农民、上班族,各式各样的人被同样的吵闹和拥挤所掩埋。大量只买到站票的旅客将车厢填得死死的。好一些的,自备小马扎,找到空隙就一头坐下。糟一些的,被挤得歪歪扭扭,在车厢里抢占着小得可怜的空间。甚至连小桌板底下和座位底下都硬生生挤进一两个人,他们蜷缩着,只为求得片刻睡眠。这些扭曲的姿势自然不能持久。站着的人自不必说,有幸买到坐票的人也因为伸不开腿,靠不到小桌子,枕不到头,而翻来覆去如坐针毡。


因为这般超出忍耐限度的拥挤,春运被列为过年的“酷刑”之一。然而,也因为这般罕有的情况,我们得以看到一些别样的故事。


那年春节赶火车回家,天很冷,车厢里却被挤出夏天的热度,混杂着汗味儿和臭袜子味儿,闷闷的车厢里挤满闷闷的人。我有座位,却也难受得想破窗而出。旁边站着一对父女。女儿十五六岁,不知道是因为挤还是身体不适,她病恹恹的靠在我座位边。父亲是个矮胖敦实的男人,黝黑的面庞,表情严肃。父女俩好像有些生分,不怎么说话。但男人一直紧紧站在女儿旁边,一手拉着行李袋,一手圈住女儿,抓住我的椅背。


天很快就黑了,列车摇摇晃晃前进,仿佛没有尽头。困意一阵阵袭来,却又被诸多不适所阻碍,教人绝望。女儿看上去疲惫极了,父亲叫她靠在胸膛休息一下。不知是因为跟父亲生分,或是青春期的女孩子好面子,姑娘死活不肯靠进父亲怀抱。俩人在静默中僵持,父亲拉住女儿衣角,低声咕哝。女儿把脸别向一边,仿佛听不见。又过了一会儿,姑娘显然撑不下去,父亲重重叹口气,就地躬身蹲下,拉拉女儿裤腿,示意她坐自己背上。姑娘惊呆了,父亲恼怒地抬起头来,低沉地斥责她。姑娘一愣神,便乖乖坐到父亲背上。从我的角度看去,刚好看见男人双手扶地勉力支撑的背影,和女儿坐下后靠在椅背边上的侧颜。那片刻,我鼻子和眼睛都涌起酸涩。


我不知道我的心潮起伏,这个姑娘能不能体会。只好借口上厕所,让父女俩休息片刻。就当是我对中国式父爱的致敬。


作者:吴太白
吴太白小姐,爱说爱笑阳光有活力的好姑娘,喜欢看书写字做饭交朋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