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皇冠公司工人持续罢工,拒绝出卖下一代工人

John Cartwright · 2015-04-24 12:50 · 加拿大劳工资讯
摘要:18个月来,他们坚持立场守在工厂外的纠察线上,他们当中很多人曾在这工厂工作以维生。他们守护着一个原则使他们团结一起,像冒著寒冷天气的哨兵,度过了两个严寒的冬天。这120个多伦多皇冠制罐公司(Crown Holdings)的工人持续罢工,因为他们拒絶出卖下一代的工人。

Crown要求新雇用的工人做同样的工作,但薪水少42%。这样对辛勤工作令工厂成为Crown在北美最有生产力的工场的工人,显然是错误的,令人难以明白。

  他们两年前曾因获奖而感到自豪。工厂每日生产600万个罐,供应给加拿大中部的啤酒、软饮料和罐头汤生产商。就如我们在多伦多见到的产业工人一样,他们融合了北美白人、加勒比、亚洲和欧洲人,多数是男人,以及少数的工会姊妹。他们把自己看成一个大家庭,有些人在这已有两三代。

  或者跨世代(inter-generational)的存在,使僱主起了给予未来的工人更少工资这样攻击性的想法。或者是一般正直的看法,这正是企业不折不扣可憎的傲慢。公司终于意识到这问题击中要害,从而改变它的谈判策略。罢工发生数个月后,它僱用足够的替代工人来维持运作,并通知工会两级要求(two-tier demand) ,全体工人减薪三分之一。

  不难想像,罢工工人拒絶这样的要求。根据内部的电邮,公司表示,如果工人想结束这场劳资纠纷,只有26个原来的工人会重新受僱用。因为公司想要保留那批破坏罢工的替代工人,三分之二的工人将永远不能取回他们的工作。这很明显,这场罢工不再是有关工资和福利,而真正是有关粉碎工会。

  这是加拿大近年来众多劳资纠纷中,新僱用员工眨值为主要问题的其中一例。很多CEO在美国对很多工会强行两级制,并认为他们有权在加拿大实行同一标准。在Vale INCO、Rio Tinto,以及在Hamilton 和 Lake Erie营运的美国公司Steel等地方的长时间斗争,表明工会老兵不经过炼狱般的战斗是不会同意这样的要求。Air Canada、Canada Post和铁路行业也有同样的问题,并在险境。哈珀政府每一次都会介入在僱主那一边。

  事实上,保守党已使用自己的方法对加拿大工人实行新的实际情况。在2009年GM危机期间,Tony Clement部长强迫汽车工人(UAW)工会修改集体协议为两级制,作为提供纾困资金的条件。当Caterpillar宣布关闭在伦敦的Electro-Motive 工厂,是因为工人拒絶减薪50%时,Clement指责工人,而不是企业的贪心。当其他营运停止,转移到美国或海外,保守党拒絶出力帮忙反对工资勒索,这是组成主导加拿大公司思维模式的主要部份。

  我们想知道为什麽收入不平等正在蔓延吗?一个研究青年人今日面对什麽的劳动市场,读起来就好像是描述在第三世界──两级工资、外判工作给低工资的承办商、僱用临时机构工人取代入门级别职位,以及把更多工作分作更少福利的兼职工作。

  做两三份工作以谋生和偿还学生贷款,是成千上万青年毕业生的现实情况。

  有人说,这是第一代加拿大人境况要差于他们的父母。所有迹象都指向未来。如果都变成他们的现实境况,这不是意外。这将会是1%富豪有意识的决定,强加财政紧缩政策于我们的后果。这是商业模式促进未来几十年的收入不平等。

  John Cartwright
  多伦多及约克区劳工议会主席 


  文章来源于加拿大劳工资讯,原题为《兩級工資的未來詛咒加拿大青年》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