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应该抗争的对象和重点是什么?

刘虓震 · 2015-04-01 12:21 · 知乎周刊·女权即人权
摘要:除了生理上被定义为女性的那些特征的东西之外的「怎么怎么」,都属于偏见。包括但不限于:女人听话,细心,爱美,多愁善感,富有爱心,感性多于理性,语文更好,数学不容易学好,死记硬背强于男人,灵活有创意不如男人……

we can do it!.jpg

个人所认同的女权,所对抗的是一种「预设」:因为你是女的,所以你就应该是怎么怎么样的。

除了生理上被定义为女性的那些特征的东西之外的「怎么怎么」,都属于偏见。包括但不限于:女人听话,细心,爱美,多愁善感,富有爱心,感性多于理性,语文更好,数学不容易学好,死记硬背强于男人,灵活有创意不如男人,喜欢孩子,更愿意依附他人,需要安全感,家庭才是她们最看重的,需要找比自己强的男人,力量不如男人,事业心不强,喜欢逛街,喜欢八卦,希望男人能负责自己的房、车和下半生……甚至,你都不该预设女人会喜欢男人。

不想被人「预设」的诉求当然不限于女人。我们可以将其概括为「人权」的一种。正如许多中国人不希望被「预设」为体育不好的亚洲人,而需要刘翔和林书豪来证明一样。林书豪成名前的遭遇,深刻地诠释了「偏见」是如何妨害一个人的才华被认可的。

然而,遗憾的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为了更好地生存,几乎无法脱离「预设」这一工具。因为它大部分时候都太有效。特别是在许许多多的人仍然被动地生活在他人眼光中的社会,这种「预设」无孔不入,从一个人的幼年开始影响他/她,从而使他们真的变成了被预设的那种人。最终,「预设」得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更加根深蒂固。

回到女权主义。许多女权主义者,有意或无意地对抗的,正是这种「预设」。所以会有事业心强的女性站出来说你看,女人也有事业心强的;会有能赚钱的女性站出来说,你看,我也能出得起房子钱;会有女程序员站出来说,女人也适合编程……然而这些对于那些确实更愿意照顾家庭的、赚钱能力确实不够强的、逻辑思维确实不太好的女人来说,又造成了一种负担——男性会拿那些「能干」的女人为例子,拒绝承担社会「预设」男人需要承担的责任。

矛盾的是,女性中的「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本来诉求就有不一致的地方。最典型的就是家庭责任的承担。「强势」女性群体认为自己既然已经分担了经济责任,男人就该承担家务、育儿责任,「弱势」女性群体无力分担经济责任,就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家务和育儿责任。这时,两性都倾向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状况(即,自己分担的部分越少越好),故而有了男人认为女人不劳而获,女人认为男人不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互相指责。

但,如果仅仅是家庭责任,那么这中间夹杂了两人感情因素,不完全由财产和分工而决定,并不一定会造成突出的矛盾。问题在于社会对性别的认识和政策还停留在过去:女性工资偏低,女性退休更早,女性有产假男性没有。同时还兼有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不足:对家庭暴力的惩处不够,对婚姻中无社会职业的一方(主要指家庭主妇)或未来要抚养孩子的母亲在离婚时的财产权保护不够(具体表现:男方转移财产无法追究,赡养费无法落实)。这就导致几个后果:

1.(平均而言)女性在事业上同样的付出,得到的报酬更少;或者说女性需要付出更多,才能获得同样的报酬;

2.(平均而言)女性的事业生涯长度不如男性;或者说女性要么每天加班,要么不生孩子,要么早参加工作(缩短教育时间),否则能达到的事业高度即使在无性别歧视的情况下还是会不如男性;

3.(平均而言)女性结婚要承担更大的风险,或者说女性相对于男性,必须在婚姻中索取更多才能与其承担的风险相适应。

这其中的一些结果会产生连锁效应,进入恶性循环。比如同等条件的女性相对于男性更难找到工作,或只能找到竞争不那么激烈的工作,进一步降低女性在职场上的话语权。

当然,这里讨论的后果主要涉及女性权益受损的情况,对于男性权益受到的损害没有多做分析。但我倾向于认为,由于偏见而阻挠一个人做她/他喜欢或擅长的事,对全社会而言是一个损失。然而,这句孤立看上去没错的话无法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社会需要不同功能的人。世界上希望当宇航员但并有当宇航员所需素质的人远多于我们能够培养的宇航员数量。最终,我们对于「公平」的渴望,不得不让位于权力的博弈。

在一部分国家,一人一票的制度使得女性的政治权力有了较大的进步,同时对个人的自由发展,对弱势群体的人道关怀,全社会有普遍共识。这些国家的女权状况相对不错。然而在某些国家,国家名义最高权力机关的现任女性代表比例只有21.3%,省部级以上女性比例11%。社会也不怎么同情弱者(并非指廉价的祈福点蜡烛同情,而是实际上的经济和生活便利援助,更有一般性的社会福利制度),女权状况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不愿意生女儿了。

所以如果要做一个总结,女权主义应该抗争的对象是任何一种偏见——无论看上去是好是坏;女权主义应该抗争的重点是掌握实际社会权力,并且从法律和制度上提高侵犯人权行为的代价。

最后,人是复杂的、自私的,很大程度上是非理性的。我们无法期待一个理论上公平的体系来解决复杂的现实问题。我的知识体系和社会阅历尚不足以让我找出一条最佳路径,但是期望能够平息一些对女权的误解。

这里还要专门澄清一个常见的误解:男女天生就有某某差异,所以男女就该有区别,做更「适合」他们的事。

这句话最本质的问题在于:男人群体和女人群体天生的平均差异,远远小于男性内部和女性内部的多样性。

尊重多样性,不人为设限(例如,因为你是女的,同等职位你就要早五年退休),这真的已经是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平等观了。有人说这是为了保护女性,因为更多人希望提前退休。我想说,女权要的不是保护女性,特殊关爱女性,让女性多获得利益,而是让女性和男性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退休这件事孤立看来也许对部分甚至大多数女性有利,但是退休时间早是否也意味着更难被提拔到更高的岗位上从而在退休前获得更好的待遇呢?即使是「产假」这样看起来跟女性天生生理状况有关的权利,也同样可以赋予男性啊!

同时,我仍想重复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女权的最佳路线就是「平等对待」。已经实施多年、影响深远的政策,其改变不仅需要考虑道义和长期社会福利,同样要考虑当下社会成本。问题在于,如果我们不为此而呼吁甚至牺牲自己的利益,我们是否容忍我们的孩子也生活在不平等的社会中呢?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