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富士康工人夜生活 泡夜店 用鼻子喝酒【多图】

2015-03-31 16:33 · 中华网
摘要:富士康工人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无法完整地告诉你,我只能带你看看郑州富士康工人的夜生活,管窥他们不乏精彩,但也有诸多无奈的生存状态……

编者的话:几年前,中国工人作为一个群体,被《时代》周刊选为该刊当年年度人物,让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关注有了一次小高潮。然而,“年度人物”的光环背后,中国公众对工人这个群体的印象却更多的还是与诸如“血泪”、“过劳”、“低学历”、“低收入”等不那么光明的词汇联系在一起。而富士康,作为雇佣工人数量以百万计的巨型制造企业,几乎一骑绝尘地在高比例的劳工话题中代表了工人雇主的形象。那么富士康工人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无法完整地告诉你,我只能带你看看郑州富士康工人的夜生活,管窥他们不乏精彩,但也有诸多无奈的生存状态……

在中国郑州,最火爆的夜店,是一家霓虹闪耀的普通俱乐部,不远的地方就是每天24小时生产iPhone的工业园区。这家叫做“穿越时空”的夜店藏在开放的建筑工地后面,最近一个周六的晚上,这里十分热闹,有塑料口哨、果盘、留着莫西干头的儿童、不省人事的工人,还有一个讲黄色笑话的滑稽艺人,表演用鼻子喝啤酒。明亮的频闪灯下的夜晚,狂乱舞动的人群,都显示出全球供应链里一个极少有人注意的层面:成群结队的工人们下班后的去处。这些工人在此得到释放,进而重获返回装配线的动力。图为郑州,富士康新雇佣的工人正在等待招聘代理。这里的工人全天24小时都在制造iPhone。


夜班结束后,工人们回宿舍。这个位于郑州的电子产品制造区被称为苹果城。


工人们在上白班前买馒头。这些年轻人很难请假享受当下,因为他们要为更好的未来奋斗。


19岁的李立阳(音)与朋友合租了一间房。两人轮流倒班,每人月付房租约300元,比富士康宿舍床位贵一倍。


工厂门外的世界像是一个大集市。街区另一边,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有人在面包车里建起了纹身店。


夜班期间,女保安需在新城的大街小巷巡逻,新城共有20万人,其中多数是年轻人。这里有数百名私人保安。


在郑州郊区的富士康工厂区,一名用餐者在建筑工地附近的露天餐馆吃饭。


上完白班的工人离开工厂。这里不能与苹果公司在美国加州新园区杏树环绕,优雅舒适的工作环境相比。

一对年轻情侣在郑州一家夜店。这是全球供应链里鲜有人注意的一面:工人在此得到释放,重获返回装配线的动力。

郑州,一家夜店的歌舞演出。近几年,中国规模巨大的工厂里常常发生自杀事件,凸显工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


狂欢者中多是富士康郑州工厂的工人。

郑州一家夜店里的年轻人。


一名年轻人在一家露天餐馆边看异装表演边喝酒。



轮滑在富士康的“奋斗者”中颇受欢迎。彩虹、F-2及影子等几个轮滑团队每周组织活动,在城市各地滑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