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工伤竟怪老婆是扫把星?岂能让女人成为资本替罪羊!

王林合 · 2015-04-08 18:54
摘要:工人看不到造成导致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是资本的生产方式:一切为了利润,漠视工人的权益。马克思曾经说过一句话:“资本家的目的,就是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而中国工人不仅面临着资本的剥削,还面临着国家资本的剥削。

工殇是整个工业时代发展的产物,中国正经历着这个时期。每天不断的上演着,机器吃掉工人肉体的一幕幕,血淋淋的手指从手掌断裂。

由此,工伤者经历着伤痛的折磨、精神的折磨、生活的折磨、资本的折磨。然而,机器没有停下来同情每一位伤者,依然然轰轰隆隆的转动,资本家还是高枕无忧的享受着生活的乐趣。

近些年,工殇的议题逐渐被大众所关注,也引起大家对工殇问题的讨论,工伤者群体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被展现出来。对笔者来说印象最深的是东莞刘汉黄事件,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才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来与资本抗衡。

当大家走进珠三角、长三角的手外科医院,你会看到无数工伤者的身影,他们挣扎呐喊着,他们平均住院的周期只有一个星期,过了一个星期又换成新的面孔。                      

在工伤探访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工伤者的痛苦和无奈,有谁真正的关注过一个工伤者家庭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和她qq聊天得知的。她是一名工伤者的家属,老公因为工伤失去右腿。她心里特别的难受,家庭的顶梁柱倒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然而令她难受的是家人对她的埋怨以及指责,让她心力交瘁,不知如何面对。

她叫小玲,是一名湖南籍的打工妹。结了婚之后,就和老公来广东打工,主要目的出来赚钱养活整个家庭。对于她们来说工作辛苦一点、累一点无所谓,只要能赚到一点钱,还是挺开心的。

小玲的老公一直在中山工厂打工,小玲在顺德一家工厂打工,两人平时偶尔放假了,相互聚一聚。过完年,小玲叫老公过来顺德一家工厂上班,两个人离得近可以相互照顾一下,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她老公会发生工伤。

小玲的老公进厂的时候,工厂没有为员工提供任何的培训,就直接上岗,每天上班9个小时,每个月都没有休息时间。机器显得比较陈旧,而且机器不断连冲,小玲的老公在工作的时候,被机器压断到右腿,导致截肢。

当她接到老公住院的消息,一下子蒙住了,匆匆忙忙去的照顾他,从早上到晚上,几乎没有闭眼,小玲也没有想那么多,先给老公支持和安慰。

可是,令她难受的是:老公、家人、亲戚将工伤的责任竟然推到她的身上,说她是扫把星、倒霉蛋等等难听的语言,要离婚?不停在耳边说起:你不把他叫过来工作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怪你!

面对这样的指责,小玲只能忍气吐声,悄悄地流泪,为什么自己的命这么苦呢?我也不希望我老公受工伤啊,宁愿受自己工伤也不让他受伤。我心里知道老公心里难受,但是你总不能把气撒在我身上,谁又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自杀、离婚的念头不断的蹦出,可是看看这个家还有孩子,心想不能被生活打倒,应该站起来协助老公拿到应有的赔偿。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被震动了一下,悄悄的为这位小玲打抱不平,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小玲的身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难道她叫老公过来工作有错吗?到底谁才是导致小玲老公工伤的罪魁祸首呢?

笔者曾经找过不同工友聊起此事。有人说,确实小玲叫他老公过来工作有一定的责任,如果不叫过来说不定不会发生工伤;有人说,也许是她老公的命不好,就算不叫过来工作,也会有面临工伤的风险;也有人说,怎么能是小玲的责任呢?显然是工厂的责任,厂方是否做好安全培训,有没有防护措施,有没有给予开机器的工人足够的休息时间,有没有及时的医治呢?发生工伤了该感到愤怒的是导致受工伤的资本家,而不是将矛头指向家人,家人也是受害者。

在现有的工厂制度中,资本一直扮演着强势的角色,尤其是这种父权制度下的工厂,工人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任由资本的宰割。至于工伤的原因,很多时候资本将责任推到工人的身上,是工人不小心,工人意识不够,更变本加利的要求工人自己出一些医疗费用,甚至有的还狡辩:开冲床是不用手的,谁叫你把手放在机器里面压啊?再加上工厂的刁难与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工伤者陷入更大的困境。

其实最重要的,工人看不到导致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是资本的生产方式:一切为了利润,漠视工人的权益。马克思曾经说过一句话:“资本家的目的,就是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而中国工人不仅面临着资本的剥削,还面临着国家资本的剥削。

而谈到性别的问题,女工受伤和男工受伤面临着不一样的处境,主要表现为以下方面:

 一、女职工受伤后往往面临双重的压迫

在全球资本的供应链条中,男工与女工面临同一个压迫,就是源于资本的压迫。但女职工因为生理的问题,又面临着来自生理的压迫,比如2012年手牵手工友活动室举办“女工一百个不爽”,就提到了女职工面临生育的问题、职场就业平等的问题、工厂车间遭遇性骚扰的问题、月经期不被尊重的问题、家庭暴力的问题等等。

二、女职工因为性别歧视的文化环境,往往成为工伤的替罪羊

就拿小玲的故事来说,她老公受伤本来跟她没关系,她却反倒成为替罪羊。

由于中国几千年父权制度,形成重男轻女的习俗,凡是在家庭里,遇到不好的事情,总是把责任推到女性的身上。例如潮汕地区,女工来月经就不能去祠堂;某些地方重男轻女,为了留住香火,不管女性的死活,不断生孩子,直到生出儿子为止,但有谁知道女性背后的痛苦,以及承担了多少养育孩子的责任。

 三、女性一旦受工伤往往就失去工作机会,然而男性还会出来工作

一位女性受工伤了,当她拿到赔偿之后,赔偿大部分是她老公来掌管,并且退出工作岗位,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照顾老人、小孩;然而,男性受工伤之后,除了休息完之后,还会继续工作。

我们在探讨性别平等的时候,总是会听到男性的抱怨,现在女性已经很平等,在家里不做饭不做家务,还管着钱,我们男人累死累活的挣钱,还要被老婆压迫,看起来说的很对,其实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男女真的平等了吗?我看没有。虽然男性也是父权社会下的被压迫着,他们被面临着买房子、结婚、资本剥削。

建国初期,中国废除一切歧视妇女的制度,把妇女从家庭制度解放出来,跟男性一样参与劳动,女性的地位有很大的提高,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是,改革开放以来,一切以市场为主导,资本重新进入中国社会,对性别重新的分化,性别平等相比改革开放之前反而倒退,女性又一次被束缚在资本和家庭中,这是值得每个国人来反思的。

性别平等不能只是嘴上说说,喊喊口号,性别平等不是把男性打倒,也不是把女性打倒,而是两性的平等,不管资本父权有多强大,只有大家一起行动,才会有改变!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社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