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被遗忘的国际工殇日 | 4.28工伤工人电影放映会、聚会纪实

2015-04-28 12:00 · 深圳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
摘要:“国际工殇日”起源于加拿大。1984年,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举办了一场悼念工作中的伤亡者的活动,第二年,加拿大劳工联合会发起《“哀悼日”法案》,宣布每年这一天作为纪念日,1991年经联邦政府正式批准。

全球每年平均有220万人因工死亡,160万人染上职业病及120万人工作时受伤。职业灾害所夺去的人命比战争还要多。因工受伤、染病或死亡的工人对社会的付出实在毋庸置疑。

每年的4月28日是「工殇纪念日」(亦称“世界安全生产与健康日”), 「工殇纪念日」的目的就是肯定他们对社会建设繁荣的贡献,让市民向这群英雄致敬。现在,世界各国例如西班牙、阿根廷、台湾等十多个国家已立法订立「工殇日」。

今年4月25日,来自珠三角的工伤职业病工人近40人、4家劳工公益机构(深圳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东莞友维工友公益服务中心、东莞市烛光公益服务中心)及1家社工服务机构,上午到东莞同沙水库一展筋骨集体郊游, 放松心情, 下午一同到东莞人民医院普济分院一起欣赏了电影《另一个约定》,影片讲述韩国三星半导体公司职业病工人争取赔偿历程的故事。


虽然在韩国和中国两个不同的地域,无良雇主同样是视法例如无物,置工人的生命安全及健康于不顾,只求获利,不问良心!我们不愿看的,也给我们看见--违法雇主每每逍遥法外;工殇工人的维权、个人和家庭的出路,无一不是沉重的话题。

“我那段时间我刚进厂时,是在三楼清洗站,清洗液晶架。我们厂是做液晶显示面板的,比如说手机、电磁炉、手表上的显示面板。因为做这个的时候,ITU玻璃要经过剪断,灌液晶的液晶架,上面沾了很多液晶,必须要清洗。当时我们在清洗时用了济南生产的YG-2清洗的,在那里我做了差不多一年。”

“我们厂就是做LCD。用全自动超声波清洗机,用的是那个FX-50,SN950,那个东西,前两槽是超声加热,纯的,温度要达到六七十度,再加上空气冲洗,下面鼓泡的那种,一槽一槽的洗,后面都是用纯水,前两槽都是用纯药液,即FX-50,具体成份也不知道是什么,都是代号。洗了之后再烘干,然后再去烘烤。”(东莞职业病苯中毒工人访谈, 李云)

工人在生产岗位中大量接触化学品而导致中毒的数未越来越多, 他们大多都不知道所接触化学品的危害, 到知道时已是得病的时候。

“最难受的事情应该还是维权吧。像以前的医药费,赔偿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没底。那段时间,因为那部分并不是自己的钱,有借的,也有兄弟姐妹的。所以如果这笔钱拿不回来的话,就要永远欠着人家,心里就不好受,那时候这段时间总想着,欠着别人的。如果工厂能够配合,爽快承认这段事实,就最好了。经济压力比较大,不是自己的钱,不知道能不能打赢这个官司。” (东莞职业病苯中毒工人访谈, 李云)

在政策、法律层面,也有太多需要推动的地方。当天, 我们亦一同探讨了工伤后民事赔偿的追讨法律层面上的问题。工人的命和尊严,社会的公义,不应只止于工伤保险,雇主应就其对职业安全健康的疏忽使工人面对精神伤害等的负上责任。

“生了病对家庭的影响有多大?………..还是别人说的好,有什么千万不要有病,有病了之后不管是身心,还是你遇到的事情,还是生活中发生的变故,对自己都是很大的打击。像现在一般的医疗费用都不用担心,但是自己承受的还是病痛方面的折磨和精神上的一些。我现在股骨头坏死,有时痛的很厉害的时候必须要吃止痛药,走路不方便。这些痛苦都是要自己承受的,别人帮助不了你的。”(东莞职业病苯中毒工人访谈, 李云)

“工伤”与“工殇”的区别,在于后者更体现出工业伤害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殇”提醒所有的人,工业伤害不是每年的统计数字,而是血肉遭遇机器的沉重故事。工人因工死亡、受伤、染病,无疑是社会对他们的拖欠和愧疚。职业伤病者,与及职业意外死者家属,只有简单直接的要求--「尊重、保障、安全」!

(为保护受访工人, 以上使用的皆是化名)


  国际工殇日的由来:

  “国际工殇日”起源于加拿大。1984年,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举办了一场悼念工作中的伤亡者的活动,第二年,加拿大劳工联合会发起《“哀悼日”法案》,宣布每年这一天作为纪念日,1991年经联邦政府正式批准。因此4月28日在加拿大被称为“全国哀悼日”。这一天,加拿大国会山降半旗,工人们点起蜡烛,戴上色带和黑臂章,默哀数分钟。1996年,国际自由联合会确定这一天为国际因工伤亡职工纪念日。

  每一年,世界各地都会在这天举行工殇的相关活动。就在4月28日前的一星期,香港工业伤亡权益会在香港的旺角行人专用区收集市民签名,要求政府成立【4.28工殇纪念日】,加强检控,严惩违法雇主,并检讨工殇补偿制度。在大陆,也有不同的机构在4月举办这一纪念日的相关活动。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