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女工:她们用双手撑起城市

积成家政女工项目 · 2019-03-15 18:34 · 尖椒部落
摘要:她们中间,有来自城市的下岗职工,有来自城市郊区的失地村民,有来自偏远山村的流动人口......她们克服了传统偏见,鼓起勇气,学习着各种技能,奔波于城市的高楼大厦中,走千家,进万户。

有一个行业,现在被誉为朝阳产业,叫做家政服务业。在这个行业中,活跃着千千万万个家政工。据统计,截止2017年,全国家政从业人员总数达到2800万左右,其中女性家政服务员占多数。这些平平凡凡的家政女工们,为了生计服务在许多家庭之中。

她们中间,有来自城市的下岗职工,有来自城市郊区的失地村民,有来自偏远山村的流动人口......她们克服了传统偏见,鼓起勇气,学习着各种技能,奔波于城市的高楼大厦中,走千家,进万户。

她们用一份耐心陪伴孤寂中的老人,用一份守候看护稚嫩的孩子,用一份辛劳换来家的洁净……她们看似平凡,却为城市的发展贡献了不平凡的力量。


胡大姐(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她就像我的亲闺女一样。”这句话是于奶奶最常说的一句话,口中的“她”,就是家政工胡志玉,胡大姐已陪伴老人10多年。胡大姐每天来到老人家,给老人家做饭、洗衣、梳头,陪老人聊天、讲笑话。

老人的孩子定居国外,一年见不了2次,每年中的几百个日子都是胡大姐陪她度过的。对于奶奶来说,这样的陪伴是无价的。胡大姐最清楚她吃什么药,胡大姐最明白她的饮食口味,胡大姐说的话最能到她心坎里。

胡大姐下班时,于奶奶总是走到窗台目送着她离开,等待着她第二天的到来。


谷大姐

“我是一个妈妈,我有2个娃娃,一个生活在城市,一个长在乡下。”这是家政女工们自己编的歌。这种心情,对于育儿嫂谷瑞军来说最熟悉。在儿子1岁9个月时,家里生活拮据,谷大姐把儿子狠心放在了村里面的托儿所,自己跑出来干家政。

那一年,她照顾的小女孩也是1岁多。谷大姐每天给她喂饭、洗澡,教孩子说话、认字。时间久了,和孩子的关系很深,孩子把她当成另一个妈妈,她也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上班下班两条腿,上班时是儿子抱着我的腿不让走,下班时是小女孩拉着我的腿不让走”。


高连云

“喂,您好,我这里有一个很优秀的家政工,挺适合您的,您过来看看?”这些话,高连云每天要说上几十次。2002年,高连云从村子里第一个出来做了家政,当时别人还笑话她,说她干得是伺候人的活。可她觉得社会开放了,总有老人需要照顾,孩子需要照看,干这活,不丢人。

高连云照顾过上百个家庭,最多时一天要干四份工。后来由于想出来找家政工作的姐妹越来越多,她索性自己开了个家政公司,帮姐妹们介绍工作,高连云诚信的服务获得雇主和家政工的一致好评。

“能洗衣来能做饭、能做营养健康餐、样样咱也都会干”,这是家政工高连凤自己编写的快板词。因为高大姐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父母重男轻女,高大姐12岁才上小学,没有铅笔,她偷偷地在垃圾堆了捡短得无法再握住的铅笔头,用刀子把铅笔芯取出装高粱秸上写字。

可惜她的努力并不能改变父母让她辍学的命运。小学没上完,高大姐只能回家干活,没法上学了,高大姐在夜校旁听,跟着别人读报纸,跟着电视字幕学,就这样认识了不少字。


高大姐

高大姐干了17年家政,照顾过孩子、照看过老人,走过城西,走过城东,她总是用开朗的性格感染着每一个家庭。

高大姐经历的故事很多,她说干家政有酸有甜,有苦有乐,她想把自己的心声写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家政工这个群体,于是她又拿起笔,和村子里的家政姐妹们一起编快板词,一起写通讯稿,一起演出节目。

“我的一双千变万化的手撑起了小家,也撑起了大家,走出小家为大家,社会和谐是一家,这就是我的家政梦。”这是高连凤大姐发自肺腑的心声,也代表了千万个家政女工的心声。

家政服务看似平凡,却也不平凡!

致敬,我们的家政大姐们!致敬,家政女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济南槐荫积成社区社会服务中心家政女工项目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积成家政女工项目
济南槐荫积成社区社会服务中心家政女工项目是一个专门为家政姐妹免费提供各种服务的公益性项目,该项目内含有各种活动,大家都可以报名免费参加!参与项目的姐妹可以互相认识和交流,有烦恼可以倾诉,有诉求可以发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