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专访丁丽:打工的命运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不公却不是我们必须承受的。

2015-05-08 16:05
摘要:丁丽是深圳市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负责人,也是第四届打工春晚两位女性主持人之一。同时,她也是一个男孩子的妈妈。从一线工人到公益人,这些转变为她带来了什么?工作与生活,她又是如何看待的?“打工妈妈有力量”,让我们一起倾听丁丽的故事。

一、我的故事:曾为女工

       尖椒部落:请说说你做女工的经历。其中最让你难忘/难过/开心的回忆是?

       丁丽:我04年在老家甘肃兰州一家工厂打工,那家工厂是被私人承包下来的国企,对员工特别好,管里面的老大都是叫师傅,厂里的姐妹们都像亲姐妹一样,所以在那里有很多快乐的时光。刚来深圳的时候,和那里的姐妹用信件保持联系,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联系不上了。

       05年来到深圳打工,进的一个文具厂完全是非人性化的,不仅上班下班不自由,而且语言都不通。特别是上夜班时,白天睡觉,晚上上班,自己完全对白天没有概念,感觉一直处在黑夜里,站着上班总觉得会晕过去死了一般。当然。也有特别感动的事情,比如上夜班回来,发现下铺的姐妹给我留了一个绿豆饼。因为一整天上班都没有时间出去买东西,厂里食堂去晚了就没有吃的了。

       后来到了一个电子厂,比较人性化。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图书馆,大量的书都在那个图书馆看的。


      尖椒部落:从一线工人到公益人,觉得这种身份变化意味着什么?

       丁丽:觉得自己比较幸运,身份变化让我学到很多东西,可以为工人特别是女工群体做更多的事情。

psu (2).jpg


二、我的梦想:投身公益

      尖椒部落:请说说做公益几年来的经历。其中最让你难忘/难过/开心的回忆是?

       丁丽:加上做义工的时间已经有10年了,时间真的好快啊。最开心的是和工友们(无性别)情谊很深,一起睡地铺,聊天,唱歌,互相鼓励给予力量。


     尖椒部落:工作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什么激励着你继续前行?

       丁丽:深深的无力感。我之前做了女工社区工作,工伤工友服务,社区工人小组,尤其在做工伤时看着那么多工人受工伤,一个个又缺乏证据。一年重复一年,好像改变并不大,觉得我们能做的太少了。

       很多不容易的时候能度过去,还是因为同事之间交流,当然工友给的力量最大。看着ta们一个个那么善良,而且有意识,有行动,不断努力实现个人的成长。特别是大家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仍然不离不弃,这种精神让人深受鼓舞。


      尖椒部落:工作中,有没有什么给你印象深刻的女工故事?

       丁丽:我们姐妹小组成员有一半以上都因为是女孩而被送给别人家,由养父母家抚养长大。有些对女孩很好,有些并不是很好。

       还有接触过两三个精神病女工,都是因为压力大、受工伤,及工厂管理制度造成的人格侮辱导致精神崩溃。

       前一段时间遇到一个19岁小女孩怀孕8个月了,男朋友不见了,父母也担心未婚怀孕传出去影响不好,所以也不怎么管小女孩。但是她真的不懂避孕、流产方面的知识。四五个月大的时候有想过要做手术,但是身上没有钱。后来去做手术的时候已经太大了。女孩对性知识的缺乏会让心理生理身体承受很多不能言说的痛苦。当然也有很多姐妹们已经结婚生子,过得很幸福,但还是要面对家庭,工作,生活各方面的重担,比男性面临的挑战大很多。


     尖椒部落:觉得几年来,中国的女工状况,总体来说,有没有什么改善?具体是?

       丁丽:当然有改善。

       首先是像我这种80后,以前的想法只是把钱给父母让哥哥弟弟念书,现在已经开始变成如何去经营自己的一个小家了。其次,年轻的90后一代很少为经济贫乏束缚,敢于追求自我,但是仍然有很多迷茫。比如不清楚未来的家在哪里。

       法律制度也慢慢在进行调整更新,劳动权益保护方面的确有进步,大家权利意识是有所提升,劳动法在大众中的普及程度更高,工厂的参保率也增加了,很多人拥有了自己的社保卡。手机电脑网络提供了更多获取信息的渠道。

       但是女工权益并没有什么改善,比如性骚扰,性健康,人工流产,婚恋自由,家暴愈演愈烈,甚至在主流社会中,更加强化一些性别不平等的观念,比如女孩一定要瘦白美,处女才能让男性或者社会接纳,才能有更好的上升空间等。

psb (1)_副本.jpg


三、我的生活:身为人母

      尖椒部落:跟其他所有外来工人一样,我们都面临生计问题,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你个人在生活方面,最大的困惑/苦恼/难题是什么?

       丁丽:我个人在生活方面最大的难题就是孩子没人带,小孩一直都是我心病,一方面是没有人帮忙照顾,另一方面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愿意离职专门带小孩。

       首先是因为家里经济压力大,一个人工资很难养活一家人。

       其次,我不想和社会脱轨,因为做全职妈妈自己的家庭地位一定会降低,何况日后再就业是很难的。

       还有,制度设计方面的不合理令人气愤。比如孩子享受城市一些福利待遇的前提竟然一定要让女性去上环。社会上原本就已经有各种对女性的限制了,为什么在福利待遇方面还要和女性的身体挂勾?

