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不是演电视剧——探访香港性工作者集聚地“一楼一凤”

Joey · 2015-03-26 18:51 · 易生活教育
摘要:说起一楼一凤,也许大家都很陌生吧?其实也就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形式,一个性工作者租下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接客,而很多性工作者会聚集在一栋旧楼的某几层,所以大家管这叫一楼一凤,性工作者也叫「凤姐」。

本文转自青少年性教育网站青杏网(greenxxoo.org)。性爱知识、情欲小说、实用攻略、有爱漫画、青春故事、特约专栏……如果你想与我们一起谈性,每天涨姿势,请搜索公众号「elife_education」关注。

原文标题:青杏酱带你逛“一楼一凤”(香港的性工作者)

说起一楼一凤,也许大家都很陌生吧?其实也就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形式,一个性工作者租下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接客,而很多性工作者会聚集在一栋旧楼的某几层,所以大家管这叫一楼一凤,性工作者也叫「凤姐」。首先来普及一下香港的性工作者法律,如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不受个别逗留条件限制),在私人地方为他人提供性服务并不违法。

但如果搞个按摩店,在店里接客,这个按摩店的老板就犯法了,因为任何人于公众地方,包括街道、餐厅、店舖等,主动地向其他人提出任何性服务及其条件,就已触犯法例。

青杏酱在一个非常学术的会议上认识了一位性工作者小美,而当场就被这位女豪杰的性观念惊呆了,深深觉得,中国性观念的解放,其实应该从一线开始啊!这些在社会道德眼光中似乎很肮脏的行业,其实将婚姻与性看得更加透彻呢。于是某天,青杏酱探访了小美,虽然因为性别相同没享受到什么性服务,但也算我的一楼一凤初体验啊,忍不住分享给大家。


(一楼一凤就隐藏在这些旧楼上呢~)


(一楼一凤,首先要有楼)


(要柏芝还是安娜?)


来自贵州的小美,46岁入行,到今年55岁,做一楼一凤已经将近十年,在香港像小美这样大岁数的一楼一并不多。小美收费如何呢?从刚入行时的一次200元,升至一次300元,青杏酱默默打开香港几个主要的性工作者信息网如141161,可以看到许多性工作者的标价几乎是这个的两倍,以小美现在这个年纪,一个月还可以赚5万块,平均一天做四、五就可以了,小美还表示自己不算勤奋,说对面那条街40出头的人,一天可以做二、三十个了。

警察抓贼更危险

来到小美位于深水埗的工作地方,这是03年小美分到公屋之后专门租来做生意的,每月4000元,照小美的说法,一个星期就可以把两个月的房租赚回来了(杏酱捂脸自愧不如~)。这里跟一般的出租房没什么区别,以电影中所见的香港性交易场所的标准,甚至有些过分简陋。进门左手边一张圆餐桌铺了一层塑胶纸,上面摆着风扇和水壶,桌子对面就是小美的工作用床了,小美可是在这里解决了千万男性的难题呀!以下一段对话让大家感受下小美的真性情。


(咦,有个电视机,难道是用来播小电影的?)


(难以想象如此朴实无华的家居然是个一楼一)


青杏:咦,你这里不像个一楼一凤的地方啊,倒很像学生党住的地方呢~

小美:噢~很多一楼一会挂很多闪亮亮的彩灯在房间,一来气氛好一点,二来皮肤看起来白。但我就是这样的,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没有必要搞那些,就是要真实真诚对待客人。

你们一定很八卦,第一个问题就是一天接多少客人吧?小美说,一天4个。正当涉世未深的青杏酱表示哇好厉害好累哦的时候,小美轻蔑地笑了一下,嘴角往上抖一抖那种笑,说她半个小时就可以很轻松搞定一个客人了,客人来无非就是想出而已。(男客集体躺枪~)

青杏看港剧太多,于是小心翼翼地问小美,有遇过要求很过分的客人呢?例如变态杀人狂啊~虐待狂啊~

小美又抛来一个轻蔑的眼神,说:「你们年轻人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从来没有遇到变态的,需要多点要求就多给点钱咯,你告诉我你的需求,我帮你服务,达到目的就结束了,没遇到什么太过分的。最多也就是吃霸王餐的,偷钱的。」原来很多嫖客都是欺负新来的,新来的没经验,做完跑去洗澡,钱又不放好,就这样被人把钱偷走了,真是白做了呢。

青杏酱对于这个答案当然是不满意的,于是又问了一句,难道你就不怕遇到电视上那些变态的,杀人的,虐待狂之类的么?就这样殉职真的大丈夫么?没想到小美的回答完全让杏酱对性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上升到山顶了,原话是这样的——「霍~警察抓贼不危险哦?建筑工人盖房子不危险哦?遇到又有什么办法呢?这都算命。」杏酱心想,也对,女人又不能去当一天挣1700港币的扎铁工人,性工作也不是什么危险行业嘛,还是不要老是用电视剧情节乱假设,接受性工作也是个平凡的工作好了。

