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丽的故事:我要离开,这不是人待的地方

吕途 · 2015-03-19 11:49
摘要:王美丽是富士康的一名女工,为我们讲述了她的日常故事。当听到对工厂“不是人待的地方”这般评价,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原本应该是人生活意义重要来源之一的工作成了这幅模样?为什么产业工人只是将自己当做城市生活的过客?为什么资本能够如此狡诈地玩弄我们于鼓掌之上?

本文摘选自吕途《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一书,获作者授权发布。

主人公王美丽是一个来自重庆奉节的女孩,17岁进入深圳富士康管理物料,接受访谈时(2011年9月)已工作半年。

一、美丽的的日常生活

在这里工作感觉特累。心累。我是心累再加工作累。

…我需要管理重要物料…如果损坏了的话要赔偿。…我管理的操作员也挺不配合的,不然我也不会觉得很累…企业反正就是这样呗,我知道每个企业都是这样吧,而且有些企业比富士康还要严。很正常,没法改变。

…我们这里底薪是每月1350元。转正之后,如果一个月基本不休息大概能拿3000多元。…好像这个厂没有淡旺季,一直很忙。会扣餐费…住宿都是住公租房…水电费也是自己交,…我们有社会保障卡,也交住房公积金。

假如有什么不太满意的地方,也不会去沟通的,不满意的话就是自己辞职走…解雇人的情况也有…

有年休的,做满一年有三天的年休。过年肯定要回家的,实际上只有3天时间…。

每个宿舍都有电视。作业员有时间看,我们全技员没有时间看…我们宿舍8个人,7个人有男朋友,我也有男朋友…我们对班,几乎没时间碰面。

厂里好像有阅览室,但是我没有去过。

平时在宿舍里面很少聊天…休息的时候就是在寝室睡觉…有需要买的东西的时候就出去一下。

二、美丽的想法与打算

社会本来就是这么现实的,不存在什么公平与不公平的。说社会公平吧,我也举不出例子来。说到不公平呐,为什么别人做得没有我好,但是他的工资待遇比我高。还有比如说同样是站在一个位置上,为什么每次我去得比他们早,走的比他们晚,交接的事情也比他们多,但是挨骂却一样的多。

…将来绝对不会在富士康…现在不知道,以后再看吧。明年辞工之后,我想继续读护士…因为在这儿毕竟干长了也不是人的地方…真的,你待久了真的感觉特别烦,每天做同样的事情。将来无论做什么…基本上不会想在奉节那里,因为奉节毕竟太小了…会想着在重庆…。

三、讨论

(一)工作的意义

上班工作是现代人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工作与人类生命意义的断裂甚至相悖是造成现代人迷茫的重要原因。具体一点儿说,由于现在大多数人所从事的工作的特点,导致工作在满足了生存需求/甚至物质享受的同时却造成了精神上的迷茫:工作只是一种谋生手段,与生活的目的和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联系;换句话说,工作的动力在很大程度上在于拿到工资而不是工作过程本身的乐趣和意义;工作是消费时间的方式,而不是享受生命的过程。

对于很多工友来说,打工就是为了谋生,这是正常也是正确的。问题在于,当我们的思想仅仅停留在自己可以养家糊口这个层次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只要使劲干、拼命干、命运就会改变,也许不会想到其他人和社会对改变每个人命运的关系。如果多数人是这样,那么可能到头来个人的愿望什么都实现不了,大家都很难养家糊口,因为大家的利益没有人去争取…打工者的境遇是一样的,对工作的感受非常相似。当…问美丽打工期间有没有让她开心的的事情的时候,美丽想了半天说:“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用更形象的话来说,美丽认为富士康不是人待的地方。但是,离开了又能干什么?又能逃到哪里去?改变新工人现状和未来的出路不是逃离,而是对工作本身和制度文化的反思和批判。

美丽的话里让人感到刺激最大的就是她说的:“这不是人待的地方!”那么这里为什么不是人待的地方?…

(二)只要是人都会去思考工作和生活的意义

对于王美丽来说,工作本身对她就是一种折磨。这包括:(1)精神压力大,主要是因为她保管着贵重的物料,如果损坏需要赔偿;(2)劳累,本来工作时间就很长,而作为全技员,她要比普通操作员早来晚走,所以更加疲惫;(3)工作过程不愉快,工作内容本身重复枯燥没有趣味是一个方面,她作为全技员需要组织线上的生产,而线上操作员的怠慢更增加了她对工作的不满。

…对于王美丽(18岁,1994年出生)…这个年龄的年青女性来说,对自身生命质量的要求和对生命意义的懵懂追求是她们对工作要求的主要方面。而工作对生存需要的满足程度处于次要方面(其实一个单身的人如果要求不高,物质需求方面是比较简单的),虽然这不是说她们对工资待遇没有要求。

可以预见,而且很多其他工友的生活现实也证明了,当工友年纪增长,在自身、家庭和社会的要求下结婚、成家、养育子女的时候,工作的主要功用一定会转化为维持家庭和子女的生存需要,这时候,在生存压力下,追求自我存在价值和社会意义的内容就会被压抑下去。

