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流少女:那些曾经的温暖时刻,如今让她深陷孤单

· 2015-04-02 18:37
摘要:此时她却期望自己依然是那个流水线旁安静的孩子,每天踩着宿舍——食堂——车间三点一线的节奏。期望他不曾出现,期望他不曾亲吻过她,也不曾拥抱过她……她有些恨他。

就在上周末,从服务于另外一个工友机构的朋友那里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年轻的女孩,家人不管她了,男友也找不到了,一个人,身无分文,甚至没有一张身份证,瘦弱贫血的身体,肚里装着快要出生的孩子……这事情让我胸闷,忍不住要在这一周里连续地讲人流这个主题……

和这样令人刺痛的、说血淋林都不夸张的现实比起来,今天这个故事,甚至显得有些“温情脉脉”。但可能“打击面”更广……

只希望让更多的女孩看到:坚持避孕,坚决拒绝不安全性行为,比留住那一刻温暖要重要得多;也让更多男孩看到:你的肆意妄为和一句轻飘飘地“戴套不舒服”可能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也想给更多的父母学校看到:停止掩耳盗铃!给你的孩子科学的性教育!


1427969795943600.jpg

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流数字,位居世界第一。在中国,人流在计划生育背景下,是合法和随意的。而且,对单身女子来说,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图片来源:网易 摄影/陈敏/sun-pic 编辑/吴婷


她右手塞在衣服口袋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该去哪儿。

现在时间才九点半,她没想过这么早就检查完了。报告单在口袋里,被她紧紧攥着,已经汗湿。原本请了一天假,以为会在医院排长长的队,以为会面对一些难堪的场面,甚至可能很多特别的目光。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医生只是简单问了几句,开了化验单要她验尿。结果也很快出来。医生淡淡地说:“你怀孕了。”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她虽然有所预料,还是仿佛劈头挨了个响雷,嘴唇蠕动了几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医生草草在病历本上记了几笔,推给她。护士便诵念着下一个病历本上的名字。她站起来,知道自己该走出去了。

她不知道去哪。其实从医院出来还没到九点,完全可以回厂里销假,坐回流水线上继续每天惯常的工作。可她不想回去。

“你怀孕了。”

怎么能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来?没有惊讶,也没有谴责,什么都没有,甚至不如检验报告单上“阳性”那个鲜红的印章带有情绪。难道没看到年龄那一栏填的是17岁?

1427969447611481.jpg

摄影:付希华

街上很冷清,好多店铺都还没开门,和周末或是夜晚所看到的热闹喧嚣截然不同。没有震耳的音乐,没有闪烁的灯光,没有热情的叫卖,整条街像一个卸去浓妆的妇人,寡淡无味。偶尔有买菜的大姐骑着电动车路过,也有推着童车的年轻妈妈。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懵懂的闯入者,闯入了这跟她的生活全然脱节的所在。这想法令她觉得孤单。

第一次她有孤单的感觉,是刚从家乡出来。一出火车站,转瞬间,带她出来的小姐妹已经被人潮袭裹而去。她立足不稳踉踉跄跄随着人流往前往前,还是看不见那张熟悉的脸。她大声呼喊,喊声却被淹没在各种嘈杂中,连自己都听不见。那时心里的慌乱、紧张、不知所措,正如现在。

我要怎么办?她想不出办法。

或许应该回到厂里去。那是她熟悉的场所。虽然坐在流水线旁,思绪常不自觉地飞了出去。那单调的枯燥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永远都在将螺丝上进螺丝孔,打紧。“哒哒哒”螺丝枪的声音是车间唯一的声响。她在这声响里默然,慢慢变成一颗螺丝钉。固定的工序,固定的座位,固定的宿舍。加班的时候很累,不加班的时候工资很低。有时和小姐妹们逛逛街市,感受一下繁华世界。两年就这么过去,仿佛一辈子也能这么过去。除了打螺丝钉,她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些什么。

他的出现仿佛一道不同的光线,突然间让她乏味的生活有了色彩。但此时她却期望自己依然是那个流水线旁安静的孩子,每天踩着宿舍——食堂——车间三点一线的节奏。期望他不曾出现,期望他不曾亲吻过她,也不曾拥抱过她……她有些恨他。恨他那张笑脸,恨他温软的说话,恨他现在一定全然不知地还在上着班。那些相拥的温暖的时刻,让她陷入更深重的孤单。

几天后,她再次去医院,还是一个人。当躺在手术床上,两腿架到冰冷的金属脚架,她不由打了个寒颤。“放松点。”医生的话依然没有一点感情。她感觉到器械的侵入,狠狠地咬着嘴唇。

“放松点!”这话带点不耐烦了。

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叫声里满是疼痛,惨白脆弱。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简
女,37岁,湖南洞口人。喜欢看书、听故事、骑单车、爬山、带孩子。试图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妄想肆无忌惮地简单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