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四十载,以笔为刃解枷锁

夏日雨荷 · 2019-01-23 17:3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如果我不是女孩,如果我不是一直被灌输着男孩可以闯荡四海,但女孩子要图个安稳的落后思想,会不会还做出早早回乡结婚的决定呢?我会不会也像阿贵那样实现自己的梦想呢?不一定,但至少有可能吧?

01

在一个重男轻女思想比较浓厚的山村出生和成长,我一直都知道,女孩和男孩是不同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只因为我是女孩,我就仿佛带上了枷锁,人生处处受限。

我小学五年级毕业时,学校的小升初升学率很低,我没有考上初中,尽管我的成绩在班里比较拔尖。

我们那一届学生正好处于小学五年制向六年制过度的时期,那年小学没有毕业班,于是,村里的小学开了一个复习班。我兴冲冲地跑去报名,认为只要我复习一年,肯定能考上。

然而,父母听到这个消息时,却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替我高兴,他们只是沉默着。之后,母亲低声说:“囡,我们不上学了,好不?”

“为啥不上?”我的声音拔得很高,心中充满着震惊、失望和愤怒。

“你看,明年你弟也要考初中了。”母亲叹了口气,为难道:“咱们家的条件,你是知道的。供一个人读初中都难,更不要说两个了。”

就这样,我继续上学的权利被剥夺了。因为我是女孩,我只能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弟弟,尽管我比他大,尽管我的成绩一直比他的好。

02

用泪水把继续上学的美好憧憬埋葬之后,我踏上了南下打工的道路。我得打工挣钱,供弟弟继续读书,这是我作为女孩被强加的责任。

几年后,由于工作比较突出,我被升为拉长。

又过了两年,我们组长辞工。在我们组里,论工作能力和人缘,都没有人比得上我。大家都说,我是新组长的不二人选。然而,最后当选新组长的,却是另外一个男的拉长。车间主任说:“你们女的,做不了多久就要回去结婚生孩子了。”

就这样,我与职业升迁的机会擦肩而过,因为我是女孩。

当时我感到非常委屈,可是却也只能接受现实。是的,我是女孩,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而且,他预料得没错,两年后,我就回老家结婚了,尽管当时我还完全没有那样的念头。

回老家结婚,是我犹豫再三之后的决定。我一直都知道打工不是长久之计,那时候,我曾经有过大胆的想法:继续在外面闯荡几年,攒一些钱和经验,然后开自己的厂。


插画师:左丘

可我还来不及完成第一步,就在父母的密集式催婚下,匆匆嫁给了他们认为知根知底的老实人——隔壁村的阿金。

而和我有同样想法的阿贵,在十年后实现了开厂的梦想。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不是一直被灌输着“男孩可以闯荡四海、但女孩子要图个安稳”的落后思想,会不会还做出早早回乡结婚的决定呢?我会不会也像阿贵那样实现自己的梦想呢?不一定,但至少有可能吧?

03

其实,我当时决定回乡结婚,也不是全然放弃了梦想,我那时候想着:既然打工不是长久的路子,那我或许可以回乡干出一番事业,发家致富。

那时候,我自负,比较有想法,又爱读书,农村养殖和种植方面的书也看了不少,以为自己在农村,也能有所作为。然而,我没有想到,生活的前方有重重难关。因为我是个女孩,在那重重难关中,竟又多出些难关。

结婚后,我要面临的第一关就是生孩子。

我本来想着:趁年轻,先赶紧干几年,等稳定之后再考虑生孩子的事。谁知道,结婚后还不到一年,双方父母就各种催生。村里人也因为我生不出孩子,而用鄙视的目光看我。

老公虽然一开始比较支持我,但在各种压力之下,他对我说:“要不,我们先生孩子吧?你想做什么,你只需指挥我去做就好了。”我想了想便同意了,其实不同意也不行,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

结婚后不久,我们承包了村边的鱼塘,在鱼塘旁边盖了简易的小房子养鸡养鸭。我怀孕之后,便只负责技术指导,老公负责执行,家公也时常去帮忙。

几个月后,成长比较快的鸭子率先出栏了,当时正好是七月份。我们老家过七月初七、七月十四两个节都是用鸭子做主菜,我们的鸭子很快就卖完了,我们小赚了一笔。

又过了两个月,鸡也长大了,我们在九月初九重阳节那天卖掉了大半的鸡。老公本来打算把所有的鸡卖掉的,而在我的坚持下,留了一小部分鸡来生蛋。鸡生了蛋之后,我们就用这些鸡蛋孵小鸡。

当我们的养殖事业慢慢步入正轨,我怀的宝宝也瓜熟蒂落地出生了。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才坐月子没几天,养殖场发生了火灾。因为火灾发生在夜里,所以扑救不及时。虽然当时值守的家公逃了出来,但养殖场里几乎所有的鸡、鸭、蛋以及饲料等都被烧毁了,连旁边的池鱼也被殃及,死了不少……

有人猜测说,因为我们的孵化器短路引起了火灾。也有人说,某人眼红我们的养殖场发展得好,而故意纵火。还有人猜测说,因为当时值守的家公丢下未熄灭的烟头,引起了火灾。

图片来自:尖椒部落

正在坐月子的我无从知晓火灾的真实原因,只能在房间里心痛地扼腕叹息。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我来值守养殖场,或许就不会发生火灾了。

