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女工故事

· 2015-02-11 19:47 · 尖椒部落
摘要:发生在身边很多关于婚姻的问题,或多或少和一对矛盾有关系:重男轻女和计划生育。文中提及的所有事情都真实发生,也将不断有人继续面临这些。

导语:尖椒部落拟推出一个新的栏目,名字就定为“女工故事”。我们希望这里成为大家抒发内心所想所感的后花园,和工友们分享彼此生活的点点滴滴,可以是发牢骚,也可以是记感想;可以是纪实的生活清单,也可以是虚构的文学作品……总之,这里的所有文字都是关于女性打工者自己的家长里短,自己的儿女情长。

今天第一期我们推出简的作品,她的文字非常优美,故事也细腻动人,讲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事,自己的情感和纠结。文章比较长,约三千字,希望大家能有耐心读完。

感谢李昀老师的大力举荐、支持。

作者的话:发生在身边很多关于婚姻的问题,或多或少和一对矛盾有关系:重男轻女和计划生育。文中提及的所有事情都真实发生,也将不断有人继续面临这些。同时,两地分居所造成的隔阂,也是在关注着的。试图将身边的事情诉诸笔下,望得到指正。


她在半夜醒来,悄悄走到客厅,给自己倒杯水,安静地坐在黑暗里。

一直纠结的那些问题又浮上脑海。

女儿睡得正香,隐隐可以听见低低的鼾声,如细微的波纹荡漾在夜里。几百公里外的家乡,他应该也在睡梦中吧。她突然觉得极其孤单,在这一百四平米只住着她和女儿的房子里。

不知不觉抱住双肩,似乎想求得一点温暖,求得一丝被拥抱的安慰。

结婚已经十二年,分居只是这两年的事情。两年前,她调动到此处。有将近半年时间,他停薪留职,来到这边打工,期望一家三口不致分离太远。他能从事的工种,是在工地帮人监管工程,和她不在同一个城市。工作还算清闲,但总是走不开,虽然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最多也就一月回来一次。半年之后,他无法支撑下去。工地的工作比之前坐办公室总还是辛苦很多,团聚的目的也没有达到。他返回家乡,继续坐办公室喝茶吹水看报纸。

他家姐弟二人,自小被父母宠爱。跟出来的时候,父母并不放心。回去时黑瘦了些,更是暗暗怪罪媳妇。为什么要调到这么远去工作呢?在家呆着不是很好吗?他们心里却又有些惶然,媳妇出去了,儿子回来了,这媳妇不是就这么丢了么?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直发酵,也悄然影响着他。

家乡是很小很小的镇,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人尽皆知。公公和婆婆的言行,疾风般吹进了她的耳朵。别的想法是不会多说,两个人放一块,很明显儿子比媳妇各方面都差很多,只是讲:“唉,这辈子是抱不上孙子了。”

她听到这话,不禁握紧了拳头,以抵触全身的寒意。

在家乡,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暗流般涌动。婚前,听说有些朋友怀孕后偷偷找人做B超鉴定性别,女孩就打掉。为了婚姻的稳定,有甚者是引产三次之后才得龙胎。朋友也曾半开玩笑跟她说:“他是一根独苗,嫁给他不怕被逼着生男孩?!”那时候豪情万丈:“如果怀了女孩要我引产,那好,我马上去做。打完小孩就离婚。”

那时候的想法多单纯啊。她笑笑,暗地里有些佩服自己年轻时的勇气。可婚姻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女儿十一岁了,一直都很优秀。刚接过来时正读二年级下期,在老家是三年级才开始学英语,而这边一年级就学,不用怎样督促,女儿用半个学期时间就迎头赶上,成绩优等。为了让女儿的童年更加开心,不被埋没在作业堆里,第二年就转学进了私立学校,这种条件在家乡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尽管现在两地分居,还是不能不说调过来是正确的。

两地分居终究不是长久的事情。哪怕只是为了孩子健康成长,这个家都需要保持一定的完整性。她有些气恨他的不争气,在工地就只坚持了半年。毕竟还是近很多,一家团聚的时间也多些。说不定慢慢就能找到别的机会,到这个城市来。而家乡距这里的遥远,来回都得耗两天时间在路上。以公公婆婆现在的心态,会给这个小家罩上怎样的阴影都很难说。他没什么主见,容易受周围人的影响。

