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孩子在盼着你们早点离婚

鸟鸟 · 2019-02-22 17:3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小学时我就曾幻想,有一天我妈会走过来跟我说:“我和你爸要离婚了,你选谁?”伴随着这个幻想的不是伤感,而是“理应如此”的平静接受。背后隐隐有一个判断:我妈值得更好的生活。


在某群谈到原生家庭,我说了一句“小时候一直希望爸妈早点离婚”,没曾想收到无数共鸣。

原来受父母关系之苦的大有人在。

而父母那一边常想的是,不管夫妻再怎么吵,为孩子也要忍住不离。

就像那句“父母在等你的一句谢谢,你在等父母的一句对不起”,亲子之间总是存在需求和给予上的信息不对称。

原因,一方面当然是中国式家庭里很少有父母会关注孩子需要什么;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关系大于个体”的潜意识——中国式家庭,是只有关系,少有个人的。


本文图片来源:dribbble.com;作者:Anton Fritsler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这些中国传统伦理都是以关系来定位个体的角色、价值、分工,而不谈个体的喜好、性格、选择。个体似乎是关系的附庸,为关系服务,当然,也以此获得关系的福利。

而“春江水暖鸭先知”,个体感受,往往就是关系中那只敏锐的鸭子

当我妈为了我而在婚姻里忍气吞声时,我是什么感受?

当我妈因为她的爸爸、我的外公反对,而离开爱人与我爸相亲时,她是什么感受?

当我爸觉得他在婚姻里得不到想要的理解和支持,又是什么感受?

每个看起来普通的家庭关系,似乎都可以拆分成无数个这样的疑问句。它们围绕个体需求,每一个都试图擦亮个体感受的光芒,而不以关系为基本。

只是这样的问题,在60、70年代的一辈人那里,很少有人会问。一方面,是物质基础限制,许多集体福利只向家庭开放,如集体分房;另一方面,是观念上的从一而终,关系大于个体。


但80、90后的“鸭子”们,比60、70后们要更敏锐。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我的同龄人,小时候都经历过希望父母离婚的内心戏。

小学时我就曾幻想,有一天我妈会走过来跟我说:“我和你爸要离婚了,你选谁?”

伴随着这个幻想的不是伤感,而是“理应如此”的平静接受。背后隐隐有一个判断:我妈值得更好的生活。

但这一幕始终未曾发生,我只看到爸妈之间多年来的关系真空,如白茫茫一片的雪地,覆盖着终年不化的冰雪,而雪下面,是各自隐藏起来的他们的自我,彼此间没有交流。

直到退休后,覆盖在我妈领地上的积雪渐渐融化,她常常往外跑,旅行、运动、和从前的老友逛公园打牌。留在家里的时间比之前更少。到她有机会搬到新房,不再和我爸住一起,新的生活才真正开始了:不需要赶时间回去做饭,不需要被我爸霸占着大大的客厅,自己龟缩在房间里,不需要因生活习惯不同而被评价。

可以说,这个阶段我妈才不再作为妻子和母亲,而是作为她自己重新去生活。有自己的空间,时间,兴趣爱好,这一切都是一个人最开始的样子——依照自己的需求,来建立自己的关系和生活,而不是依照关系的需求,来扭曲自己的轨道

如今90后的亲密关系被传媒简化为“一言不合就离婚”,“七年之痒变成三年之痒”,似乎90后是“没有感情的关系杀手”,而这一切背后,是从家庭集体主义过度到个人主义时代的必然。

衡量个体价值和定位的最重要标准不再是关系,个体的兴趣、价值观、生活质量等都被看成重要价值,两性都在适应个体与关系之间的张力,沟通能力成为情感关系中重要的元素被关注。这就是我们在经历的时代,其转变早在小时候我们盼着父母离婚就开始了。

关系在父母那里是一个大大的框,在我们这里成为一个生活的工具。

是我们定义它,而不是它来定义我。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如果我妈早在十几年前就离婚,也许会提前过上这种自在生活吧?

这样的假设有点荒谬,我并不知道当年如果离婚,她需要承担周遭怎样的压力,而且她显然并不认同我“个体大于关系”的基本出发点,至今仍然认为,女性应该结婚、生孩子,以家庭为核心。

但我仍很高兴,她这只来自上一辈的鸭子,和我一样享受着这个时代的春江水暖。

我能做的,大概是首先把父母们都看成一只独立的鸭子,有他们个体的需求和感受,而不只是作为我们的父母生活。这样才能在关系中,让他们的脚丫子感受到春水,感受到他们的感受是值得被看见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鸟
婊酱FM主播,自由撰稿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