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尚达人到纺织工人:一场天堂到地狱的真人秀

Joseph Li · 2015-04-27 08:00 · NGOCN
摘要:在镜头前,一位年轻的金发女子当众流泪。她有苍白的颧骨,也有修剪整齐的手指。“我真的受不了!”她以挪威语哽咽著“这算是什么生活?”。

挪威最大报Aftenposten举办了这个计划:邀请三位著名的fashion blogger(注:潮流博客),飞到东南亚的金边,感受一下柬埔寨血汗工厂,过一个月柬埔寨纺织工人的生活。

1429859682767557.jpg

在镜头前,一位年轻的金发女子当众流泪。她有苍白的颧骨,也有修剪整齐的手指。

“我真的受不了!”她以挪威语哽咽著“这算是什么生活?”。

她叫Anniken Jrgensen,17岁。

在连续五集的真人show系列之中,她是三位被请到柬埔寨血汗工厂的其中一位潮流博客,也是节目中担大旗的明星。

根据挪威大报Aftenposten的计划:在连续五集的真人show(秀)系列之中,三位著名的fashion blogger(Jrgensen、Frida Ottesen和Ludvig Hambro)被请到柬埔寨,在首都金边过一个月柬埔寨纺织工人的生活。

1429859704173375.jpg

在第2集,Jrgensen, Ottesen和Hambro参观Sokty的家。Sokty是一家工厂的工人,住在金边一间公寓中像小鞋盒的家。

Ottesen说:“我为她感到可惜,但后来觉得,这毕竟是她已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对她来说,这是她的家;她不认为这是不好的…身处这种环境,感觉怪怪的”

然后,一些事情开始出现。当Hambro和Sokty一起去Mango的时候,他明显感到不安。Mango一套衬衫的价格是35美元,超过一个月的租金。Hambro说:“那些做衣服的人,也应该要有能力买得起那些衣服。这样才对”三人在Sokty的公寓过了不舒服的一晚。Hambro把当地的生活来比较挪威生活,觉得挪威就像一个汽泡。“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你以为你知道这是不好的。但你未看到它之前,你都无法想像那有多糟糕”

1429859722857063.jpg

第3集,三位blogger要报告她们第一次上班的感受。

Ottesen说:“这就像一个永恒的恶性循环,永不停止…你只是坐在这里,一遍又一遍的缝制。我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只是在做同样的事情。我饿了,累了,我的背部疼痛。”

Hambro说:“我很疲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感觉到什么”。她们也知道,柬埔寨的其他设施状况可能更差。“可怕的真相是,这是少数让我们进去的地方…其它工厂,没有卫生纸、风扇、桌椅等设施,不舒服的工人也得忍受。”

1429859751135532.jpg

在第4集,她们要以一天的收入──3美元(三人加起来即共9美元)喂养所有跟随拍摄的摄制队队员。“电视上,你根本感受不到9美元是有多少”Hambro说后,他们端出蔬菜汤,还有几块小肉。“你根本没搞懂住在这里的成本是多少。他们没有买食物的钱。大型时装连锁店在饿死他们的工人。没有人认为这是企业的责任。”

节目的最后一集,三人都改变了,特别是Jrgensen──她在第一集时说:“工人生活不算太差啦,最少有工作!”现在,她说:“我有一个想法:这世上有这么多人是做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们一辈子没有做什么事情。”

1429859767935209.jpg

Ottesen指着服装巨头H&M。“我不明白为什么大连锁店,比如H&M,不采取行动?H&M是一家大公司,有很多权力。做一些事情!这是对员工的责任。”

瑞典公司H&M在柬埔寨有很重要的地位。它拒绝接受节目访问。但是,它发了一个声明:“H&M清楚知道柬埔寨等国家的工资太低…因此,在 2013年,H&M成为第一间推出具体的计划的时装公司,通过我们的承包商,确保工资可应付生活。这些措施包括,促进雇主与雇员之间的谈判,促进工会组织以及有关劳工权利的培训。”H&M认为,节目没有反映它在社会责任方面所作的努力。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