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她也有过。不管男孩女孩,两个孩子会有个伴,不那么孤单。她有妹妹,热热闹闹的童年有很多美好记忆。在她看来,虽然有同学,偶尔还能和社区的孩子一起玩玩,女儿还是孤单的。现在小,芝麻点大的事都会跟她说。等长大了呢?她记得自己在青春期,几乎所有的纠结,恋爱的花开花谢都是瞒着父母的,怕他们担心,也怕他们瞎操心。女儿也是要长大的,父母可能做不了她一辈子的朋友。

不过,他和她都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按计划生育政策正常情况下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在老家,也有人想办法弄二胎指标。给第一个孩子弄个高度近视或是其他什么什么的疾病证明,也有些真的办成了。她不忍心这么糟践孩子,就像是来自父母的诅咒。加之当时呆在家里,他和公公婆婆谁也没明显提过这事。

现在却被提出来了!

她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只是这时候说这些,有种被人落井下石的痛楚。她带着孩子,独自在离家几百公里外的此处,上班、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并非不希望有人过来帮帮的。母亲曾经过来帮了好几个月,父亲因未退休不能过来,就那么孤零零一个人呆在家。本来已经让她心里有些不忍,结果又出车祸撞断腿,母亲只得回去照顾。她跟公公婆婆开过口,一次又一次被拒绝了。

她多希望他能在自己身边。然而他这一回去,不知是否还有过来的打算。他似乎安然于现在的生活,上班轻松,回家有父母招呼茶饭,一年找机会过来三两次。两人渐渐话都少了,多说几句就有吵起来的可能。地理上的距离慢慢变成心理的距离。

有段时间她情绪低落到动不动背着人落泪。

然后,她被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吸引住了。再要一个,能使公公婆婆更安心,或许也是加强他和她之间的关系的纽带。一个男孩。如果是女孩,只怕最终会落到离婚的地步。

她开始热心打听计划生育政策,试图找出漏洞。趁早。已经三十几岁,再晚怀孕和生育都会变得困难。老家就有这样不少先例,到四十来岁才好不容易办到证,结果怀不上了。可她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这边计生远比老家严格,根本无法蒙混过关。

剩下的路子,都要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她犹豫着,一天一天比较到底值不值得。“没有人逼你,”朋友说,“又何必考虑太多。他们也只不过说说,真因此失去工作反而说不定怪你自作主张。”

没有人逼你!没有人逼你!!没有人逼你!!!

她苦笑,却将自己逼得更紧。

他的姐姐,偷偷生了二胎。姐姐姐夫都有工作单位,已经停薪留职出来多年。姐夫在外包工程,做得风生水起,但还都不愿意丢了单位那个名分。孩子已经两岁多,不敢走漏风声。唯一带回老家一次,假说是别人的孩子,日日如坐针毡。

另有一对同学,男子在机关,女子在银行。女子怀孕后回老家生了儿子,买通关系将户口落在男子兄弟名下,也不敢带回来这边。看似仍是一家三口优越丰富的生活,内中却隐藏很多幽怨。眼看孩子快到读书年龄,做母亲的只能暗自垂泪,不知如何面对将来。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她没法想象自己可以在这种日子里撑过去。

放弃工作,又有不舍。工资不算特别高,总还是一份稳定收入,且有五险一金。两人都三十多了,从单位出来,又能做些什么?尤其是他,他怎能承受这种天差地别?稳定经济来源的断裂,和添了一口子人要多出来的很多开支。

是我太贪心。鱼与熊掌,岂可兼得。她傻笑着摇摇头。

“还有别的办法。”有人悄悄在耳边说,“找个女人代孕。”她一惊,却又认真起来。对现代医学技术,这已经不是难事。然而人选?

“你真的疯了!”朋友说,“不要再跟我说这种事情了,不要再说了!!!”她想象电脑另一头的她对着QQ,已经本能地紧紧捂住耳朵。

然而她还是仔细跟她分析:什么样的女人才会愿意去做这种事?没有计育证正规医院怎会接受?不正规的医院大人小孩出问题怎办?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带大?怀孕十月,就算不是自己的孩子,那个女人如不舍得呢?……种种错综复杂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她是真的关心她,希望她放弃不切实际想法。

还有办法。假离婚。生了再复婚。就她一个人失去工作好了。……

一条路,又一条路。

看似是路,其实都导向死胡同。她心里何尝不清楚。

鱼与熊掌。熊掌与鱼。鱼……熊掌……

在这样清冷的夜里,她为自己倒一杯水。以水的温度暖着双手,一颗心却迟迟暖不过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简
女,37岁,湖南洞口人。喜欢看书、听故事、骑单车、爬山、带孩子。试图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妄想肆无忌惮地简单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