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请你不要再批评我了,好吗?

小雨 · 2019-03-01 18: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爸爸的表情凝重了一路,突然对我说:“丫头啊,如果你不生病了该多好,我们还可以拿着这钱去买点肉呢。”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只知道当时我听了这话,真的好难过。


插画师:左丘

我的家在一个贫穷而又落后的农村里,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还记得小时候每年都要交公粮,家里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好在爸爸会干泥瓦匠,总是出门给人家盖房子来补贴家用。妈妈就在家一边务农,一边带着我和哥哥。

在我印象里,我小时候两只耳朵就得了中耳炎,总是湿漉漉的,而且有时候还会就出一些脓水,那味道闻着极其恶臭。

儿时,只要我一发病,小朋友都很自觉地不和我玩,我也会很自觉地一个人静静地发呆。妈妈常常带我去村里的药店拿药,那时候每次抓药都是两块钱,吃两天,效果还不错,然而对我来说还是治标不治本。病总是会反反复复发作,家里条件又不好,我们从来没想过去大医院看。

有一次,正好是夏天的一个傍晚,爸爸从外面干活回来了。爸爸有很久很久没有在家里了!他刚一回来,我就迫不及待地缠着他,希望他可以陪陪我,更希望他如果能给我买点零食就好了。

这天,我突发奇想:如果爸爸能带我去看一次病不就好了,村里那家药店旁边不就有个小合作社吗,不管爸爸给我买什么都好,哪怕仅仅只是两毛钱的零食,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那时候,两毛钱在生活中可以买一包醋或者酱油了,还可以买那时候特流行的,我们都爱吃的冰冻草莓王,如果可以用它来降暑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我要是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有一支冰冻草莓王的的话,我相信我会高兴上三天,就连晚上睡觉都会笑醒的。

我开始嚷嚷着让爸爸带我去看病。他让我在院子里等他,他去屋里呆了很久才出来。我看爸爸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大高兴,跟他走了一路,我都吓得不敢说话。

到了医生那里,我也很乖乖听话。医生还是像往常一样,开了两块钱的药,让回家先慢慢吃着。回来的时候,我也不敢再提要求让爸爸给我买零食了。爸爸的表情凝重了一路,突然对我说:“丫头啊,如果你不生病了该多好,我们还可以拿着这钱去买点肉呢(那时候肉三块钱一斤)。”

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只知道当时我听了这话,真的好难过,好难过。


在我记忆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这个病。这个病日日夜夜折磨我,我也很难受,我也希望它能早点离开我,然后我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和小朋友一起玩了,我就能听清大家有时候到底说的是什么了。

其实我也好想吃肉,除了过年可以吃到,平时再也没闻过味了。

也是从这以后,不管我什么时候再犯病,我就再也没和任何人说过了。我总是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用纸在耳朵里不停的擦啊擦,总想着如果可以擦干净,以后再也不流就好了。

后来我都习以为常了,也知道爸爸妈妈都带我看病也看烦了,有时候发病我也不管它了,唉!流几天流几天吧,反正也是看不好,反反复复的也真是烦人。

我妈总念叨着:“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见起色呢?”

因为反反复复发作,病情已经慢慢开始影响到了我的听力,我妈给我说一些事情的时候,我有时候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渐渐地,妈妈也对我没了耐心了。

有时候,她想让我帮忙。她刚说完就又去忙她的事情了,我都来不及确认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半晌回来之后,见我还在那一动不动,我妈立刻怒火冲烧地大声吆喝:“你个死丫头,让你做点事情的时候,总是磨磨唧唧的,不知道给大人帮一点忙!什么也做不好,还真是指望不上。”这次是真的,我听见了!我说:“妈妈,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我没听清楚。”这时妈妈更来气了:“整天就知道装聋作哑,你听见了吗?就知道偷懒。”“我听见了!”我难过的眼泪在眼圈里忍不住的打转转,更不敢大声哭出来!

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的,每天都想竖起耳朵,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可是我越用力越听不清楚,耳边还总有像蝉鸣一样的声音响个不停,越使劲那个声音就越大,包围了外界所有的声音。我好想哭,可是我更害怕爸爸妈妈发现后,批评我。

很多次,我都多想鼓足勇气对爸妈说:“其实我不是故意不回答你们的,只是我真的有时候没有听清楚你们都在说什么。很多次,我都是靠你们唇形来猜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可我再努力也猜不对。直到现在,我多希望你们能走在我面前,温柔地慢慢的对我说话啊。我也多希望,妈妈,你不要再批评我了好么?你不知道你一批评我,我只会更加难过!呜呜呜~”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雨
洛阳人。个性签名:唯有内心强大,方能淡定优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