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5岁当童工,遭受了法律也弥补不了的伤害

枫禹 · 2019-01-29 18: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如今,这个社会看似水平提高了,但残忍的现实仍然存在,法律保护得了人身,却保护不了心灵!”阿秀叹息了一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插画师:邰风

她,一位叫阿秀的女孩,出生于80年代,一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因为是女孩,因为父亲的一句话家里穷,弟弟要读书,小学刚毕业的她就被迫南下打工,那一年,阿秀才15岁。

一个年仅15岁,从穷山沟里走出来的女孩,面对残忍又现实的社会,别说挣钱了,连食宿都是问题。

为了生存,阿秀不得不日夜兼程地穿梭在深圳这座豪华城市里的各个工业区,一句我们厂不招童工”,使阿秀那颗原本坚强不屈的心受到深深的打击。她开始害怕,害怕这个世界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她开始憎恨,憎恨自己的父母为何不让自己读书;她开始厌恶,厌恶这个社会的残忍……但她不得不接受现实,否则自己真的会饿死。

“幸运”的是,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管理并不是很严,仍然有很多企业都在招童工,特别是女性,更容易进厂。阿秀在努力与坚持下,找到了工作。

这是一家只有两层的塑胶玩具厂:一楼是塑胶机,专门生产产品模型;二楼是加工与组装部门。由于没文化,年龄小,阿秀被安排在一楼上班,12小时制,两班倒

一开始。阿秀非常不适应。面对偌大的机器,她需要使出很大的力气去干活,加上嘈杂的噪音,阿秀那瘦小的身躯几乎要垮掉,但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咬牙坚持。

一个多月后,阿秀在转夜班时,在生产中不幸被机器切断了一根手指。那一次,阿秀彻底被吓坏了。

不幸中的大幸就是阿秀在进厂时签了合同,工厂赔偿了1500元给阿秀,并以上班不认真为由把阿秀解雇了!

阿秀懵了,心里有很多委屈:一只手指就1500元吗?工资呢?合同违约金呢?就这样了事了?这让阿秀心理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一个多月的活白干了?一根手指就这样没了?

1500元对那个年代的打工者来说或许是一大笔钱,但没了一只手指,以后找工作谁还要?阿秀心里真的很难接受,于是就找工厂里的领导又哭又闹,可是她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怎闹得过那些社会经验丰富的大人?

你再闹我就报警了!领导的一句话就把阿秀吓得不轻。幸好,阿秀虽然才小学毕业,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有困难找警察叔叔嘛!


去找劳动局吧。警察看着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可怜,就告诉了她劳动局的地址。

很抱歉,你在公司没有购买工伤保险,我们无法受理。劳动局工作人员的一句话就令阿秀彻底崩溃。

求求你们帮帮我吧,我家里穷,父母没钱供我读书,我不得不出来打工,求求你们了。阿秀跪在工作人员面前苦苦哀求着。出门在外,在困境中,她不得不放下尊严。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豆大的泪珠不停地从她无神的眼睛滑落,憔悴的脸蛋楚楚可怜。那只断了一根手指的手还包扎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面还能看到一坨坨鲜血,甚是刺眼,这得受多大的痛啊?工作人员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了,连忙过去扶起阿秀:你先起来吧,我们带你去工厂协调一下。

她在我们公司并没有购买工伤保险,公司有权不给予赔偿。而且,公司根据合同违约金赔偿了三个月的工资。工厂方给予这样的一句答复,将劳动局打发了。

什么?那1500元只是赔偿给我的工资?那我这手指就这样白没了吗?你们不能这么没良心!阿秀冲着他们怒吼着。但他们又岂会惧怕一个小女孩?

你们看,这小女孩那么小就出来打工,弄成这样也是可怜,你们能否通融通融,毕竟这年代,出来挣一分钱也不容易。劳动局工作人员边安抚着阿秀的情绪,边对工厂领导说道。

领导们看着正在哭泣的阿秀,犹豫了一会,其中一位说:容我们商议一下。说着,带领其他领导一起走出了会议室。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领导们走进了会议室。

经过我们公司高层领导的商议,公司可以给她支付她出勤工资。这是公司的劳动合同和她的医疗单据,医疗费公司已经全额报销了。看看劳动合同这一条条款:‘乙方在试用期内不合格或被解雇,甲方有权不支付薪资,试用期为3个月,这是她的工作证。她是因工伤被解雇的,所以公司赔偿了她3个月的工资,原本她的出勤工资公司是有权不支付的,但经过公司商议,破例支付她的工资。

领导拿出一份资料,一边指点解说着,一边拿出500元与工资票据,继续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请她在这里签名。

你们一开始不是说因为我上班不认真才解雇我的吗?现在怎么又说因工伤才解雇我的?你们可要给我一个说法,当然,这500元工资是我应得的,我签!听到领导的解说,阿秀的情绪很激动。

确实,你们要弄清楚,因员工个人原因解雇和因工伤解雇是有区别的。劳动局工作人员说道。

我工作怎样,你们可以问问那个刘组长,也可以找那些跟我一组的同事了解一下,说是因我工作不认真解雇我,我真的不服!阿秀不服气道。

哈哈,你工作认真?你工作认真会弄断手指吗?我严重怀疑你是因为穷才来讹我们公司的钱!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断了一根手指是我活该,是吗?阿秀不甘示弱道,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不走了?好啊,那你就好好在这里坐着,要不要我叫人来给你送茶送饭啊?领导有点气结。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了。劳动局工作人员悄悄地跟身边自己的同事说了这么一句。

就这样,劳动局的人带着阿秀在当地派出所、医院、政府、工商局、市局等地方穿梭着,阿秀还特意回趟家开了贫困户的证明。

看着手中的一大叠文件,什么贫困户证明、医院工伤证明、劳动纠纷条律、人身安全受威胁条律等等,阿秀想,这些白纸黑字的文件,真的能替自己找回公道,找回尊严吗?就算找回了,手指还能接回去吗?就算接回去了,心里的伤害与阴影又有谁能弥补?

最终,因工厂被调查出存在机械老化问题和安全管理问题,阿秀成功地领取了工伤赔偿款共计12000元。看着只有四指的手里的钱,阿秀哭了,哭得很伤心。一系列的法律条文为她找回了人身安全的保障,却无法弥补她心里的伤害。

我看着坐在对面的阿秀,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从她的语气中,我听出了无奈与心酸,更多的还是委屈。

如今,这个社会看似水平提高了,但残忍的现实仍然存在,法律保护得了人身,却保护不了心灵!阿秀叹息了一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枫禹
在深圳谋职,喜欢化孤独与无助为文字来鼓励自己:不管生活、工作如何艰难,只要还有梦,明天就一定会更美好!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