改革开放之初,工厂首选的招工对象是年青的女孩子,因为这些人没有社会经验,好管理,没有家庭负担,满足于很少的工资待遇。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年轻人进入城市以后很快就在城市生活的大环境下产生诸多自我意识和社会思考,从而产生对个体发展和社会发展的诸多诉求。在没有家庭重担压力的时候,不会因为不多的工资收入而很快屈从和满足。

当现在的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进入3、40岁的年纪后,…这些人会同时关注工作对生存需求的满足和工作与生命意义的关系。当然,很多人会有妥协,但是妥协不等于放弃,这些在…有关工友的生命故事中可以得到反映。

(三)对打工者“过客心态”的反思

“过客心态”是打工群体的最显著的一个文化状态。这种状态表现在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打工者对居住环境的态度。对于美丽来讲,她在重庆的居住地就是工厂宿舍,因为她认为住在宿舍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就会辞职离开,所以她可以忍受各种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另一个方面就是表现在对待工作条件和工作待遇的看法上。大家都有很多不满,但是由于认为是“暂时的”,所以不会去争取改变。

在生活中的过客心态,会让我们不去争取很多的现实需求。比如:对居住权的要求,对居住条件和环境的要求,对子女在城市义务教育权的要求。在工作中的过客心态,会让我们不去争取工人应得的权力。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过客心态让打工群体没有任何抗争的动力和谈判的合力,最后只能被各种势力和利益群体牵着鼻子走。也许大家会认为,打工者本来就是过客呀!…这不完全符合事实。从居住地的稳定性来说,打工者倾向于在一个地方落脚的趋势是明显的。…作者2009年在北京皮村、苏州和深圳…访谈的工友中,打工时间最短的是2个月,最长的是20多年。时间差距如此之大,求得的平均数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统计意义,因此,我们的信息统计只是我们分析问题的一个辅助。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即使在这样的差距之下,平均下来的数字还是很能反映明显的趋势,这说明这种趋势的明显性。

这里我们需要反思这种“过客心态”形成的原因。为什么已经逐渐不是过客的打工者仍然有如此明显的“过客心态”。…看看现在中国的一些工业园区,与其说是工业园区,不如说是厂区加上工人集中营,在那里工人只被当做廉价劳动力对待,不考虑工人的家庭、居住、子女教育方面的问题,也不考虑这个地区的社区发展问题。工业园区就是为了满足资本生产和赢利的需要,当这个目的无法满足的时候,资本就会撤离,而不会考虑这个地方的未来。…资本在全世界的自由流动,进而制造一个个废墟却被接受…。打工者的“过客心态”看似是一种无奈选择,其实…资本本来就是“过客”,它的目标永远指向最廉价的劳动力,而打工者的过客心态完全符合资本的逻辑,迎合和支持了资本的扩张和逃离。

(四)资本的狡诈是基于我们的“怯懦”

富士康在中国和世界都很出名,不仅是因为它在中国雇佣了上百万的员工,也不仅因为它是世界最大规模的代工厂,更是因为发生在2010年的富士康跳楼事件。我们会听到一些为富士康说的“好”话:富士康的工资比其他地方高呀;如果你不喜欢富士康就不要去呀;富士康已经很人性化了,为员工提供了图书室、心理咨询室等设施。

上述“好”话的欺骗性和虚伪性很容易被揭穿:富士康的高工资是以大量的加班来达到的,就像美丽的工资单(见图1)告诉我们的一样,也同时是以高强度的劳动来达到的;去富士康不等于富士康就好,如果富士康真的好,那么富士康的员工流动率就不会那么高了;富士康不仅不人性化,而且完全是反人性的,这从美丽告诉我们的事实就可以看清楚,公司的确有阅览室,但是劳累了十多个小时的她根本就不会去光顾。

图1

工资保密这件事…凸显了资本的狡诈…有一个常见的现象,询问底层工人的工资和普通农民的收入情况是非常容易的,大家几乎没有丝毫隐瞒,会帮助我逐一罗列清楚。但是,很难从稍高工资的人或者大老板、小老板们那里了解到他/她们的收入情况,然后还美其名曰“保护个人隐私”…这不是保护隐私,而是掩盖剥削。为了让普通员工不去深思这个问题,企业还制订了工资保密的原则,这从一个方面掩盖了剥削,从另一个方面将工人们分割成一个个的个体,让工友们互相猜忌而不是彼此联合…王晓明老师在《鲁迅传》中的一段话:“专制本身并无多大的力量,它的力量其实来自民众的愚昧。鲁迅后来更发现了,这愚昧并不只是麻木,它还包含着怯懦和苟且偷生的决心。”(《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王晓明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5月,第5页)王老师的《鲁迅传》也为我们展示了鲁迅深深的痛苦,也就是说,当鲁迅深刻批判民众不能面对现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是一样的,而这一点往往是很多古往今来自鸣得意的学者们所不敢和不能承认的。当勇敢就意味着失去饭碗、失去自由、甚至丧命的时候,选择“怯懦”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被责备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吕途
吕途,北京工友之家工作人员,已出版:《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中国新工人:女工传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