那场火灾焚毁了我们的养殖场,也几乎焚毁了我们发家致富的希望。

04

虽然在外打工十多年,但我并没有什么积蓄。我挣的钱用来供大弟读了初中和中专,供二弟读了初中、高中和大学,供小妹读了初中和中专。或许是出于内疚,爸妈把彩礼一万块钱中的八千给了我。

我们用那笔彩礼钱,加上借的一万多块,才够把养殖场办起来。

养殖场的前期投入很大,前段时间虽然小赚了一笔,但雄心勃勃的我们又把钱投入到扩大养殖场规模中去了。所以,忙了大半年的养殖场,最后非但没有赚钱,还亏了本。

我心知依靠几亩薄田想要攒钱再创业,不知要攒到什么时候。于是,孩子一岁多以后,我狠了狠心,把孩子留在家里,再次去广东打工。这次,我说服了阿金跟我一起去。

因为我有工作经验,很快在纺织厂找到了工作。阿金一没文凭,二没经验,虽然空有力气,但高不成低不就的,他挑挑拣拣找了许多份工作,但都做不长久。无论如何,两个人一起打工的收入还是不错的。

第一年,我们就还清了债务,之后又打了三年工,攒了一笔钱,当我们正打算回去大施拳脚的时候,我发现我怀孕了。双方的父母都力劝我留下孩子,我也不舍得打掉,可也不敢重蹈上次一边怀孕,一边搞养殖的覆辙。于是,我们继续留在广东打工,直到生下孩子。

孩子长到两个多月时,我们把婆婆接来带孩子,又继续打了差不多一年的工。忽然婆婆生病了,由于广东的医药费太贵,我们就带婆婆回县医院诊治。我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她。

阿金的兄弟姐妹们认为,婆婆是因为给我们带孩子而累病的,所以她的医药费全都由我们出。对此,我没有怨言。但是,我们辛辛苦苦攒下的钱就这么被用了大约三分之一。

现在的物价和人工费都比几年前涨了不少,更糟糕的是,村边的鱼塘已经被填平了,如果要养殖鸡鸭,势必要另外找场地。可是,我们家没有合适的地方,而比较适合养殖的山林场地又离家非常远。

正当我费尽心思想着怎样再次把养殖业办起来时,阿金和他爸爸、哥哥却在合计着翻修我们正在住的一层楼房,建第二层楼。而且,因为我们打工赚了些钱,阿金竟然慷慨地答应出大部分的钱。

我极力反对把钱花在重建楼房上,苦苦哀求阿金先把钱花在养殖上,等养殖赚了钱再建房子。可是他说:“谁知道养殖能不能赚钱?要是像上次打了水漂,哪里还有钱建房子啊?”

虽然打工的钱有我的一半,不,是一大半,可是,那些钱最终还是被用来建房子了。就因为我是个女的,我自己挣的钱也无法自己支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养殖的梦想再次化为泡影,我再一次恨自己不是个男人。

05

后来,我没有再下广东打工。我发现大儿子不爱读书,个性也很叛逆,我知道那是自己不在他身边教育他的缘故,于是我决定留在家里照顾和教育两个孩子。

插画师:苏丹

在我亲力亲为的教育下,小儿子比较懂事,学习成绩也不错,而大儿子却始终叛逆。他勉强读完初中,就跑出去打工了。虽然我不希望他那样,但他仍是走了这条农村孩子最常走的道路。

农村孩子普遍早婚,我的大儿子也是,才十七岁不到十八岁,他就闹着要结婚。原来,他的女朋友怀孕了。我们只好手忙脚乱地匆匆为他们举办了婚礼。

婚礼和彩礼花光了我们几年攒下的积蓄。几个月后,他们的孩子呱呱落地,我就是个奶奶级的人了,尽管我才刚刚四十岁。没钱了,而且成了需要带孩子的奶奶,我认命地默默埋葬了曾经想要通过养殖发家致富的梦想。

因为我是女人,我不得不背负许多额外的责任:怀孕、生子、教育孩子、帮孩子带孙子等等。

如今孙子四岁了,他的爸爸妈妈在外打工,我每天照顾他,接送他上学,然后下地干农活,农闲时,再到附近的一个板厂打零工。晚上把所有的家务做完、把孙子哄睡之后,我才能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说,阅读和写作。

回首自己走过的四十多年人生路,我感觉自己仿佛一直戴着一副沉重的枷锁,在它的制约下,我的人生处处受限,那副枷锁就是——我是女人。

午夜梦回,想到自己曾经雄心勃勃的梦想、曾经意气风发的计划,一个个都成了泡影,我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无奈叹息。所幸,除了那些曾经的梦想和计划之外,还有我酷爱的阅读和写作相伴。这几年来,我写的文章已经有近十篇被报刊、杂志或公众号所采用。这是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事。

有人说:“现实的世界受限于步伐,而文字的世界可以广袤无垠。”阅读和写作给了我打开枷锁的希望,我真心希望能用自己码出的字作为利刃,撬开这副无形的枷锁。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夏日雨荷
自2008年开始创作,至今发表散文十余篇。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