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回忆,摔倒的疤痕

七令媛 · 2019-02-15 18:4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慢慢地,我们的距离越来越大,没了小时候的感情。我们身边都有来来往往的过客,需要经营别的感情、写作业应付考试。只剩下偶尔的问候和童年的回忆,还有我带给她伤害的那个疤。


插画师:子魚

空闲时,我的脑海里都会想起儿时的伙伴,心里不免有点感伤。

她过得还好吧,快要结婚了吗?关于她现在的消息,我只能偶尔在与妈妈的通话里听到。

她家离我家只有一墙之隔,我们是邻居。从我有记忆起,她就存在。没上小学前,每天我们吃完饭就跑去玩过家家、老鹰抓小鸡、跳绳,从村头走到村尾,好像每一天都是在玩。我们玩累了就喝水,想上厕所就跟小卖部的叔叔要张纸巾,再一起蹲公厕.....那时的快乐简单而美好。

吃完晚饭后,几个小伙伴奔跑在昏暗的路灯下,在你追我打的嬉笑间,她跑在了我的前面,另外几个小伙伴在旁边包抄我。忽然,她左拐,“砰”地一声,我不知怎么地碰倒了她。她倒下时摔在石块上,我吓坏了,杵在旁边一动不动。她爬起来,眉骨上滴着血哭着说:“你个死啊细,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我听着她的话,愣在了原地,心里更害怕了几分。身旁几个女生起哄:“哈!你死定了,她妈妈等会就来找你……”

后来人都散了,我不敢回家,便在村里游荡到天黑。之后,我去了另一个婶婶的家。婶婶正在做插花手工,她的女儿也在帮忙,我就坐下来跟她们一起做手工。

婶婶说:“你妈妈正在找你,你不回家,是不是把谁弄摔倒了,还把人家弄流血了?”我懦懦地说:“没有啊,她很好啊,我只是出来玩的。”婶婶的女儿说:“你骗人,我都听别人说了,刚才你妈也来问,你有没有在。”

我不记得剩下的事情,只记得没过多久妈妈就来了,我以为她会打我,但她并没有生气,只是问了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我站起来,笑着说:“这就回。”便赶忙牵住妈妈的手,跟婶婶告别。

回家路上,妈妈跟我说:“你把人家弄摔倒了,也不敢回家呀。我特地去药店买了药,已经给珍珍用了,明天我们一起去看下她吧。”我抬头望着妈妈,有点难受地说:“她说讨厌我,以后再也不跟我玩了。”

妈妈说:“不会的,她只是说气话。不信,你明天问她。”在妈妈的安抚下,我没那么害怕了。

插画师:苏丹

我只记得,之后我去找过她,跟她说:“我不是故意的,你还痛不痛?”她气呼呼地说:“你去摔下试试,我都毁容了。”

“我们以后都不是朋友了吗?”

“现在,我不想理你。”

又过了几天,当着双方妈妈的面,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地沟通。最后,我们来了个释怀的拥抱,日子也回到了当初的美好。只是,每次我看到她脸上的疤痕,对她都有种无法言语的愧疚感,我与她的相处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再后来,她开始上学,而我自己在家玩,不免心里空落落的。我的三个哥哥要上学,因为学费紧张,我延后了上学时间。

我等啊等,终于等到开学时间,但爸爸还是没有提我上学的事。我感觉不妙:家里是不是不想让我读书了,那我就见不到她了。我越想越害怕。

“爸妈,我要上学,我想见珍珍。”

爸妈说不行,我就哭。哭了几次后,有点效果了。妈妈说:“我跟你爸爸说让你去读吧。”

书是读上了,但她与我不是同一级。我在学校里见到她跟其他同学手牵着手,挺心酸的。慢慢地,我们的距离越来越大,没了小时候的感情。我们身边都有来来往往的过客,需要经营别的感情、写作业应付考试。只剩下偶尔的问候和童年的回忆,还有我带给她伤害的那个疤。

不是突然的想起,只是一直放在心底。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七令媛
潮汕人,在重男轻女背景下长大,打工多年后,准备换一种活法。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