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新全轮车灯:一辆单车的背后,工人一头青丝变白发

勤阅、天楠 · 2015-05-12 12:18 · 锤子之声
摘要:“我们新全轮的员工都是真正的能豁出去的人”。一名在厂里干了十年的代表觉得,工友们从未像这次罢工中如此团结过。以前大家连聚会都很少,下班了也是各回各家,感情没有特别深厚。这次罢工,大家为了相同的目标,一起打地铺守夜防止工厂出货,买菜在工厂做饭吃,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


一辆单车的背后

自行车旅行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旅行方式, 无论在中国、台湾以至欧美都有很多骑行旅客的踪影 。在欧美更在多年前提倡以自行车代步作为更环保的交通工具。很多自行车公司标榜高质量及环保的产品,而新全轮车灯(深圳)有限公司则是法国AXA、德国Messingchlager和Buchel等知名自行车品牌的供货商, 主要生产车辆用灯、反光片、磨电机等产品外销欧美。其中一个主要客户Messingchlager集团成立于1924年、总部设在德国包纳赫地区,从自行车零件进出口业务起家,如今已成为德国自行车行业的领军企业,其销售网络分布45个国家,业务往来客户高达1000多家,制造、生产及研发自行车配件及相关骑行用品。

新全轮员工夜以继日的生产这些出口的自行车配件,为台资企业赚取丰厚利润,无奈工友忆述打工日子的时候,对台湾总经理的苛刻对待感到忿忿不平:“当陈总一在车间出现,大家便鸦雀无声,一颗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他骂工友亳不留情面,对待员工连猫狗也不如,有一位曾经做过组长的工友受不了,因为希望保持做人的一份尊严,选择退了下来。在之前的报导曾提及过该厂平常管理非常严格,工人在严苛的环境下工作,接触不同的有毒有害化学品,却连一个口罩也没有提供。品牌有请人来查厂,每次检查之前厂方会大肆清洁一番,有一次查厂的人说工厂没有娱乐设施,资方就搬了一个乒乓桌出来说是提供给工人的,待查厂的人走后又搬走了。为了应付查厂,资方还会拿一个药箱摆在车间里,等查厂的人走了就收回去了。

由一名工友维权开始 工友们醒觉团结的必要

A大姐自05年入厂,还有一年便达到退休年龄,社保当然成为她最迫切的问题。新全轮跟员工签合同都是一年一签,今年3月中,A大姐的合同到期了,厂里要跟她续签。A大姐曾在劳工团体咨询过,知道她这种情形可以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便要求与公司签定无固定合同,并追缴入职以来的社保。

A大姐的事情开始在全厂传开。加上此前有一位工友因产量不达标被关“黑屋”吓晕,今年以来又一直没班加。联想到资方种种行为,不满情绪在工人中蔓延,最后大家联名写了一封“申请书”,上面列举了包括补缴社保、公积金、带薪年休假、高温津贴、每天20分钟提前上班的加班费等,共9项诉求。

不过,对于工人的合理要求,公司打算置之不理,知道工人28号罢工后,资方才表示可以补2年的。但很多工人已经在新全轮工作七八年、十来年,补2年这个“折扣”也太大了,工人坚持从入职时开始补,并且社保和公积金都要按照实际工资,而不是最低工资来补。

为了防止资方出货,以及把厂内的订单外发给其他工厂,工人们自29日开始自发守厂。截至目前,工人罢工已经14天,资方以其一贯以来藐视工人的态度坚持最初的方案,完全不打算跟工人进行正面谈判,老板甚至连面都没露。


“律师”找黑社会来出货,工人手挽手保卫劳动成果

据工人反映,5月9日老板已经回来,不过人仍然没有露面。周末两天估计也是到处在做“公关工作”。

5月11日一大早,一个自称是公司法律顾问的曹姓男子来到了工厂,态度十分嚣张,他召集工人开会,声称“站在这里开会的算上班,没来的不算上班。”不过工人并不买账,最终只有一些办公室职员过去了。工人要求他出示公司给的授权书,他说在车上;回去找没找到,工人表示:“你没授权书,我们不跟你谈,叫老板来谈。” “律师”又说授权书在办公室,要回去拿。

下午,律师回来了,没带来授权书,却带来了七八个彪形大汉。总经理称:这是我的新员工,一会儿要搬货出去。工人们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人手挽手把货围了起来,黑社会的人上去抢货,把拦在那里的女工一把拉了下来。然后有人搬货、有人往车上装。一些女工也爬上了货车,把黑社会人士刚搬上去的货又扔了下去。

因为担心黑社会人士无下限,对工人动手,有人开始打电话报警。打了十几个电话后,警察过来了,有人扛着摄像机拍了一圈后,为首的警察说:“你们这个事没有负责人来处理,我们走了。”“律师”走到厂门口问,你们怎么不抓人啊?警察说:“我们凭什么抓人,他们犯了什么法?”警察一走,黑社会也不敢搬货了,跟“律师”们一起走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员工说,他们这是去要钱去了。工人也想进去找总经理要说法,不过总经理已经把门反锁上了。

台湾民间团体声援罢工工友

与此同时,工友在微博上的消息引起了台湾民间团体的关注。他们看到工友的求救信后,决定发起声援行动声讨新全轮(台湾叫做镁得)的恶行, 并已经募集到了十几个公民团体、工会、劳工团体,大家正在联署声援这件事情。在信中他们表示我们对这群中国劳工的遭遇,感到震惊和同情,想不到,我们台湾特产made in Taiwan的「惯老板」,不但荼毒我们台湾人,跑到对岸办厂,一样能省则省同时谴责这位「血汗工厂」的台湾老板!” 他们提出以下两点:

一、我们谴责新全轮公司的汪志攻老板!请你尽快停止黑道的恐吓和对工人私下的骚扰,出面与工人协商,并且实现工人这份合理的诉求!

二、我们呼吁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应善尽监督台商的义务!当我们老百姓看到两岸政商关系良好,却是苦了底层的劳工,我们台湾人怎么会信任这个政府?

资本的流动意味着两地的工人同样面对剥削,只有工人团结起来才能打破资本的牢笼,重夺劳动的尊严。

罢工中产生的战斗情谊

经过这一场斗争,工人感觉大家更齐心了,“今天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我们新全轮的员工都是真正的能豁出去的人”。一名在厂里干了十年的代表觉得,工友们从未像这次罢工中如此团结过。以前大家连聚会都很少,下班了也是各回各家,感情没有特别深厚。这次罢工,大家为了相同的目标,一起打地铺守夜防止工厂出货,买菜在工厂做饭吃,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工人们轮班守厂,当发生事情的时候,守厂的人一吆喝,其它工友也会马上过来。有一个女工友只在厂里做了几个月,有一天晚上听说厂里有动静,听到消息后冒雨骑自行车赶回厂里跟大家一起守货。

工友的坚持已经引起了各界以至台湾的关注,工友表示不会退缩,直至汪老板答应跟工人谈判,真正解决工人的诉求。

14277815005143.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