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30城罢工要求涨工资

2015-05-05 11:03 · 国际金融报
摘要:低廉的工资让一些美国民众感到压力重重。一名加利福利亚的快餐业者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快餐业员工的最低工资不到10美元,若他们能够争取15美元的基本薪资,就可以不用再多打一份工,专心完成一份工作,每天下班后还有时间照顾孩子。

11.jpg

当地时间4月15日,美国多个地方爆发示威行动,上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要求当地政府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但目前美国联邦最低工资为每小时7.25美元,这一标准已经6年未变。

这波示威浪潮最先由快餐业员工发起。他们不满连锁快餐店“肥上瘦下”,称自己收入过低难以维持生计。

美国230城罢工要求涨工资

一个快餐店员工一小时工资应该是多少?

18岁的Marta一直在快餐店打工,她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她的收入全部用来补贴家用。而本来希望可以上大学的她,因为不想增加家中负担,所以只好放弃。

当然也有反对者,自由撰稿人沃史(Matt Walsh)发表文章《快餐店员工翻汉堡的工作不值15元时薪》在美国媒体的讨论。沃史说,这些工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还一年拿2.9万美元的年薪。

到底应该多少,美国6年未变的最低工资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


230城集体罢工

关键数:68小时

一个拥有两个小孩的典型双薪家庭,三份每周68小时最低工资的全职工作,才能够维持基本生计。

低廉的工资让一些美国民众感到压力重重。一名加利福利亚的快餐业者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快餐业员工的最低工资不到10美元,若他们能够争取15美元的基本薪资,就可以不用再多打一份工,专心完成一份工作,每天下班后还有时间照顾孩子。

肯尼迪国际机场58岁行李处理员甘波亚(Pedro Gamboa)每天清晨3点起床上班,1周工时40小时,时薪只有10.10美元,“不够,要靠那薪水活下来,得会变魔术才行。付完账单,口袋就一毛不剩了”。

根据估算,一个有两个小孩、夫妻都工作、但都拿最低工资的家庭,如果想要维持基本生计,就需要去做3份每周工作68小时的全职工作。

如此艰难,当然不满意。争取提高最低工资的罢工已经不是第一次,服务业雇员国际联盟在2012年就已发起。当时纽约市有200名工人罢工响应,其后愈来愈多人参加。去年5月,参加的城市增至150个,截至年底扩大至190个。这次更有超过230个城市参与,声势浩大。

示威浪潮还扩大至其他低收入的工种,和快餐业员工一同加入此次示威行列的还包括家庭服务业、机场工作人员等多个行业的低收入者。

为了表达“争取15美元”的意愿,示威活动特意选在4月15日美国报税截止期发起。该活动的组织者“争取15美元”(Fight for $15)号称此次活动是美国最大的低收入员工示威活动。光是纽约就有1万人到1.5万人站出来示威。

在美国东部的旧金山,示威者在15日上午6点,在24街与米慎街(Mission Street)的麦当劳开始抗议行动。低收入者还聚集在繁华的鲍威尔街(Powell Street)上表达呼声,在市中心的集会结束后,数十名工人还搭乘公交到距离旧金山不远的伯克利大学加入更大的集会示威队伍。

示威者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园内的史布劳尔广场(Sproul Plaza)为起点,举行大规模集会游行,终点为主干道沙塔克大街(Shattuck Ave)与大学大道(University Ave)街口的麦当劳门口。他们高举表达加薪意愿的海报,并大声喊出“Fight for $15”的口号。

而根据《卫报》报道,除全美200个城市外,全球40个国家都展开示威行动,参与游行者包括快餐业员工、大卖场员工、建筑工人、瑜珈老师、洗衣店员工,他们大多必须做2到3份兼职,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每周工作7天才有办法支付生活开销及养家糊口。


贫富差距

关键数:1000∶1

美国9家零售业和餐饮业CEO年薪超过1000万美元,与拿最低薪的普通员工年薪之比超过了1000∶1

美国近期爆发的示威游行,折射出美国当地贫富分化日益严重,低工资引发社会强烈反弹。

与所有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收入不均现象最为严重。

在美国,许多人做的是时薪不到10美元的低薪工作。据一项由美国劳工权益保护组织“全国就业法律计划”(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公布的报告显示,全美有近半(即42%)劳工的时薪低于15美元。

