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务劳动和工厂工作的双重压迫,让打工妈妈不堪重负 |母亲节专题

摘要:由于传统性别分工,女性往往在家务劳动以及孩子的照料中,承担主要的责任,很多打工母亲不仅要在工厂进行繁重的工作,回到家之后,还要承担主要的家务劳动。这种双重的压迫,让很多女性不堪忍受。

6318.tmp.jpg

据统计,我国有3581万流动儿童。由于义务教育主要是由地方政府负担,流动人口的子女因为没有流入地的户口,无法享受由流入地政府负担的教育经费,于是这个经费就只能由外来工家庭来承担。

流动儿童如果要入读本地学校,需要提供至少六个证件小孩出生证明、居住证、房屋租赁合同或者购房合同或房产证、家长一年以上的社保证明或营业执照、小孩户籍地教育主管部门开具的《就读证明》、计划生育证明,很多家长因为提供不了足够的证件,其小孩就被挡在了公立学校的门外。

小玉因为二胎超生,再加上生了小孩之后才领结婚证,罚款交的额度不够,申请的时候总会被卡在计划生育证那边,所以小孩只能上私立学校,这样不包吃住,一个学期要2600元学费。而小芳的女儿虽然符合计划生育政策,但因为房东不愿意提供房屋租赁合同,女儿没法去公立学校,只能去一个学期2200元学费的私立学校。杨姐的儿子读书费用更高,一个学期要五千元,还要各种费用,一年下来一万还不够。英姐两个孩子都在她的身边,每年读书花费也得一万多。

菊姐的儿子在读职业学校,一个学期的学费要一万,生活费支出还不算。这是她最主要的经济支出了。宝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一个学期也要4500元的学费。

除了教育费用以外,在城市如果孩子没有医保,医疗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小玉的大儿子因为挑食和贫血,体质很弱,很容易感冒发烧,而小儿子也会被传染。每次感冒发烧,就要打针吊瓶半个多月。小玉说她最怕小孩生病,小孩每生一次病,可能要花费一个月的工资,有一次最多花了4000多元,其中光检查费就1000多。她说小孩读书之后是可以买少儿医保,看病会便宜很多,但是申请少儿医保,要计划生育证明,她没有结扎,和读书一样,也被卡在计划生育这里。

相对打工母亲的收入来说,在城市抚养小孩的担子比他们留在家乡要沉重得多。然而,除了经济压力外,打工母亲在工作同时还要照顾小孩,这无异于打两份工。

胡姐的孩子还小时,自己没法进厂,就只能拿胶花回家加工,还跟邻居一起养猪,后来开了一个小店,一边看店一边带小女儿。十年之后,等到两个孩子都上学了,她又进厂打工了。“我早上六点起来,准备早餐。然后送我女儿去学校,就回来买菜,把肉切好放在那里,中午回来就炒菜。吃完了我休息半个钟头再去上班。”

那时候工厂是没有假期的,除了法定节假日平时都没有休息日,而且经常晚上到11点半才下班。胡姐没什么时间照顾孩子,工资不高而且常常受气,但家里开的小店赚钱不多,为了维持家庭的生活,也为了小孩子能在附近稳定地上学,胡姐就只好咬着牙做下去,胡姐说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早就离职不干了。

小芳工作忙,也常常顾不上女儿。而且每隔一月要上夜班,为了见见孩子,她睡到下午4点多起来,等到女儿5点回到家就陪她两个小时,到7点就去上班。如果加班的话回来就已经是早上8点多了,孩子也已经上学了。这样日夜颠倒,跟女儿在一起的时间也少,自己也累。小芳每周仅有的一天休息也全部留给了女儿。虽然比较累,经济负担也重,小芳觉得女儿跟她出来还是有好转的,比以前大胆了,没那么内向了。但这样撑下去还是不行,每年这里的学费也不少,小芳决定不久后带女儿一起回家,让她在老家上学。

为了不让家庭分裂,很多打工者再苦再累也要把孩子带在身边。但是户籍制度这道门槛,将孩子在城市的抚养成本推高了,这对本来收入不多的家庭来说,面临最重的经济负担。

而且由于传统性别分工,女性往往在家务劳动以及孩子的照料中,承担主要的责任,很多打工母亲不仅要在工厂进行繁重的工作,回到家之后,还要承担主要的家务劳动。这种双重的压迫,让很多女性不堪忍受。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14277815005143.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