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性侵你的,可能还有你的亲人

淡淡的芒果 · 2019-03-07 15:2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这些噩梦很多时候都是可以避免的,父母的疏于照看、家里长辈对于异性接触界限的判断模糊、性教育的缺失,还有曾经不够勇敢的我们自己,一起堆积成了一个个黑暗沼泽。


插画师:piggy

一直不敢跟别人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脏”的女孩。

小时候,家里环境不好,父母靠经营小小的水果档维持生计。因为家里有两个孩子,而弟弟还小,父母常把大部分剩余的精力和关注放在弟弟身上,对于我,爸爸妈妈则常说“自己去玩吧”。因为附近的小孩都很友善,他们决不会想到,放任我自由自在去玩有什么问题。

我家和姨妈家相邻,中间隔了一条街道。有一天姨妈姨丈来我家串门的时候,姨妈说我毕竟是个小孩子,总是没人照看不好的,姨丈那时刚好赋闲在家,便主动请缨说可以帮忙照看,反正大家住得那么近。爸爸妈妈对这个建议都感到很高兴,他们也乐得清闲了。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我经常被招呼到姨妈姨丈家里,但这只是噩梦的开端。

刚开始,姨妈姨丈对我的确很好。他们常说要把我当女儿,还说他们也想生一个女儿,觉得我很乖巧,所以对待我是特别亲切。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当屋子里只剩我和姨丈的时候,姨丈会做一些令我不舒服的举动,比如会故意把我抱在他腿上抚摸,还是小孩子的我也能感觉到不对劲。于是我回家后跟妈妈说,我不想再到姨妈家了。

妈妈一边忙家务活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我为什么,我支支吾吾地说:“因为我觉得姨丈家没有小伙伴陪我玩。”妈妈说:“傻孩子,姨丈读过很多书的,是有文化的人。早点跟姨丈学习知识,就能比小伙伴们都厉害呢。”就这样,发现危险讯号的我,再一次被到黑暗的沼泽。

终于有一天,姨丈说给我看动画片,那时候他们家已经用上台式电脑。他把我抱到跟前,我看到电脑屏幕里,一对男女互相亲吻抚摸,然后脱掉衣服,男的压倒那个女人,把手伸向她的下体。这个有冲击性的画面让我一下子看懵了,我呆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感觉脸像火烧一样,心里只想赶紧逃离。

这时我感觉到有人在抚摸我的下体。姨丈扑了上来,一下子把我压倒,一边用他恶心的嘴脸亲吻我,一边想强行扯掉我的裤子,就像电脑里的画面一样。一瞬间,我感到羞耻、厌恶、无助、憎恨,我大哭起来。我只记得我用了浑身的力气不停地抓姨丈的脸,可能不过半分钟的对峙,但是仿佛时间很漫长。

万幸的是,邻居听到我大哭大闹的声音,来敲门问是什么事。姨丈只好仓皇停止他侵犯我的行动,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姨丈还恶狠狠地警告我:“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爸爸妈妈,不然全家陪你一起丢脸!”

我再也不愿意去姨丈家里,也没有对人说过这件事。那天似噩梦一般,爸爸妈妈看到我哭着跑回家,也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妥,只以为是我和小伙伴打架了。姨妈姨丈也很少再来串门,很快姨丈工作升迁,他们在县城里买了房子,搬过去后,我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碰面。

插画师:piggy

我一直刻意不想起这件事,仿佛这个我成长路上的悲伤插曲是不存在的,尤其是长大后再和姨丈碰面,他对我都是客客气气的,更让我怀疑那件事情是不是一个幻影。我好像和所有同龄人一样无差别地长大了,我告诉自己我跟别人没什么不同,除了我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导致我对异性一直抱着敌对的念头,更是迟迟不敢恋爱。

直到我在豆瓣上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小组,里面的组员都是被亲人侵犯过的,与我同路的可怜人。那些黑暗记忆如潮水向我袭来,原来我不曾真正忘记过这件事。曾经弱小的我无处倾诉,不敢倾诉,只能不断催眠自己,潜意识里却还是觉得自己是个与人不同的,肮脏的女孩。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无助的人,危险的猛兽就在身边,碍于情面和亲戚情分、世俗社会道德的偏见,我们只能选择闭嘴。有一些十分勇敢的孩子告诉父母,父母却告诉他们不要声张,否则以后“父母难做人,你也难做人”。

这些噩梦很多时候都是可以避免的,父母的疏于照看、家里长辈对于异性接触界限的判断模糊、性教育的缺失,还有曾经不够勇敢的我们自己,一起堆积成了一个个黑暗沼泽。

受伤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精神。受害者需要经过漫长的心理建设和精神调节,才会重新接纳自己和异性,才能正确健康地对待两性关系。

无论如何催眠,受伤的事实也不会改变。如果沼泽已经存在,我们还可以选择做一盏盏的明灯,为黑暗中继续踽踽前行的人发出一点点光和热。不要歧视受害者,对受害者进行二次打击,真正应该打击的,是伤害人的猛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淡淡的芒果
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幸福,走过浓烈的人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