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吴太白 · 2015-02-17 00:00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曾经,春节是全年最热闹最温暖的时候。长时间奔波在外的年轻人都回到家乡,与父母子女欢聚一堂。一年未见的激动,全都融化在精心备置的年夜饭里;亲人团聚的热切,全都氤氲在围坐炉边闲话看春晚的氛围里。于是,这一年在外打拼的艰难和孤独,都得到了最大的安抚。那个时候,春节最大的意义,便是亲人团聚,休养生息。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春节就变了味道。隔壁老李家儿子一夜暴富,开着轿车回家,给老父盖了新房。王阿婆家孙女儿嫁了个富有夫婿,穿金戴银,衣锦还乡。明里暗里的炫耀和比拼,让年味儿里掺进了硝烟味儿。对于有的人来说,春节终于变成了“没脸回家,没钱过年”。这个现象如此突出,以至于央视等主要媒体都做了报道。然而,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批评对于真真切切的生活细节来说,毫无意义。你我都知道不应该攀比,但又捱不过亲戚的碎嘴和父母的埋怨;你我都知道不应该盲目追求一夜暴富,但又熬不住《成功学》在社会上大行其道…知道所有大道理,却还是走不好自己的路。在这些压力面前, 这家还怎么回?年还怎么过?


其实,我们需要戳穿成功学所推销的神话。在“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对于贫穷,人们指责得理直气壮——是因为你不够机灵、不够努力、不够有背景。总而言之,都是你自己的问题,所以活该被鄙视。但是,这是谎言,至少是片面的观点。过去几十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在大命运和大潮流的推动下,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倾颓。这些故事当然有个人因素,但它们更受宏观格局的影响。开放市场、鼓励下海时,遍地都是机会,投机倒把都能让人一夜暴富。产业结构调整时,一大批“铁饭碗”的工人被迫下岗,一夜倾颓。由此看出,个人的命运会被大时代所左右。


另一方面,在市场经济追求效率和资本积累的规律下,大多数社会都经历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时期。中国恰好在这个节点上。社会的结构和分层注定了有一部分人不得不承担恶劣的后果,比如贫穷和污染。比起在塔尖的人,底层的人缺乏资源,很难突破限制,鱼跃龙门。虽然说,决策者们会在经济发展的高潮过后,将重心调整到“促进公平”上。但在此之前,贫富差距并不是凭一己之力便可以改变的事情。


总而言之,个体的命运并不全然是任凭自己书写的。你没有成功,没有挣大钱,绝对不能说明你不够努力,不够聪明。大格局和大命运会影响和局限个体的发挥,将贫穷全然归罪于个体,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当然,这绝不是说我们就完全随波逐流,悲观地坐等命运安排。相反,如何顺应大潮流,抓住时代赋予的时机,是想成功的人必须要研究的课题。


不过,话说回来,年关难过,我们该怎么面对回家过年的挑战呢?首先当然是破除对成功学的迷信,为自己减压。要相信,在特定的社会结构和经济形势下,很多人都同你一样在挣扎,绝不是你不够努力、不够聪明。你不偷不抢,又怎么会“没面子”?其次,家中长辈有时候不知道在外谋生艰难。并不是长辈的要求都是合理的。完全忠于长辈是愚蠢,不是孝顺。对于不懂事的要求,就该大胆拒绝。再次,生活不易,不要为难自己。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眼前的困难。一时逞强可能会导致后面几个月甚至一年都很难过。接父母到外面过年,会不会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好办法呢?最后,即使生活暂时是隐忍艰难,我们也正当青春年少。没什么比青春时的一贫如洗更理直气壮的了。时间会带来你所值得的回报。


今年年夜饭,不管在哪儿,记得敬自己两杯。一杯敬在外奔波的疲惫劳累,一杯敬怀揣梦想的隐忍坚持。


作者:吴太白
吴太白小姐,爱说爱笑阳光有活力的好姑娘,喜欢看书写字做饭交朋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