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灰,下辈子我还要你做我的猫

小星星 · 2019-02-16 11:3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刚开始的时候,小灰灰还能挣扎着站起来。后来,它的身体越来越软,再也站不起来了。我抱它起来,只觉得手里的猫跟一团棉花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我和小灰灰的缘分是从今年夏天开始的。

7月的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听到车底下传来小猫的叫声,蹲下来一看,车盘底下真有一只猫咪。它小小的、很乖巧的样子,只比巴掌长一点,看样子才一个月大。我在周围没见到猫妈妈,也没找到它的主人,就把它带回了家。

我买来奶瓶,在奶嘴上开了个大点的口,把羊奶一点一点挤到它嘴里。猫咪一边喝奶,一边用亮亮的大眼睛望着我,眼神很温柔。被它这么一看,我心里软软的。

我给猫咪取名:小灰灰。

小灰灰天天粘着我。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毛绒绒的小东西,蹭着我的腿,让我感觉很是甜蜜。我洗脸,它就站在我腿边。我洗澡,它就守在浴室门口。晚上我睡觉,它也蜷成一团,挨着我。


小灰灰是我一手带大的,就像我自己养的孩子一样,我很爱它。

有一天,我发现小灰灰用后腿挠自己的头,它的头上好像有跳蚤。因为我这周才搬过来,新家还没打扫,可能它在哪个角落,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啪”一声,我打开抽屉,拿出驱虫药,扒开小灰灰颈后的皮肤,把一管驱虫药洒在了上面。以前,我只给它用半支,但今天为了更快消灭跳蚤,这次我用了整支。

当天晚上,小灰灰不停地刨猫砂。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看到它想要站起来,可是站不稳,才走了几步就踉踉跄跄,栽到了床底下。小灰灰的眼睛睁得很大,眼神涣散,爪子向前伸出来。我感到大事不妙,便慌里慌张找了一家离家最近的医院,带着猫赶去。

我冲进医院后,医生接过猫,进了诊疗室,一边检查一边问我:

“怎么回事?”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起床,发现它站不稳了。”

“家里有没有老鼠药?它看起来像中毒了。”

“没有啊,它也没乱吃东西,只是我昨天给它用了驱虫药。”

“3个月以下的小猫不能用驱虫药的,你怎么给它用外驱?现在,你可以给它安乐死,也可以继续医。但只有奇迹发生,这猫才救得回来。”

我的脑袋感觉“轰”的一声炸了,“救,救,一定要救命,医生,麻烦你尽全力救治它。”

医生招呼助理,抽血检查。报告显示,小灰灰的肝肾没有损伤。医生说,现在只能打点滴,促进排泄,慢慢将毒素代谢掉。我想替它转去更好的医院,但是现在情况危急,只能先医治再说。


随后,我请了一天假来陪伴小灰灰。

医生给小灰灰的前臂连上输液器,耳朵夹上心率仪,又给它扎了一针镇定剂,以免它心率过快,引发猝死。但医生做完这些,小灰灰的心率、血液氧含量还是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

明明昨天还好生生的猫,今天就变成了这样。我看着小灰灰在生死边缘挣扎,心情很黯淡。

我不禁想:还不如换我生病呢,为什么要让乖巧可爱的小灰灰遭罪?小灰灰那么信任我,在我涂药的时候,它都不挣扎一下。涂完药后,要是它感到不舒服,叫一声,再把睡着的我挠醒,我哪怕打的走遍全上海,也会送它去急诊的。但它太乖,太体贴人。自己不舒服,还忍着,忍到我早上起床,它真是只傻猫。它肯定想不到,我给它涂药,会害了它。想到这,我的心都碎了。

过了会儿,小灰灰排尿了,我欣喜若狂,以为毒素能通过排尿被慢慢代谢掉,它就能活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小灰灰还能挣扎着站起来。后来,它的身体越来越软,再也站不起来了。我抱它起来,只觉得手里的猫跟一团棉花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握着小灰灰的手,一遍一遍地告诉它:“不要离开我,撑过去就好了。”小灰灰只是用瞳孔慢慢放大,来回应我。


下午5点多,小灰灰打完点滴。我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它在8点的时候进保温箱就会好。正想着,小灰灰开始呕,吐出了一些粉色的泡沫,这是临终的征兆,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

为了支付小灰灰住保温箱的钱,我回去拿信用卡。才到家,我一边拿着钱包,一边胡乱往自己肚子里塞东西充饥时,电话响了。是医生打来的电话,让我赶紧过去,小灰灰正在急救。

听到这个消息,我摊坐在地上,眼泪刷的落下,我开始嚎啕大哭。

等我赶到医院,小灰灰早已去世。

临终的时候,小灰灰一定很害怕吧,因为唯一可以依赖的我,不在它身边。如果我陪在它旁边,说不定它能活久一点。

这都怪我,怪我不仔细看药物说明,怪我给小灰灰多用了半支药。谁想到,现代医学这么昌明,却连一只猫都救不回来。我抱着骨灰盒,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如果我能用20年的寿命,换小灰灰平安康乐的一生该多好。别说拿20年寿命换,哪怕是30年都可以啊。真的很想它,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小鱼干,不知道小灰灰过得好不好。

我想对我的小灰灰说:“如果有下辈子,小灰灰,你愿意再做我的猫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星星
沪飘、待业、文艺女青年。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