       毕竟孩子在城市里出生,希望可以在此处扎根,希望他可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不用经常搬家,可以享受九年义务教育。
    

      尖椒部落:有公益人说,会用性别判断的理念去带孩子。你在公益机构的工作,是否给你的生活方式带来启发或改变?具体是?

       丁丽:我是做女工工作,会对性别有一定的敏感度。因为很多性别形成及不平等都是从小开始运作形成,我希望让自己的小孩可以不被传统的性别所局限,所以在教育时没有刻意分男女(表面印象),在穿衣服时也比较中性。

       我会经常和儿子撒娇,很尊重他,我有事经常和他商量,做错事向他道歉。但是随着儿子越来越大上幼儿园及接触动画片,儿子已经开始对性别好奇和区分。比如他最近老是他们班谁是女孩,谁是男孩,我问他你是怎么知道TA是男孩还是女孩。儿子说老师说男孩练武术,女孩学跳舞。我说女孩也可以练武术,他就跟我急,说女孩不可以练武术,还是对老师的话深信不疑的。在家里的时候我说妈妈太累了或生病了,儿子总会亲亲额头脸颊说给我能量。每天送他上还或睡觉的时候我总会亲亲他说妈妈爱你,但是我家人觉得我这样做会把儿子带成女孩样子,会有一些反感。

       更严重的是,现在各大电视台放的动画片里面聪明有智慧的一定是男生,比如喜羊羊,光头强,大头儿子等,猪猪侠等有一些程度上有暴力倾向,而且让孩子总觉得男孩一定要玩车,飞机等。惟一我觉得不错,在性别上没那么刻板印象的动画片就是《爱冒险的朵拉》,一个聪明勇敢的小女孩带着小动物去探险。不过现实中电视或老师的教育都是集体无性别意识地教育孩子,,比如希望男孩要勇敢,女孩要听话漂亮等。

psb (9)_副本.jpg


      尖椒部落:作为母亲,同时要工作,还要操心很多城市中产不会面临的困难,如何克服?或者你认为应该如何应对?

       丁丽:比如我正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突然接到老师电话说儿子生病了,让我带回家看看。我必须停止手头的工作,带儿子去看病。幸好公益机构比较人性化,在工作之余可以看着小孩。但是工作和生活如何协调的问题好像没有很好的应对方法,如果很多家长一起互相帮忙看小孩就好了。


     尖椒部落:跟我们分享一些作为母亲的生活趣事吧!

       丁丽:和小孩相处是会让大人学到很多东西。

       儿子不会去评判任何人,在他眼中,人都是善良的。而且也不会撒谎,生病或摔了,痛就会痛,不那么痛自己会承受,不会夸大事实,只是对事实如实的呈现。有时候不开心,抱抱亲亲,就会好一些了。这是我要向孩子学习。

       儿子想象力丰富,会把我们的硬币装在一个小袋子里,每次出去都带着见人便说我有钱哦;看我用洗衣机洗衣服就会说,把衣服转晕了怎么办?坐公交车看到扶手全是黄色的就说妈妈怎么有这么多香蕉皮啊。

       他是我的小助手,现在可以自己穿衣服,帮忙拖地,端饭等,总之和儿子在一起累并快乐着,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付出不需要任何回报,要感谢儿子让我感觉到我对他是那么重要,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四、我的希望:作为女人

      尖椒部落:说到底,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妻子,母亲,女儿,只是我们的社会角色。那么作为独立个体,你有什么样的梦想?愿望/希望?目前的,未来的,都可以说说。

       丁丽:我希望有一个属于我的房子,一家人安逸地在一起,不用总是搬家。让儿子的童年有一个美好的记忆,

       我希望能更多人接触了解并践行性别平等的观念,让每个人都能自由尽情地做喜欢做的事 ,不用担心别人评价说女孩应该怎样,男孩应该怎样。

       我希望有时间能力的时候去旅游,让自己多和大自然接触开拓自己的视野,放松自己。

psb99_副本.jpg

     

      尖椒部落:想对我们的服务对象广大女工朋友说什么?

       丁丽:亲爱的姐妹们,我们生活在底层中的底层,所有最累的工作都是女性来承担,但是升迁机会却很少,也极少有人承认我们的价值。但是我觉得要是世界上没有女人会无法再继续下去,我们现在所承受的一切辛苦的劳动,如上班,带小孩,做家务,重男轻女,上环结扎,教育等,并不是你个人原因造成的,因为人并不是生来平等的,生下来的那刻起制度分配资源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每个人身上与生俱来有很大的潜力,只是我们没有机会学习,没有机会表达,没有机会尝试。所以不要自卑,尽最大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要去仰视所谓的成功人士有学问的人,TA们只是比我们运气好而已。我们在流水线上能做的事别人不一定可以做到。

       我们也不要怀疑到底是学着管理人更有价值还是流水线工作更有价值,因为是相辅相成的。没有TA们可能的确没有很多创新。但是反过来如果没有我们,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东西都无法生产出来,人们也不可能生活得这么便利,虽然身为女性,世界对我们很苛刻,但是这可以让我们一起在艰难中成长进步,自信地面对问题,而非觉得别人比我们高贵。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图片.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