另有资料显示,美国最爱支付员工最低工资的两大行业,就是零售业和餐饮业。像沃尔玛、麦 当劳旗下的员工文化程度不高,缺乏专业技能,可替代性强,议价能力低下。这些行业的员工因此成为弱势群体,但他们还会担心,如果加入或组织自己的工会维护 自己的利益,将受到雇主的报复或不友善对待。

而相比之下,公司的领导人往往能够拿到一笔丰厚的薪水。ISS企业酬劳和管理服务公司统计发现,去年美国企业CEO平均酬劳增加12.7%,由550万美元增长至640万美元,即使扣除退休金的上涨部分,酬劳增幅也有7.2%。

CNBC新闻网报道,另一份由美世咨询(Mercer)的研究则显示,企业一般员工2014年的薪资仅增加3%,同年全职员工第四季度的平均周薪为796美元,年薪约41392美元,显示CEO去年的加薪金额约等于一般员工22年的薪水。

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经感慨,“美国不平等扩大令人瞠目结舌。自上世纪70 年代后期以来,半数美国底层劳工的工资涨幅停滞或下降,而占1%的顶端人群收入几乎翻番。”

50年前,首席执行官和一般工人的薪资比是20比1,现在是354比1。而滥用最低工资 制度的重灾区,这种差距更为显著。美国9家零售业和餐饮业CEO 年薪超过1000 万美元。2013 年美国快餐业CEO 与普通员工年薪之比超过了1000∶1,凸显美国社会不平等在加剧,收入差距在扩大。

近日,美国西雅图一位科技创业公司的老板宣布将大幅裁减自己的工资,以提高他公司员工的 最低工资水平。这位名为丹•普莱斯(Dan Price)的信用卡支付处理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决定三年内将公司员工最低工资水平上涨到7万美元;同时将消减自己100万美元的年薪为7万美元,这相 当于自降工资90%。

普莱斯的这项员工职场幸福感的研究来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和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他们发现职场幸福感的上升与收入有一个相关点,这就是当年收入达到大约7.5万美元的这一点。

普莱斯的决定赢得公司员工以及其他人士的欢迎。但是,这种“美国好老板”毕竟只是少数。


不同声音

关键数:15美元时薪

15元的时薪大概是牙医助理入门级工资,但是牙医助理攻读医学院付出时间与金钱和快餐店员工工作需要的不成正比

美国低收入者面临的问题已经得到广泛关注,其要求加薪的呼声亦得到大多数人士的支持。

克林顿总统任内的劳工部长,现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罗伯特•莱奇(Robert Reich)在奥克兰的示威活动中发表演说称,最低工资劳工不是想赚外快的青少年,他们大多是承担一家生计的成年人,而且目前美国领最低工资的劳工人数为史上最高。

莱奇说:“当雇主付的薪水不能让员工脱离穷困时,所有人就必须缴更多税,用在粮食券、联邦医疗补助和其他社会福利上。换句话说,我们付的税金,是用来补贴麦当劳、沃尔玛这类大公司拒绝承担的社会责任。”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一做法。近日网络上一篇由自由撰稿人沃史(Matt Walsh)发表的文章《快餐店员工翻汉堡的工作不值15元时薪》的文章,也引发大量关注。

沃史在文章中指出,快餐店员工的工作无需技巧、不要求经验和学历,却得到2.9万美元的年薪。这对那些努力读书接受教育,从事需要多年的专业培训和技能的职业,却获得同等薪资的民众来讲非常不公平。社会的进步依赖于高技术含量、复杂的工作, 其职能远远超过翻肉饼、装可乐这些工作。

沃史还举例说,15美元的时薪大概是牙医助理入门级工资,但是牙医助理攻读医学院付出的时间与金钱和快餐店员工工作需要的不成正比。目前在美国,一些汽车修理工、教师、地质学家、银行出纳员甚至警察的薪资,也不过每小时15美元起。很多专业厨师的薪资还没有达到时薪15美元。

这种看法在网络上激起了剧烈的争论,很多人支持沃史的看法,认为快餐店员工的工作不足以得到15美元的时薪,大家都需要通过努力读书、努力奋斗得到想要的生活。然而很多人也表示,所有人都有权利享受更舒适的生活,社会中需要从事各种工作的人,这些人需要养家糊口。