性就是:肚子饿了就要吃

年龄是小美的最大劣势,也是唯一优势。小美表示,自己已经55岁,没办法与二十几岁的女孩竞争,但岁数大,从业时间长,也让她很了解嫖客的需求,可以很专业地服务。登广告的时候,对方跟小美说年龄可以写小一点,照片美化一下,小美还不肯,让对方如实写年龄,如实登照片。

在小美眼中,专业地服务一向都是自己非常骄傲的一点,「我认为性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都有需求,都需要服务,那我作为一个性工作者,去做这一项服务,很正常嘛~通常来找的客人都是买服务,但也不是年纪大有经验就服务好的,最重要还是态度。」一边说着,小美一边掀开日历,表示自己已经报名参加了3月底香港性文化节的性景游,该活动旨在带领报名者参观香港成人色情业界的特色,小美作为性工作者,确实是色情业界的特色,而她的另一特色在于,她非常积极地参与性文化倡导工作。杏酱已经完全折服在小美的公益精神中无法自拔~

小美参加过中国人民大学的性文化工作坊,与一班硕士博士一起上课,而她是唯一的性工作者。小美一边从单位里唯一的柜子里翻出工作坊的结业证书,一边说,「好多客人都以为我做倡导工作只是说说而已,一上来我给他们看这个,都吓到了,完全想不到一个性工作者会有这么多真材实料的。」小美确实是真材实料,不仅是性工作的实践者,也是为性工作正名的前卫女性。很多人会认为嫖客都是性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者老弱病残的,小美想要打破这个老观念,让大家明白性服务是光明正大的供需。她经常以性工作者的身份参与公众教育,也到很多学校参加性工作的论坛和讲座。

澳洲英国更好赚

除了本土的业务,小美还曾跟旅行团到澳洲打工,交8000澳元,通过正规程序办了学生签证,澳洲学生签证每周有20小时的合法打工时间,而性交易是现金付钱,移民局查不到你做了多少个小时。澳洲薪酬几何呢?客人一个钟给公司160澳币,小美可以分得60澳币,一周交150澳币房租。

小美是姐妹介绍去做替工的,算是赚得最少的,但她也发现那里是赚钱的好地方。两个月的替工,没有人给她排班,赚了14万港币(年薪百万的成功人士啊啊啊啊!!!!!)。「如果40岁左右,一个月可以赚40万港币。基本都是鬼佬,亚洲客人会找年轻的性工作者,小美还表示在澳洲还试过一对夫妻找她,除了假胸顶得她很不舒服,以及不会吃女人下面,小美觉得还是可以接受女性的(我的三观啊顿时刷刷刷的~)

去完澳洲,小美又去了次英国,一般是大陆人开的黑市,一个钟90英镑,拆帐拿到45英镑,如果需要额外服务,甚至可以双倍收费,而额外服务的钱不需要给公司拆帐,落自己袋。但在那边,竞争很大,年轻的女孩会免费给客人额外的服务,为的就是客人以后多来。其实在香港竞争更大,特别九龙区,收费较低,除非身材好或外貌靓,额外服务才有资本跟客人收钱,一般额外服务都不怎么收钱了。

既然澳洲英国都比香港好赚,为何不留下来呢?小美又拿起手机,翻出与一个中年男子的亲密合照,「我不是为了这个男朋友,都不会回来的,一定会想办法留在澳洲的,那么好赚。」小美的男友其实是她八年前的一个客人,因为聊得来渐渐发展为情侣,小美经常跟他一起出去旅游,下个月人家就要跟男友去荷兰玩了呢。(杏酱顿时浮想联翩~)

暗示同志儿子入行

小美的家庭可以说是性别多元的最好例证,因为儿子其实也是一个性少数。儿子从小跟爷爷奶奶住,跟小美感情不算好,甚至到现在还是叫继母妈妈。19岁跟着小美来到香港后,母子俩一直分开住。以至于儿子的同性恋身份,小美也是近几年才得知的。在电视上曾看到小美戴着墨镜接受采访,自己的母亲当然认得出来。

儿子向小美坦白,之前有怀疑过,但看了电视确认了,一开始有些抗拒,后来想通了,觉得母亲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也做了一些有意义的倡导,很替母亲骄傲。小美一边说着一边展示手机里儿子的照片,清秀俊朗的脸庞,干净整洁的打扮。儿子也曾经跟着母亲去澳门理工大学做讲座。小美曾经拿着午夜蓝(香港男性性工作者互助网络民间社团)的传单回家,看到儿子把地址剪下来,在小美的影响下,儿子甚至还去桑拿场做兼职,但最终觉得自己嘴巴不够甜,在这一行也没办法有太好的前景。

「只要一夫一妻这个婚姻制度存在,性工作就有存在的空间。」小美说完这句金句,就带着杏酱来到隔壁的同行那里,并对青杏说,你要是周末晚上来啊,这条走廊都排起队来了。顿时有一种好想入行的冲动。。。。


(小美的邻居,bling~bling的有木有~)



(预告一下3月27-29日香港有性文化节哦~)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