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工妈妈面临性别暴力何时休?| 母亲节专题

摘要:“扫把柄直接打在了腿上,扫把柄碎了,整块肉都陷下去。当时还照常去厂里上班,都没有休息,后来整个都肿了,就买了药油来擦,又去社康中心看,又去镇上的医院看,每次下雨都痛到不能走路,也看了中医。回到家,我爸爸看了都哭。到现在那块肉都一直没有好,还是陷下去。”

1431068871775992.jpg

英姐的丈夫是司机,在英姐眼里,“他是一个非常牛的人,什么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只要不顺着他的意,他就会动手打人,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就以暴力解决。”

英姐回忆起2007年的那次暴力,“扫把柄直接打在了腿上,扫把柄碎了,整块肉都陷下去。当时还照常去厂里上班,都没有休息,后来整个都肿了,就买了药油来擦,又去社康中心看,又去镇上的医院看,每次下雨都痛到不能走路,也看了中医。回到家,我爸爸看了都哭。到现在那块肉都一直没有好,还是陷下去。”

阿美也面临着同样的家庭暴力问题,她老公“不顺心就动手打”“第一次打是在结婚前,那时候因为他妈妈的事情,被他踢了一脚。”之后,阿美每次制止他上网或打麻将,基本上就会挨打。

2002年在龙华,“那时候流了产,肚子饿,让他回来做饭吃,但他一直在打麻将,催得急了就动手打我,会回手,但回手也打不过。”“怀孕的时候,打过我两次。”

“有一次,他在外面上网很晚才回来,我不给开门,怕开了门就打架。后来第二天上班回来给开了,他就打我,他姐住在隔壁,过来拉架,后来我拿了一把刀出来,他就吓得收手了。”

“去年有一次打得最严重,那时候在厂里上班,同事看到了,我都不好意思说。”“家里人知道他打我,爸妈也知道。”之前阿美一直很害怕打架,去年阿美老公外遇,两人为此打了很多次,阿美突然就不怕了,“打就打吧,大不了打死算了”。 

据深圳市妇联一份数据表明,2007年至2010年三年受理的家暴求助者中,非深圳户籍女性约占72%。深圳市2012年颁布《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草案)》,提出公安、法院、民政、妇联、性别平等促进工作机构等组成的临时庇护系统,为家暴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医疗救治、心理咨询等服务。然而,外来女工群体的家暴受害者一直处于关爱真空带。

除了家庭暴力,性骚扰也是外来女工面临的另一大性别暴力。据深圳一家NGO的调查显示,有七成女工曾经在厂内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但差不多一半的处理结果是不了了之。

虽然打工母亲们走出家庭参与工作,其经济地位的改善有助于其家庭地位的提高。但是传统的父权文化,仍然蔓延在各个角落,生育上的男性偏好、就业上对女性的歧视、对女性身体的物化、家庭暴力、性骚扰、性侵等性别暴力依然困扰着很多的女性。

但这个社会问题,却丢给每个个体去承担,打工母亲深深地陷入到这种文化当中,伤害无处不在,当然反抗也无处不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14277815005143.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