“双面硬币”

关键数:50万个岗位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计算,发现若将最低工资加至总统奥巴马提出的10.1美元,美国会流失约50万个职位,因为许多公司会将工作自动化,美国政府已经有六年没有调整法定最低工资。目前,美国联邦最低工资为每小时7.25美元

但有地方政府已作出调整。芝加哥在去年底通过将最低工资上调至13美元;旧金山亦计划在2018年,达到15美元的标准;西雅图也在去年通过,将9.32美元的最低工资调升至15美元。

实际上,提高最低工资已经成为一种普通民意。比如,在去年11月的投票中,77%的旧金山选民投票通过最低时薪分阶段升至15美元的提案,到2018年全面实行。

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份研究,旧金山将有超过14万工人,即23%的劳工获益,平均年薪约相当于2.8万美元。加薪将尤其帮助女性、工薪家庭及少数族裔的雇员,约71%的受益雇员是有色人种。

除了选举因素外,若工资不获得上调,只会令部分失业者只希望获得政府资助,而欠缺找寻工作的意欲,最终只会令政府的社会福利支出增加。

但加薪并不仅仅是一小步决定,即便每人只加1美元,也将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涟漪效应。

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经计划要提升最低工资,从7.25美元提升到10.1美元,但是被共和党的国会议员否决。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计算,发现若将最低工资加至总统奥巴马提出的10.1美元,美国会流失约50万个职位,因为许多公司会将工作自动化,以减少聘用员工,或企业主干脆把业务转往海外。有经济学家担心,若最低工资加至15美元,情况或会恶化。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如果要立即达成15美元目标,以目前联邦最低薪资计算,就必须调升107%才能满足要求,但这种调升的幅度与速度都没有前例可循,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美国一次性调升最低薪资的最大幅度,是1951年的88%,联邦政府当年把最低时薪从0.4美元调高至0.75美元。

美国前一次调高联邦最低时薪,是2007年到2009年之间,政府花3年时间才逐步从5.15美元调升至目前水平。

根据劳工部数据,去年各行业平均时薪,砌砖工人15.12美元、药师14.95美元、工厂的装配工和联机操作人员在14.78美元到15.25美元之间,都达15美元水平,不过这些工作所需的技术和训练都高于餐饮业的新进人员。

专家认为,一旦所有工人的最低工薪都从15美元起跳,这将引发涟漪效应,让整体人力成本大增。

穆迪公司首席经济师赞迪(Mark Zandi)表示,在调涨薪资的过程中,员工离职率会攀升,尤其从事低阶工作(如零售业和快餐业)的员工很容易跳槽到薪资较高的对手企业。企业现在面对一 个更艰难的环境,它们正遭遇来自总体经济面的逆风。万宝华人力资源集团(Manpower Group)调查显示,约30%的美国企业抱怨很难找到员工,因为劳工都想找更高薪的工作。还有连锁业者估计,企业若要维持现有的人力,薪资成本可能增加 4%-5%。

一项同样来自“全国就业法律计划”的调查显示,公众对于提高最低工资的支持具有压倒性优势。63%的美国民众支持在未来五年内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而75%的民众则持有更温和的观点,支持时薪升至12.5美元,而这其中,还包括53%的共和党人。

值得注意的是,薪酬调整不仅影响企业的利润,也攸关美国的通胀是否涨到牵动美联储(FED)的升息决策。今年3月,美国的平均工资(物价调整后)增长了0.1%,消费者物价也连续第二个月上涨,这两项都是驱动通胀的关键指针。美联储设定调升短、中期利率的通胀目标是2%。

不仅如此,外界还预料,提高最低工资的问题可能成为明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争论点。

宣布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前国务卿希拉里,率先在社交平台twitter上表明支持低薪工人。她指出,每个美国人应获得达致成功的机会,快餐店及儿童看护机构的员工,应该争取得到应有的工资。

但共和党将可能认为民主党的做法太小题大做。盛传会角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就反对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标准,指该问题应交由地方政府和企业决定。

不过较为亲商界的共和党,似乎将会受到民主党在工资上调问题上的攻击。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